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棋盤人生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與傅瓷在璽王府里嬉笑玩鬧在蒼洱與桂雨看來已經是習以為常.

誰讓咱們承周唯一的外姓王爺已經上書聖上請旨賜婚了呢?

高宗看到奏折之後,很是頭疼.他雖將蒼璽收做義子,卻待如親子.摸著良心說,這些年他對蒼璽好過他對周信.

也正因此,高宗才為難.

一邊是義子,一邊是皇後.他不忍心逼著蒼璽娶一位不喜歡的女子,但又不想讓皇後面上太難堪.畢竟,在皇後眼里蒼璽與傅綽約是青梅竹馬,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如今頒下聖旨,應允了蒼璽與傅氏三小姐傅瓷的婚事.皇後那邊與他置氣,中宮守門的侍衛竟說,皇後娘娘不歡迎他這位一國之君!

想著與傅鶯歌這些年的風風雨雨,高宗實在不忍心讓傅鶯歌窩在中宮生悶氣.于是,讓胡易輝將蒼璽帶進宮.此時此刻,蒼璽正在偏殿候著.高宗手里捧著奏折,心里卻在想著怎麼跟蒼璽開口.

桌子上的奏折已經被批閱完了,高宗看著胡易輝,問道:"今日就這些奏折?"

胡易輝行了一禮,回答道:"回聖上的話,今日就這些奏折."

高宗實在納悶,平日里奏折倚疊如山.怎麼今日就這小小一摞了?說是小小一摞,但打上眼一看,怎麼也有四五十本.高宗歎了口氣,問道:"璽王爺來了多久了?"

"回聖上的話,四個時辰是有了."胡易輝回答道.

高宗看著一眼窗外的日頭,站起了身.如今太陽已經偏西,再耗下去也得把話說清楚,既然早晚都要說,高宗索性就死皮賴臉一回.

此時此刻,蒼璽正在偏殿一個人下棋.

看見高宗進來,蒼璽急忙起身行禮,"兒臣參見父君."

高宗擺了擺手,示意蒼璽免禮.然後徑直坐在了蒼璽位子的對面,問道:"身上的上可好些了?"

蒼璽拱手一揖,說道:"兒臣已經大好,還請父君放心."

高宗點了點頭,從棋盒里摸出一顆白子放在棋盤上,說道:"來,陪父君下下棋."

就著剛才蒼璽的那盤殘局,兩人你一子我一子的開始下.黑子以守為攻,白子步步緊逼.落下十幾個子之後,高宗是半分便宜沒撈著.

"璽兒與傅家三小姐的婚事准備的如何了?"高宗冷不防的問道.

蒼璽落子的手頓了頓,接著面色如常說道:"兒臣已經下過了聘禮.至于黃道吉日,還請母後做主."

蒼璽說的是大實話.自古男主外,女主內.高宗為她兩人賜下了婚事,挑選黃道吉日這種事情自然要由皇後操辦.只是,皇後顧念著傅綽約情緒,這件事情就一直拖著.

聽到蒼璽這話,高宗歎了口氣說道:"皇後是心疼寄好啊."

見高宗主動提起了這樁事情,蒼璽說道:"兒臣知曉寄好公主對兒臣有意,但在姻緣這樁事情上,得講究個你情我願.兒臣自知與寄好無緣,索性也不給她留個能接近兒臣的念想."

高宗落了一子,說道:"姻緣這事,固然講究你情我願.但這天底下那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

承周男人都是三妻四妾與他何干?

"兒臣與寄好無緣.不能娶她,也不會負了瓷兒."蒼璽婉拒道.

高宗仍舊不死心,說道:"談不上負不負.朕獨寵你母後多年,卻還是有沈貴妃,宋妃,史貴人許多女人."

蒼璽反駁道:"父君對母後一往情深,總是後宮三千也獨寵一人.兒臣無法像父君對母後一般,所以只能盡可能的給瓷兒一份安全感."

高宗聽出了蒼璽的言外之意,問道:"在你看來,這江山與傅瓷哪個更吸引人?"

江山姓周,與他何干!

但蒼璽仍舊被高宗這話嚇了一跳,趕緊起身跪在地上,說道:"江山自有太子守,更有大哥,三弟,四弟輔佐.兒臣不才,只想做個游山玩水的閑人."

高宗看著跪在地上的蒼璽百感交集.論才能,周則如何比得過蒼璽?周則有才,但遠不及周義.周義才能,與蒼璽相較還欠火候.之所以立周則為太子,一來,是看中了周則紮實肯干.二來,是因為周則處事比周義圓滑許多.

想到這兒,高宗放下了手中的棋子,說道:"你先起來."

蒼璽起來後,高宗才又捏了一個白子放到棋盤上.

高宗這一步棋走的可謂精妙.表面上讓一片白子看上去孤注無援,實際上卻讓黑子的守勢陷入困境.蒼璽看懂了高宗這一步棋,當真是將《三十六計》中"欲擒故縱"發揮的淋漓盡致.

棋局已經見分明,蒼璽也就不再垂死掙紮的做些無用功,干脆拱手一揖說道:"父君棋藝高明,兒臣甘拜下風."

高宗笑笑說道:"璽兒應當明白,世間萬事有舍才有得."

蒼璽自然知道高宗所指的是什麼.但他不認為,娶了寄好公主傅綽約是一樁合理的交易.

盡管心里這麼想,但嘴上卻不能這樣講.蒼璽依舊十分懂禮數的拱手一揖,說道:"兒臣謹記父皇教誨."

高宗點了點頭,端起了放在一旁已經涼好的茶水,品了一口才又問道:"傅家哪位三小姐還在你府里住著?"

"回父君的話,兒臣今日晨起已經讓蒼洱將三小姐安全送回國公府了."蒼璽回答道.

蒼璽的這個答案高宗十分滿意.畢竟還沒成親,名不正言不順的住在一起終歸不太妥當.但一想到傅綽約那件事情已經做下了,自己還暗中將這件事情壓了下來,便覺得心中對傅家那三丫頭有點愧疚.忍不住說道:"朕會催促皇後盡早為你選了黃道吉日完婚."

得到了高宗這句話,蒼璽自然喜不自勝.按理說,高宗將婚期定下也無不妥,但皇後不點頭,在這樁事情上高宗就不會插手太多.

這一道理,蒼璽深諳.

"兒臣多謝父君."蒼璽說道.

高宗擺了擺手,還沒來得及說什麼,胡易輝就進了偏殿稟報道:"聖上,皇後娘娘有請璽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