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璽王調情(3)
g,更新快,無彈窗,!

蒼洱帶著孫大夫來時,天已經大亮了.

那個時候,蒼璽已經早就醒了.這種渾身發熱,頭昏腦漲的感覺著實讓人很難入睡.

孫大夫進了星月閣後什麼都沒說,直接為蒼璽號脈.一會兒功夫,孫大夫面色有些凝重,傅瓷見狀連忙問道:"璽王他如何了?"

孫大夫沒接著搭話,從箱子里取出來筆墨紙後,自顧自的寫了起來.一盞茶的功夫,孫大夫將藥方遞給蒼洱說道:"上面的藥,立刻去抓來,我親自煎."

蒼洱接過藥方,看著自家王爺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平日里的理解也顧不上的就出了星月閣.到大門口前,蒼洱看見小侍衛三兩成群在聚在大門口說些酒足飯飽後的閑話.眾人看到蒼洱過來,急忙散去.

眼下,蒼洱沒有這些經曆來管教這些手下的人,只能和顏悅色的說道:"你,過來."

被點了的小侍衛嚇壞了.走過來的時候,雙腿都有些發抖.蒼洱看著他這幅模樣,歎了口氣說道:"你到宮門口跟守門的人說,璽王府昨夜遇刺,璽王爺為了保護傅家的三小姐身受重傷,無法上早朝了."

小侍衛有些呆笨,蒼洱的話沒能完全明白,但蒼洱沒時間與這位小侍衛仔仔細細的說一下昨晚的結果,只好說道:"你將我的話傳過去,自然會有人明白."

說完,不等小侍衛再問什麼,蒼洱就只身一人出了府門.

蒼洱抓回藥來的時候已經是一炷香之後的事情了.

這期間,桂雨煮了雞蛋羹給傅瓷與蒼璽,傅瓷直說吃不下.蒼璽昨天就沒怎麼吃,盡管在病中,但剛聞到香噴噴的雞蛋羹,就管不住自己的嘴.

"本王餓了",蒼璽睜開眼睛沖著傅瓷說道.

傅瓷見蒼璽睜開了眼睛,急忙問道:"王爺想吃什麼?"

蒼璽看了一眼桂雨,說道:"你的小侍婢手里不是端著現成的嗎?"

傅瓷這才反應過來,端過桂雨手中的雞蛋羹,坐在蒼璽床沿上.右手握著的小湯匙甚是精致,傅瓷挖了一口,放在嘴邊吹了吹,接著遞到了蒼璽的嘴邊.

蒼璽十分享受被傅瓷喂的過程,遂而將整碗的雞蛋羹全都送進了胃里.孫大夫以為蒼璽這是身體有了力氣討要著吃東西,心里還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蒼洱將藥材一味不少的交給孫大夫,連忙催促他去為蒼璽熬藥.

孫大夫剛走沒多久,蒼洱就來回報,耳語說道:"聖上要擺駕璽王府."

蒼璽聽到這消息後,才將眼睛睜開倚著床背,說道:"到哪了?"

蒼洱又壓低了一份聲音,說道:"估計再一盞茶的功夫就要來了."

蒼璽點了點頭之後,又問道:"你去告訴孫大夫,在一盞茶的時間之內必須把藥熬好.熬好的,熬不好的,都得給本王端上來."

蒼洱不知道蒼璽喉嚨里賣的是什麼藥,只能按照蒼璽的吩咐做事情.然而,孫大夫確實損了不給蒼洱面子.

先說,是藥三分毒!怎麼能讓人亂吃,亂服呢?

接著,又挨了孫大夫好一頓數落!從昨日,自己好心好意叮囑一定要照顧好病人,莫讓他再受了涼,發了燒.可沒想到,一覺起來,璽王爺果然如他所料的病倒了.

盡管挨了不少教訓,但好在孫大夫熬藥比較快,在高宗的禦駕之前,孫大夫就已經將湯藥端到星辰閣.

老天保佑!

孫大夫的速度夠快,沒耽誤了他的事情.

這一次,蒼璽依舊看著傅瓷說道:"先讓桂雨帶你洗漱一下,一會兒聖上要來."

傅瓷搖了搖頭,對蒼璽剛才的話充耳不聞.反而從孫大夫的手中接過了湯藥,說道:"躺好,我喂你."說著,用湯匙盛了些,接著放在嘴邊吹了吹,然後如剛才那般一樣的遞到了蒼璽的嘴邊.

蒼璽面部猙獰的咽了下去,然後說什麼也不肯再喝第二口.

傅瓷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外姓王爺蒼璽竟然是個吃藥怕苦的人!

"把藥放下吧,本王不吃了."蒼璽說道.

傅瓷才不理會,依舊左手端著碗,右手握著滿滿一勺湯藥就儲在蒼璽的嘴邊.無論蒼璽說什麼,傅瓷都不肯將盛有湯藥的勺子放下.

說來也巧,這一幕正好被高宗看見!

一見高宗來,傅瓷就要退下.高宗卻一副溫柔的樣子說道:"無妨,這本就是一樁家事."

蒼璽想要下床來為高宗請安,卻被高宗制止,"身子不好就不要隨意走動了."

蒼璽笑了笑點了點頭,高宗又下了一道命令說讓傅瓷接著喂蒼璽湯藥.

傅瓷沒想到高宗會提出這種要求,差點就禦前失態.相比之下,還是蒼璽看上去鎮定許多.

高宗以為是這一屋子的奴仆在,傅瓷不好意思.遂而遣走了這一屋子的人.

眼下,這一件房內,只有三個人--高宗,蒼璽,傅瓷.

高宗惦記著蒼璽在選秀那日蒼璽對傅瓷的一片情.許是因為自己與傅氏伉儷情深的緣故,高宗一直相信人間自有真情在.眼下,到了蒼璽的身上,高宗認為依舊適用.

傅瓷見高宗一直看著自己,遂而硬著頭皮給蒼璽喂藥.

蒼璽本就怕苦,但礙于高宗在此不好推脫,于是竟真的一勺一勺的開始往肚子里咽.

高宗從小就將蒼璽養在身邊,深知蒼璽每每病了,多半是因為怕苦不吃藥.

但今時不同往日,在這位傅三小姐的照顧下,蒼璽竟然將一整碗的湯藥喝得差不多了.

高宗看著這兩個人,打趣道:"傅騫這個千金喂的苦藥就是甜.連我們一向怕苦的璽王爺都跟喝蜜糖似的."

傅瓷聽見這話,臉頰變得緋紅.

或許高宗自己也覺得這玩笑過了些,遂而以想吃些小點心為由頭,讓傅瓷親自下去准備.

聖旨,傅瓷自然不可違背.

待傅瓷出了星月閣的房門,高宗親自為蒼璽理了理被子,看著蒼璽一副慵懶的神情,想必是沒休息好.

想到這兒,高宗索性也不再廢話,說道:"朕為你們賜婚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