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本王的妻(1)
g,更新快,無彈窗,!

桂雨給傅瓷梳洗好之後便一同隨著蒼洱來到了星月閣.

蒼璽穿了一件淡藍色衣袍坐在椅子上看著公文.見傅瓷一行人進了門,將手中的公文放下,說道:"坐."

傅瓷點了點頭,坐在了蒼璽的正對面.

"可休息好了?"蒼璽問道.

傅瓷應了一聲.看著這般溫言細語的蒼璽,傅瓷都懷疑此刻是不是傷著他的腦子了.素日里,一個專橫冷峻的人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溫柔了?

"一會兒隨我看一出好戲",蒼璽詢問完傅瓷的情況後,又拿起了公文看了起來.

約麼著一盞茶的功夫,蒼洱來報:"爺,寄好公主已經等了兩個時辰了,您看是不是--?"

蒼璽沒等蒼洱說完就擺了擺手打斷了蒼洱的話,抿了口茶才說道:"不急."說罷,把目光投向傅瓷說道:"瓷兒以為呢?"

"臣女聽王爺的",傅瓷回答道.

蒼璽揚了揚嘴角,繼續專心致志的看起了公文.說是專心致志,實則卻是三心二意.就好比美人品了幾口茶,是笑了笑還是蹙了蹙眉,蒼璽全都看在眼里.

蒼璽許是公文看不下去了,抑或是覺得把傅綽約晾在那兒也有些時候了,大約一炷香的功夫,蒼璽放下再次放下手里的公文,說道:"瓷兒這茶可品出味來了?"

傅瓷點了點頭,蒼璽說道:"隨本王去前廳見見寄好公主."

傅瓷應了一聲,跟著蒼璽出了星月閣.

傅瓷跟在蒼璽身後,桂雨在傅瓷身後.三個人落下了約麼五米的距離.蒼璽是不是余光看兩眼傅瓷,傅瓷低著頭只顧著走路.此刻安安靜靜跟在蒼璽身後的傅瓷,與昨日跟蒼璽呈口舌之快的傅瓷簡直判若兩人.

這樣的傅瓷,在蒼璽看來似乎兩人之間的鴻溝又如先前一般.這還是那個為了照顧自己不眠不休的那個傅瓷嗎?

想到這兒,蒼璽慢下了腳步,想著與傅瓷走近些.誰知,傅瓷看到蒼璽放慢了腳步,自己也放慢了腳步.明明一會兒就能到的路程,竟讓兩人走了許久.

快到大堂時,蒼璽按耐不住了,停住了腳步,轉身問道:"本王是虎豹還是豺狼,竟讓你離本王這麼遠?"

蒼璽這問題,傅瓷還真不好回答.承周人都說璽王爺是個游手好閑的人.但在國公壽辰那日,看到周則對蒼璽那副恨不得吃了的模樣,她才不相信蒼璽只是一個流連山水,縱情歌賦的人.

"王爺說笑了,臣女不過是怕與您走的太近,讓王爺您名譽受損."傅瓷說道.

"哦?是嗎?"蒼璽問道.

傅瓷趕緊點了點頭.

蒼璽看到傅瓷這反應,揚了揚嘴角,走到傅瓷身邊,一把將傅瓷攬進懷里,傅瓷瞪著蒼璽想要掙脫他的懷抱,蒼璽卻笑了笑摟得更緊,說道:"虛名而已,瓷兒不在乎,本王就更不在了."

傅瓷負氣的瞪著蒼璽,蒼璽低頭在傅瓷耳邊低聲說道:"你留在王府這麼久,除了本王誰還敢娶你?"

傅瓷一聽來了氣,抬胳膊就沖著蒼璽胸口捶了一拳.

蒼璽悶哼了聲,傅瓷才想起來蒼璽受了傷,自己剛才那一拳定是打在了他的傷口上.但轉念一想,剛才這個混蛋還威脅說除了他沒人再敢娶自己就來氣,遂而嘴硬說道:"自作自受!"

嘴上這麼說,但傅瓷卻沒有剛才那般橫.被蒼璽攬在懷里的身體也放得柔軟了些,蒼璽笑著看著傅瓷.

傅瓷臉一紅,說道:"還不趕緊去送走寄好公主,難道你想留她用晚膳啊!"

見傅瓷又是哪個俏皮可愛的傅瓷,蒼璽頓覺得親切了許多.

或許,寡言,裝老成就是傅瓷的的一層保護傘.好在,自己能將這個天然的保護傘打破,然後,將她護在懷里.

蒼璽想到這兒,心里一樂,看著傅瓷那負氣的表情,頓時起了戲謔之心:"瓷兒莫不是看到寄好公主來看本王吃味了?"

傅瓷沒說話,狠狠的瞪了蒼璽一眼.蒼璽也不在調侃傅瓷,摟著傅瓷進了大堂.

傅綽約看著蒼璽與傅瓷同框出現,心里很是難受.尤其是看到蒼璽將傅瓷摟在懷里,心中更是一陣酸楚.若是仔細瞧瞧,恐怕都能看見傅綽約在眼中打轉的眼淚.

當然,蒼璽沒興趣仔仔細細的看傅綽約.出了刺客這件事情後,傅瓷也就更不可能與她這位長姐重修舊好了.因此,也就沒有閑情雅致端詳一番她這位公主二姐是否傷心難過.

傅綽約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屈膝行禮,柔聲說道:"綽約見過王爺."

蒼璽沒說讓傅綽約免禮,傅綽約就只能一直半蹲著.蒼璽故意放慢了腳步,原本七八步就能從門口走到尊位上,愣是被蒼璽走了十來步.傅瓷沒有為難傅綽約的意思,但被蒼璽束在懷里,也只能隨著蒼璽把這出戲做足.

蒼璽走到尊位前還是沒讓傅綽約起身,他先扶著傅瓷坐穩了,隨後自己又坐在了椅子上,抿了口茶才說道:"公主多禮了."

此時,傅綽約腿已經有些酸了,若不是由身後的婢女扶著,恐怕要跌倒在蒼璽面前了.

傅瓷看著傅綽約那張笑臉,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或許,是面具帶了太久,早已經學會了假笑.

"傅瓷見過公主",傅瓷很懂禮的起身給傅綽約屈了屈膝.

傅綽約看到傅瓷在蒼璽身邊,饒她脾氣再好,也是難以控制的了的,遂而面帶微笑的說道:"三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整日待在璽王府里恐怕不合規矩吧?"

不等傅瓷回答,蒼璽就說到:"瓷兒能呆在璽王府里照顧本王,還得多謝寄好公主."

傅綽約被蒼璽這話嚇了一跳,臉上也有幾分掛不住了.她一開始是鐵了心要殺傅瓷的,但卻沒想到傷害蒼璽.然而,事後仍聽聞璽王爺為了救傅三小姐身受重傷.傅綽約懊悔,在宮里哭了許久.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哭是因為蒼璽受了傷,還是怕事情被揭出來.當她聽到,說璽王並不是被她派遣去的大內侍衛傷的,心中頓時一喜.

還在她與蒼璽之間還有緩和的余地!

然而,聽到蒼璽這句話.傅綽約也覺得自己的想法有點癡人說夢.但還是強顏歡笑的問道:"王爺這是何意?"

"本王說的還不夠明顯?"蒼璽頓了頓,看著傅綽約說道:"只要瓷兒願意,她就是本王的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