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不速之客(1)
g,更新快,無彈窗,!

周義被蒼璽這句話嚇了一跳,當然被嚇到的絕對不只有周義,還有傅瓷和桂雨.

不等傅瓷出口反駁,就聽見管家站在門外說道:"王爺,宋尚書帶著大少爺宋允承前來拜訪."

"今日,我這府邸倒是熱鬧",蒼璽感歎了一句,"請宋尚書父子到書房."

蒼璽如何不知道宋氏父子的來意.方才,周義剛剛說到早朝時候宋氏有意像太子示好,還向高宗請旨要迎娶傅氏三小姐傅瓷.高宗將這檔子事壓了下來,眼下這對傅瓷來璽王府,簡直是司馬昭之心.

路人皆知!

"四弟,你與瓷兒稍候片刻."蒼璽吩咐道.

周義點了點頭,目送著蒼璽出了星月閣.

看著蒼璽走遠,傅瓷才問道:"宋尚書還在觀望中,怎會來與王爺示好?"

剛才聽到蒼璽那句話,周義干脆就不把傅瓷當成外人了,說道:"王嫂有所不知,今兒個早朝,宋尚書為他兒子向父君請旨,說想迎娶傅氏三小姐."

傅瓷被周義的這聲王嫂喊的有點懵.不是說皇家最講究禮數與規矩嗎?

平日里,蒼璽說幾句渾話就算了.這位四殿下怎麼也如此輕佻?這八字還沒一撇,就稱呼她為嫂了?

但眼下,傅瓷還沒有時間追究這些.方才周義說的傅氏三小姐不就是自己嗎?

看樣子,四大家族是要站定了!

若說起膽量,傅瓷是真佩服這位姓宋的尚書.先前,高宗張羅著為諸皇子選秀,大皇子率先提出要迎娶傅氏三小姐,企圖讓傅家與二皇子離心.彼時,因為蒼璽插了一腳,高宗沒能應允.現下,宋尚書竟然公然為兒子請婚迎娶一個因為爭儲被推到風口浪尖的人.

這位宋尚書是不知道傅氏三小姐是被太子退婚的女子?還是不知道傅氏三小姐在世人眼中是位草菅人命,殘害繼母的女子?亦或者說,這位宋尚書為了宋氏家族的前程,已經顧不得自己嫡長子到底要娶一個怎樣的女人了?

沉思了良久,傅瓷問道:"這件事情,國公是何反應?"

周義被傅瓷這一問,問的有點好奇.難道傅瓷不應該關注高宗是何反應嗎?倘若高宗覺得這門親事合適,即便傅騫費上再多的口舌,依舊是徒勞.

盡管如此,周義仍舊十分有耐心的為傅瓷解答,說道:"傅國公似乎很中意這門親事."

中意這門親事?

傅騫中意的是宋氏的威望吧?

"那太子殿下呢?"傅瓷繼續問道.

周義以為傅瓷曾與周則有過婚約,如今雖已解除,但傅瓷心中仍舊愛慕著太子,因此十分在意太子的態度,遂而說到:"太子還極力推薦這門親事",周義想了想又安慰道:"王嫂莫在意太子的意思.如今我王兄認定了你,自然不會將王嫂拱手他人."

傅瓷聽到周義這話,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解釋,想了良久才說道:"並非我對太子有情.而是這門親事若是成了,太子背後豈不是又多了一重實力?"

周義聽到這話有點羞愧.他原本以為,一介女流能算計的只有自身的姻緣與子嗣,他沒想到傅瓷能有這樣的見識.不得不承認,傅瓷的話十分有道理.周則撮合這門親事不是出于熱心,而是想要拉攏.

宋尚書像傅氏拋出了橄欖枝,既然傅氏站在太子這邊,太子理當讓宋氏承他一個情.這樣,日後想要利用宋氏的勢力,也不是什麼難事.

想明白了這層,周義說道:"王嫂盡管放心,有我王兄在你絕對不會嫁給宋允承那個紈绔子弟."

傅瓷點了點頭.見傅瓷沉默,周義將心中的疑問說出:"王嫂為何不問問聖上如何決斷?"

傅瓷笑了笑,歎了聲氣說道:"聖上的心思豈是我們能揣摩的."

話是這麼說,但傅瓷心中卻不這麼認為.

眼下,璽王剛剛遇害,高宗已經著手調查.她不相信在真相未明之前,高宗會豐滿周則的羽翼.再者說,朝臣聯姻對承周有何好處?

蒼璽來到書房時,宋氏父子已經在書房里候著了.見蒼璽進了書房門,宋尚書與兒子趕緊跪下來行禮.

"臣宋之行攜犬子宋允承給璽王爺請安."

蒼璽趕緊上前去扶宋之行,說道:"尚書客氣了."說罷,余光掃了一眼在宋之行身邊的宋允承.

宋允承這個名字蒼璽早就聽聞過.此人是宋之行的嫡長子,但卻從來不做什麼嫡長子該做的事情.就好比,宋氏是書香世家,但宋允承大字都不會寫幾個.倘若宋允承在其他方面有所建樹也就罷了,偏偏這位宋氏的嫡長子是安身立命的門路一竅不通,吃喝嫖賭倒是樣樣在行.

為此,宋尚書打過,罰過.但宋允承偏偏就屬于哪一類孺子不可教的人!

蒼璽命人上了茶水與點心,過了片刻才問道:"不知宋大人登門所謂何事?"

聽蒼璽問道自己,宋之行趕緊換了一副笑臉,說道:"臣聽聞王爺前幾日被刺客所害,特地登門看望.如今見王爺面色紅潤,想必王爺這樣洪福齊天之人定是無大礙了."

蒼璽抿了口茶,笑笑說道:"多虧傅氏三小姐在府里悉心照料本王多日,本王才恢複的如此之快."

蒼璽這句話讓宋之行面上一僵,他沒料到蒼璽會主動提及此事.此番前來本想著讓蒼璽趕緊將傅氏三小姐送回國公府,卻不料被蒼璽搶了話.這下子,傅氏三小姐成了他璽王爺的救命恩人,自己再暗示恐怕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沒等宋之行說話,蒼璽搶先問道:"本王的話有何不妥,宋大少爺為何如此看著本王?"

聽蒼璽這麼一問,宋之行才歪頭看了看自己的兒子.

宋允承的眼睛生的十分好看,但是沾上了慍色,就顯得有些怪.倘若宋允承帶著筆墨,恐怕要在臉上寫上"奪妻之恨"四個大字給蒼璽看了.

宋之行看著兒子的表情,尷尬的笑了笑,說道:"不瞞王爺說,犬子對傅三小姐有意,此番前來是想著接三小姐回國公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