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終生難忘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半倚在床上向高宗拱手一揖,絲毫不隱瞞的說道:"兒臣想讓未來的璽王府心甘情願的嫁到璽王府."

蒼璽話說到這份上,高宗也就明白了.蒼璽不希望傅瓷是因為一道聖旨才嫁與他的.在這一點上,蒼璽確有他爹當前的風范.

高宗看到蒼璽繃帶,才想起正事來.高宗是個明白人,璽王遇刺這件事絕對與他的幾個兒子有關,遂而直接問道:"你覺得這樁事情是老幾做的?"

蒼璽拱了拱手,頷首說道:"兒臣不敢妄言.但這兩撥人馬中,一定有一撥是寄好公主的人."

高宗聽到這話眉頭一皺,問道:"這件事情跟綽約有什麼關系?"

"今日兒臣與三小姐一起看花燈,途中偶遇了寄好公主.公主與三小姐口角了幾句,隨後兒臣與三小姐就遇到了第一波行刺."

"接著說下去",高宗說道.

"第一波人對兒臣痛下殺手卻不動三小姐,兒臣讓三小姐會璽王府搬救兵,三小姐就遇上了這第二波人.第二波人點了名的要三小姐性命,若非蒼洱及時趕到,恐怕三小姐已經成為奸人刀下一鬼."

高宗聽後點了點頭,問道:"何以猜測行刺之人是傅綽約身邊的?"

"兒臣在街上給了公主難堪.況且,能使喚得了大內侍衛的小輩們,只有皇子公主.皇子對兒臣動手是萬萬不敢動用大內侍衛的,想來能用的了大內侍衛的女眷也只有懷墨,寄好公主與長清候爺的薛錦繡郡主."

蒼璽頓了頓,大量了一眼高宗的臉色,接著說道:"懷墨與三小姐很是和睦,長清候爺家的郡主遠在青州.兒臣愚昧,實在想不出還有其他人來."蒼璽回答道.

高宗聽完蒼璽的話沉默了許久才又開口問道:"還有什麼其他線索?"

蒼璽沒把在黑衣人身上翻出牌子的事情告訴高宗.他不相信,這件事情涉及自己的兒子的時候,高宗還能不偏不倚,遂而說到:"兒臣無能,只查到這些."

高宗歎了口氣,沉默了許久突然蹦出了一句:"若你是我周氏子孫便好了."高宗說罷就斂袖而去.

確定高宗真的走後,蒼璽才沖著門外說道:"蒼洱進來."

蒼洱得了命令,即刻進了星月閣,拱手說道:"爺,有何吩咐?"

"派幾個得力的盯住大皇子府,太子府,三皇子府."蒼璽說道.

"那,四殿下那邊呢?"蒼洱問道.

蒼璽斟酌了片刻說道:"你放出消息去,就說刺殺璽王的黑衣人身上有牌子,上面刻了'四’."

"是",蒼洱領命回答道.

"這件事情務必要讓四皇子府的人知道,尤其是四殿下的夫人沈梓荷."

"屬下遵命",蒼洱拱手一揖.

"辦完這樁事情後,去把傅家的三小姐帶過來."蒼璽交代道.

蒼洱退出了星月閣,諾大的房間徒留蒼璽一人.

剛才高宗皇帝留下的那句話什麼意思?

什麼叫蒼璽是周氏子孫便好了?

思來想去,蒼璽得出的唯一結論就是:高宗對自己動過立儲的念頭.

蒼璽也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莫非是自己真的對這皇權有所渴望,才會這樣想?

蒼璽搖了搖頭.直覺告訴他,高宗又這樣的想法.

許是渾身發燙的緣故,蒼璽不知不覺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再醒來時傅瓷正將做好的飯菜往桌子上擺.蒼璽睜眼看了看外面的日頭,想來這個時候已經到了用晚膳的時候了.

傅瓷見蒼璽睜開了眼睛,急忙上前問道:"你醒了?可還有不適?"

蒼璽沒說話,搖了搖頭.傅瓷伸手摸了摸蒼璽的頭,笑道:"終于退燒了!孫大夫說你燒退了就無大礙了."

蒼璽看著傅瓷這副高興的神情,又看了看床榻跟前的水盆與毛巾.睡著的這幾個時辰,蒼璽一點兒印象也沒有.難道都是這個小女子在照顧他嗎?

"你一直守著本王?"蒼璽問道.

傅瓷點了點頭,說道:"今兒個中午蒼洱說你找我,我來時你已經熟睡了.看你高燒不退,我就給你敷了敷冷帕子."傅瓷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孫大夫說,這個可以降溫的."

蒼璽有點感動,此刻他真想上去抱住這個小女子.

長到這般大,除了母親能對他這樣好,恐怕傅瓷應該是第一人了吧?

蒼璽想要下床,傅瓷卻給攔下了,"哎,你背上有傷,別下床了."說著從櫃子里取出一件披風搭在蒼璽身上,又從桌子上端了一碗雞蛋羹,遞到蒼璽手中:"吃吧."

蒼璽看了一眼雞蛋羹,從成色上來看,這碗雞蛋羹與桂雨做的那碗還真是有差別.這差別還真不小.一個鮮嫩爽口,一個恐怕得用焦來形容.蒼璽看了一眼,沒敢下口.

"這,這是你做的?"蒼璽小聲問了一句.

傅瓷點了點頭,"我知道沒桂雨做得好,但我這人一向不擅長烹飪.王爺若是吃不慣,我叫桂雨重新做一份來."

說罷,就上去奪蒼璽手里的碗.

蒼璽一下子護住手里的碗,"哎別,本王嘗嘗,嘗嘗!"

蒼璽用舀了一勺雞蛋羹送到嘴里,若不是傅瓷做的,他真的要將這雞蛋羹吐出來了!

蒼璽保證,這是他生平吃到的最難吃的雞蛋羹,絕對沒有之一!

咸,澀,焦!蒼璽都懷疑,傅瓷是如何把這三種難吃聚集到一道菜上的!

"味道是不是有點不好?"傅瓷試探性的問道.

何止是有點兒?若不是這兩天傅瓷沒日沒夜的照顧他,蒼璽都要懷疑傅瓷是不是傅騫留在他璽王府的細作了!

但看著傅瓷這一臉懇切的樣子,蒼璽不知哪來的勇氣又盛了一勺雞蛋羹送到嘴里,"這雞蛋羹,本王還真是沒吃過重樣的!瓷兒的手藝還真是,終生難忘啊."

"你若喜歡,我明日還做給你吃,如何?"傅瓷問道.

蒼璽看到傅瓷歡喜的樣子甚是憂愁.這人把自己的菜端給別人吃之前都不會先嘗一下的嗎?

此時此刻,蒼璽似乎明白了皇家動筷子之前找人試菜的重要性.傅瓷鬧了這麼一出之後,他倒覺得試毒是其次,試試這菜好不好吃倒是成了首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