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不該生分
g,更新快,無彈窗,!

高宗看了一眼胡易輝,站起身說道:"去回稟皇後,就說朕與璽王爺一同前去."

胡易輝聽到高宗這句話,趕緊跪在了地上,為難的說道:"聖上,皇後娘娘說,說--"

高宗最不喜歡身邊的人婆婆媽媽的,尤其是貼身伺候自己的人.看到胡易輝此刻猶猶豫豫,忍不住催促道:"皇後說什麼,如實將來!"

胡易輝叩了個頭,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說道:"娘娘交代了,讓王爺獨自前去."

高宗聽到這話,面子上有些掛不住,干咳了兩聲.

他沒想到傅鶯歌這次玩真的.

莫不是自己平日里太過寵她了?

蒼璽的婚事,往小里說,就是一樁兒子成親的喜事.往大里說,是蒼氏與傅氏兩個貴族的聯姻.至于,到底是往小里說還是往大里說,全憑高宗一句話.

原本,這就是一樁家事.如今傅鶯歌鬧了這麼一出,在高宗心里倒是愈發覺得這是一樁國事.而皇後此舉,正是干政!

"既然如此,你帶璽王過去"高宗冷冰冰的說道.

蒼璽看到高宗陰沉的面孔,很識趣的行了一禮跟著胡易輝去了中宮.

這一路,蒼璽走的很快.畢竟,天黑後宮門就要下鑰.彼時再想出宮,可就有些麻煩了.更何況,一想到皇後是傅綽約的姑母,蒼璽心中就有些惴惴不安.高宗沒有因為行刺之事查辦傅綽約與周則的意思,想必這樁事情很快就會風平浪靜.

蒼璽覺得,還是趁著高宗沒有為前幾日行刺的事情找好借口之前,趕緊把他與傅瓷的婚事定下來.否則,高宗一旦找到替罪羊,他與傅瓷的親事恐怕就夜長夢多了.

想著想著,蒼璽與胡易輝來到了中宮門前.

胡易輝在門口站定,朝著蒼璽行了個禮,說道:"奴才在禦書房那邊還有事,就不送王爺進去了."

聽到胡易輝這話,蒼璽不能攔著,客客氣氣的讓胡易輝走了.但一想到平日里恨不得拿命討好主子的奴才突然對高宗心尖上的人退避三舍,明眼人都猜得出來皇後此時定是不悅!

胡易輝能走,但他蒼璽不能走.既然逃不掉,就只能硬著頭皮進去.

來到中宮,蒼璽掃了一眼坐上之人.

果然不出他所料,傅綽約也在.

蒼璽跪地拱手道:"兒臣拜見母後."

傅鶯歌沒有接著讓蒼璽起來,但也沒有過分為難.抿了口茶,放下茶杯之後才淡淡的命人賜坐.

傅綽約看到蒼璽起身後即刻屈膝給蒼璽行禮.在皇後面前,蒼璽不能太過肆意妄為,言辭謙和的跟傅綽約問了聲好.

看到愛慕之人此刻就坐在自己的對面,傅綽約心里又喜又羞,就好像前幾天受的折辱不複存在一般.

"璽兒身體可痊愈了?"傅鶯歌問道.

蒼璽微微頷首,說道:"承蒙母後掛念,兒臣的傷並無大礙."

傅鶯歌是看著蒼璽長大的,感情還是十分濃厚的.她心里清楚,刀傷沒那麼容易痊愈,蒼璽又是那種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的人,一時覺得有些心疼,遂而說到:"本宮一會讓夭桃去太醫院給李太醫傳個話.這些天,就讓李太醫在你府上小住著."

蒼璽再次頷首,說道:"謝母後關心,只是李太醫是常年照顧著母後,還是留在母後身邊的好."

傅綽約一聽這話,趕緊說道:"王爺若是不好好調理,埋下病根可如何是好?"

傅綽約聽到這話,也隨聲附和說道:"綽約說的有道理,璽兒就讓李太醫為你調理一段時日,母後也好安心些."

話說道這份上,蒼璽若是再拒絕就是對皇後不敬了,遂而拱手一揖,說道:"兒臣多謝母後."

傅綽約聽到蒼璽同意讓李太醫診治後,立刻哄著傅鶯歌說道:"王爺還是最聽姑母的話."

傅鶯歌聽到這話笑的合不攏嘴,蒼璽也附和著賠了個笑臉,"公主說笑了.本王自小就被母後接到中宮撫養.養育之恩,銘記在心."

蒼璽的這番話讓傅鶯歌很是欣慰.蒼璽畢竟是自小就養在她身邊的,況且自己對這個義子很是疼愛.若不是真的欣賞蒼璽的人品與才情,傅鶯歌怎麼舍得撮合傅綽約與蒼璽.也正是因為蒼璽的卓越,傅鶯歌才眼高于頂,覺得朝野中再也找不出如蒼璽一般優秀的侄女婿.

然而,見到蒼璽與傅綽約這樣生分見外,傅鶯歌臉上多少有點不高興.

"璽兒與綽約都是在本宮眼皮子底下長大的.綽約怎麼還如此生分的稱呼璽兒'王爺’?"傅鶯歌提點道.

既然姑母給自己創造了機會,傅綽約就不能白白浪費.

"綽約知錯",傅綽約低頭說到,"但不知該如何稱呼王爺?"

不等蒼璽回答,傅鶯歌就搶先說道:"璽兒長你三歲.你同懷墨一樣,稱呼璽兒一聲兄長也是應該的."

傅綽約聽到皇後這話,興高采烈的站起來給蒼璽行禮說道:"王兄在上,請受綽約一拜."

傅綽約的這個禮,蒼璽壓根不想承,遂而趕緊說道:"公主客氣,你我同輩,不必多禮."

傅鶯歌聽到蒼璽對傅綽約的這一聲"公主"有些不悅,但又不好作威作福.畢竟,傅綽約對蒼璽有意,蒼璽對傅綽約無情.自己能幫得了傅綽約,卻不能扭轉蒼璽對他的態度.

想著該給這兩人多留些時間,傅鶯歌假意打了個哈欠,說道:"本宮有些乏了,綽約留下來替本宮好好陪陪你璽王兄."

傅綽約剛要領命,蒼璽搶先一步說道:"不勞煩母後與寄好公主了",說著,從這傅鶯歌拱手一揖,說道:"天色不早,兒臣也該出宮了."

傅鶯歌為了傅綽約怎麼肯放走蒼璽,這可是大好時機,可不能就這麼白白放過,于是故作嚴肅說道:"璽兒好些日子沒進宮了,今兒個晚上就留在宮里,陪本宮用頓晚膳."

蒼璽沒推辭,應允道:"兒臣遵命."

並非是蒼璽肯留在宮里,而是皇後鐵了心站在傅綽約這一邊,自己若是違逆了她,指不定要如何撮合他與傅綽約.相比之下,蒼璽還是覺得老老實實聽皇後的話好些.至少,讓她無從挑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