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長發挽君心
g,更新快,無彈窗,!

"此話怎講?"周義問道.

蒼璽又把講給高宗的那番推斷重新講給了周義聽.周義聽完之後,神情有些恍惚.當年那個愛笑的女孩如今已經是這般心狠手辣了嗎?

周義有點難以接受.但依舊拱手作揖,說道:"這件事情,我必定幫王兄查清楚."

蒼璽點了點頭,問道:"時候不早了,你是在我這兒住下呢,還是回去?"

"出來之前,沈氏聽聞王兄遇刺十分不安.我還是回去把這里的情況說與她聽,讓她也安心些."

蒼璽應了一聲,在周義臨走之前提醒了一句:"注意著你這位夫人."

周義點了點頭,消失在了黑夜中.

待周義走後,蒼洱才進了房間.看到蒼璽一個人在書桌前悵然失神,忍不住問道:"王爺既然相信四殿下,何故還要鬧得人盡皆知?"

"本王信得過四弟,卻信不過沈梓荷."蒼璽有些疲憊,就連神情中都帶了些困倦.

蒼洱看出了蒼璽神情中的不適,說道:"屬下扶王爺回房休息吧?"

"你說,瓷兒這個人,本王到底能不能信?"蒼璽突然問道.

蒼洱想了想,說道:"屬下不知.屬下看她救王爺是真的,不眠不休照顧王爺也是真的.可是,這位三小姐,老謀深算,步步為營也是真的."

蒼璽點了點頭.蒼洱說道不錯,這兩日傅瓷對他的照顧是真真切切的.這也就不枉他為了這出戲做的真實一點,澆了自己五桶冰水.

沉默了許久之後,蒼璽說道:"扶我回臥房吧."

來到星月閣門口,蒼璽擺了擺手,說道:"瓷兒在里面睡下了,我獨自進去."

還沒踏進星月閣的門檻,蒼璽又沖蒼洱說道:"明日把星月閣旁邊的梧桐殿收拾收拾給瓷兒住."

見蒼璽把梧桐殿給傅瓷住,蒼洱忍不住問道:"王爺這是打算讓三小姐在璽王府長期住下去?"

"她也算本王的救命恩人,總不至于把她再送回那個水深火熱的傅府吧?"蒼璽反問道.

才照顧兩天就成了蒼璽的救命恩人了?那自己照顧了蒼璽這十幾年,處處保護,惟命是從,那蒼璽豈不是欠了自己一個大恩?

蒼璽想把傅瓷留在璽王府是個無可置疑的事實,但這借口委實難以撐門面了些.蒼洱不點破,誰讓這人是自己的主子呢?

出謀劃策這種事情,對于蒼璽來說這老手.但對于愛情這種事,蒼璽很明顯是個新手.

"王爺說的是,屬下告退."待蒼璽點頭同意後,蒼洱縱身一躍就消失在了這黑夜中.

蒼璽進了星月閣,在燭光的映襯下,不算很大星月閣看起來十分溫馨.

蒼璽坐在床邊上再次看著傅瓷的睡顏,輕輕的碰了碰傅瓷的頭發.

傅瓷的頭發很黑,很柔順,讓人看了十分想給她綰起來.

在承周有一種習俗,出嫁了的女人頭發就要綰起來證明名花有主.也是警告其余的男子,莫要再惦念著別人的妻子.還有一種說法就是,女孩子的頭發一定要讓夫君為她梳一次.承周的百姓管這叫做"長發挽君心".

眼下,蒼璽觸摸著傅瓷的秀發,萌生出了為她盤起頭發的念頭.

天快亮時,蒼璽在趴在床邊上迷糊了一會兒.

公雞叫了兩三遍,傅瓷睜開了惺忪的睡眼看到蒼璽在床邊趴著嚇了一跳.趕緊摸了摸身上,好在,衣服沒被人動過!

傅瓷試探性的喊了兩聲"王爺",蒼璽一點反應都沒有.

傅瓷嚇了一跳,趕緊伸手摸了摸蒼璽的額頭.

幸好,不熱.

傅瓷准備抽手時,蒼璽卻一把抓住了傅瓷的手,睜開雙眼問道:"瓷兒這麼喜歡摸本王的額頭?"

傅瓷見蒼璽醒了又是嚇了一跳,趕緊掙脫了蒼璽的手,說道:"我就是試試王爺體熱退了沒!"

"瓷兒這麼關心本王?"蒼璽問道.

傅瓷被蒼璽這一問問的有點不知所措,這到底是歉意還是關心,傅瓷自己也說不准.

既然說出出來到底是什麼,傅瓷干脆岔開了話題:"我伺候王爺洗漱."

說著,命令侍女打來了水.傅瓷將毛巾擰好後,遞到蒼璽手邊.蒼璽看了一眼毛巾,說道:"這些不需要你來做."

"那臣女應該做什麼?"傅瓷問道.

"現在去梧桐殿睡一覺,醒來本王請你看戲."蒼璽說道.

看戲?

蒼璽倒是真想的開.在這種緊要關頭,連害自己的人是誰都不知道還有心情看戲的恐怕蒼璽是這世上為數不多的之一吧.

不過,傅瓷倒是真的還有點困.從前天夜里蒼璽受傷,她就沒怎麼休息好.昨天晨起發現蒼璽高燒不退,自己更是慌了神.一整天沒吃東西,就守在蒼璽的身邊幫他降溫.好在,上天垂憐,蒼璽並無大礙.

"瓷兒可想好了?若是不願意下去休息,本王就讓蒼洱帶著瓷兒去雜役房看看真正的奴仆該干什麼活."

蒼璽這算威脅嗎?可是,哪有這樣威脅人的.不去休息就帶著去雜役房,這璽王爺的癖好還真是怪啊!

思來想去,傅瓷覺得好漢不吃眼前虧,遂而說到:"王爺您還是讓蒼洱帶著臣女去梧桐殿吧."

到最後,還是蒼洱陪著傅瓷來到了梧桐殿.

傅瓷來的時候桂雨已經在梧桐殿門口候著了,身後還跪著四個奴婢,四個家丁.

蒼洱解釋道:"王爺想著三小姐在璽王府住上一段時間,特地讓屬下挑選了幾個得力的奴仆."

傅瓷屈了屈膝,說道:"替我謝謝你家王爺."

傅瓷來到院子里後,蒼洱的任務也算完成了,故而先退了下去.傅瓷讓跪了一地的奴仆起來後,選了兩個得力的丫鬟留在了身邊,其余人愛干嘛干嘛去了.

這兩個奴婢,年齡大的是個嬤嬤,四十開外的年齡.在府里,人們稱呼她素弦姑姑,聽說這個仆人還曾經伺候過蒼璽的母親.年齡小的是也就十幾歲,與桂雨一般年紀,喚做輕虹.

傅瓷把該交代的事情交代完了之後,倒頭睡了一覺.

醒來時,蒼洱已經站在門外候著多時,說道:"三小姐,王爺說請您去看出好戲."

作者題外話:昨天有事忘了更,今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