第九十九章 不達目的不罷休
g,更新快,無彈窗,!

來年三月七,皇後一定是故意的!

眼下才立秋不久,算起來這婚期有五個月之久.皇後將親事定在五個月之後,心中所想簡直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見蒼璽不語,傅綽約解釋道:"眼下已經快入冬,年底結婚委實倉促了些.不如定在來年初草長鶯飛時節,日子好准備也充分."

這樣爛俗的借口,蒼璽也不願再反駁什麼,隨聲附和道:"兒臣多謝母後考慮周全."

傅鶯歌看到蒼璽欣然接受這個安排,十分滿足.傅綽約聽到婚期定下來之後,面上強撐著笑,心里卻有說不出的苦.

傅綽約從小就陪伴在蒼璽身邊,這份感情卻比不過一個認識不久的人.傅綽約心里自然不舒服.

若是輸給一個不如她的人,傅綽約心中還多少舒服一些.可眼下,她輸給的是傅瓷--一個處處比不上她的女人.

論姿色,傅綽約是承周人眼中有名的美女,盡管傅瓷生也得十分漂亮,但比起傅綽約來卻少了一份韻味.

論修養,傅綽約自小就被養在深宮,學的,見的自然比傅瓷多上許多.在眾人眼里,傅瓷一向唯唯諾諾,如何比得上傅綽約從容大方.

更何況,出了澱茶那樁命案之後,傅瓷被眾人冠上了"蛇蠍美人"的稱號.如何比得上她傅綽約生性純良?

讓這樣一個踩在腳下,任誰都會不爽吧?

盡管心中有氣,但傅綽約依舊為傅鶯歌夾著菜,帶著微笑說道:"姑母,阿瓷嫁給王爺為妃,往後是要管理王府上下大小事宜的,綽約怕妹妹不善打理,讓人笑話."

聽到這話,蒼璽不樂意了,反駁道:"此事不勞煩公主掛心.瓷兒若是不會打理,自有璽王府的嬤嬤教她."

傅綽約不達目的不罷休,但在蒼璽面前還不能太過為難傅瓷,遂而笑著說道:"姑母您瞧瞧,王兄這還沒娶妃,就這樣護上了."看著傅鶯歌笑了笑,傅綽約接著說道:"三妹從小不理家事,綽約是怕傳出去,丟了傅家與璽王府的臉."

傅鶯歌點了點頭.印象里,她這個三侄女為人處事一向是縮在後面的.如今,將諾大的王府交給她打理,實在是有些為難.更何況,堂堂國公千金,若是這些事都不會打理,平白惹人笑話.

"明日本宮讓人接瓷兒進宮,讓夭桃教教她如何打理府邸."傅鶯歌說道.

聽到傅鶯歌這句話,蒼璽心里多少有些不安.皇後疼愛二侄女傅綽約是眾人看在眼里的,此番傅綽約提出讓傅瓷進宮學如何治理王府,多半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想到這兒,蒼璽拱手一揖婉拒道:"母後終日為後宮之事操勞,這等小事兒臣怎敢再勞煩母後?"

傅鶯歌為蒼璽夾了一筷子菜,說道:"璽兒是本宮的義子,阿瓷是本宮的侄女.本宮自然希望你們和和美美,稱不上勞煩."

不等蒼璽說話,傅鶯歌說道:"這事就這麼定下了."

傅綽約聽到這事已經是板上釘釘,笑著給蒼璽夾了菜.

或許,對于蒼璽來說,對待不喜歡的人來說,她所涉及的所有東西都不想觸碰.就好比,傅綽約給蒼璽夾的菜,直到晚膳最後,傅綽約也沒動過一筷子.

餐後,傅鶯歌讓蒼璽在風雅堂住了下來.蒼璽走後,傅鶯歌才收起了笑臉,對著傅綽約問道:"璽王爺可曾正眼看過你?"

傅綽約搖了搖頭,說道:"綽約自知比不上阿瓷,入不了王兄的眼."

傅鶯歌聽到傅綽約這樣說,心中有點不忍,說道:"姻緣,姻緣,講的是個'緣’字.你何苦非要執著于璽兒呢?"

傅綽約聽到這話,跪在地上說道:"不怕姑母笑話,綽約與璽王爺一同長大.這些年,盡管王爺對我的態度十分冷淡,但我覺得,王爺能多看我一眼我都開心."

傅鶯歌歎了口氣,說道:"起來吧",看著傅綽約的淚眼,傅鶯歌說道:"你既然不後悔,後面的事情聽本宮安排."

傅綽約一聽,急忙又要跪下,傅鶯歌擺了擺手,說道:"你想好了?"

傅綽約點了點頭,說道:"想好了.侍妾也好,王妃也罷,能呆著王爺身邊,足夠了."

傅鶯歌看著傅綽約這副傷情的樣子,留她在中宮說了許久的話.直到深夜,傅綽約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這樣的無眠夜,傅綽約原本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會體會到.如今,卻是嘗遍酸楚.

當然,睡不著的不只傅綽約,還有在風雅堂的璽王爺.

皇後一心維護傅綽約,傅瓷進宮不知道會遭受什麼樣的事情.蒼璽覺得,傅綽約斷然不會讓傅瓷好過.從下媚藥,再到雇殺手,傅綽約已經絲毫不念姊妹情義.這樣的好機會,她怎肯放過.但自己一個外臣,又不能時時刻刻出現在後宮來維護傅瓷.

思來想去,蒼璽覺得為今之計只能找周義幫忙.

翌日,蒼璽沒向傅鶯歌請辭,下了早晨直奔著四皇子府去了.

來到周義府中,蒼璽也不含糊,直接挑明說道:"母後受了傅綽約的蠱惑,非要讓瓷兒進宮學如何治理王府."

周義難得見蒼璽這般模樣,頓時起了打趣之心,說道:"寄好公主唱這一出戲,恐怕是對王兄你舊情難忘."

蒼璽聽出了周義的戲謔之心,回複道:"你若能進宮護好瓷兒,本王的酒窖任你搬."

周義一聽有酒來了勁兒.平日里,自己喝幾口璽王府的桃花醉,蒼璽都好記恨好久,如今為了美人,對酒十分在乎的璽王爺,終于肯大度了?

"王兄既然這麼說了,臣弟再推脫也忒對不起王兄你的酒窖了些."見蒼璽白了自己一眼,周義戲謔說道:"當真是想搬多少搬多少?"

蒼璽算是看透了周義,這人就是一門心思的惦記著他酒窖里的酒!雖說這些酒都是自己釀的,但與傅瓷的安危一比,委實不起眼.

"酒能搬多少搬多少,只是一條人給我護住了,莫讓傅綽約欺負了去."蒼璽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