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這是何苦?
g,更新快,無彈窗,!

不過五個回合,蒼璽就手刃了黑衣人.

不知道是這條街上血腥味太重,還是打斗聲太大.蒼璽還沒喘息幾口,一路人馬趕了過來.

蒼璽握了握手中的刀,仔細看了看為首的人,才軟下了身子.

好在,這人是程鉞.

為首的軍官下了馬,跪在蒼璽腳邊,說道:"臣程鉞護駕來遲,還請璽王爺恕罪."

蒼璽擺了擺手,說道:"前面,去救蒼洱."

程鉞得了命令,留下一隊人馬來保護蒼璽與傅瓷,自己帶著另一隊人馬去了前面支援蒼洱.

方才蒼璽為了救傅瓷就這麼撇下了蒼洱一個人孤軍奮戰,委實不厚道了些.但想著蒼洱武功高強,蒼璽也就稍稍舒了口氣.

"扶我回去",蒼璽說道.

領頭的小士兵得了命令,趕緊過來攙扶蒼璽.蒼璽擺了擺手,說道:"傅三小姐就這麼對你的救命恩人?"

傅瓷許是還沒從剛才的驚嚇中緩過神來,看著蒼璽後背上的血沾濕了大半的衣服,實在是觸目驚心.

蒼璽看見傅瓷有些呆滯的神情,勉強扯出了個微笑,說道:"你放心,我命大."

傅瓷這才回了神,跑到蒼璽身邊,架起蒼璽朝著璽王府的方向走.

"你這是何苦?"傅瓷問道.

"你分明能跑,折回來又是何苦?"蒼璽反問道.

傅瓷沒再說話,默默地扶著蒼璽朝璽王府的方向走著.蒼璽很自然的將身體大半的重量壓在了傅瓷身上.

盡管負擔重了不是一點半點,但傅瓷仍舊加快了腳步.

到了璽王府門口,士兵趕緊敲門.平日里,璽王府的家奴就不多.趕上了花燈節,蒼洱又都給大家放了個小假,府里更是鮮有人在.

見士兵敲了五六下門還沒開,傅瓷說道:"把門砸了."

蒼璽沒吱聲,背上的傷口本就不淺.胳膊上,肩膀上又都留下了殺戮的印記.蒼璽本就十分怕疼,所以小時候才跟著師父好好學功夫,為的就是少受傷,少挨疼.眼下,他不僅得忍著疼,還要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來,著實是有些難為他了.

一會兒,璽王府的大門被士兵們砸了下來.在蒼璽的引導下,傅瓷架著蒼璽進了臥房,由兩個士兵幫忙將他安置在床.

"你忍著,我去請大夫."傅瓷說道.

蒼璽怕傅瓷一個人出去發生什麼意外,遂而故作輕松的說道:"小傷而已,養幾天就好了.用不著請什麼大夫."

看著蒼璽淡藍色的衣裳如今已經被血浸染的差不多了,傅瓷就覺得這一點兒也不像是小傷.

"等著!"說完,傅瓷就出了臥房的門.

見傅瓷出去後,蒼璽才呲牙咧嘴的對著士兵喊道:"喊不趕緊跟著三小姐?"

士兵頭兒得了命令,留下兩個人照顧蒼璽,其余人都出去追趕傅瓷.

說來也巧,傅瓷還沒來得及出璽王府的大門,就與帶著大夫進門的桂雨碰了個對面.

桂雨一見傅瓷就撲了上去,"小姐可曾受傷?"

傅瓷搖了搖頭,說道:"璽王爺為了保護我身負重傷,眼下我得去找大夫."

桂雨看傅瓷著急的樣子急忙拉著身後那位老先生說道:"這是孫大夫,以前在府里還給小姐看過病!"

方才傅瓷沒太注意,聽桂雨一說才仔仔細細看了一眼桂雨身後的這位老者.這人傅瓷記得,前世里多虧了這人,她才能活那麼長時間,否則早就死在了傅青滿送來的湯藥之下了

認出了這為故人之後,傅瓷趕緊說道:"孫大夫快隨我來!"

傅瓷拽著孫大夫跑進了蒼璽的臥房.傅瓷雖說是個弱女子,到底年輕,跑兩步還不至于氣喘籲籲.孫大夫就不同了,年近古稀的一把老骨頭還得讓人這樣拽著跑,自然有些喘不上氣來.

好不容易等孫大夫喘勻了氣,傅瓷一個勁兒的催促著他趕緊給蒼璽診治.

蒼璽看著傅瓷把這位老先生折騰的不輕,說道:"三小姐先出去,讓老先生好好給本王看看."

傅瓷還想留下聽聽孫大夫說蒼璽的傷究竟如何,索性對蒼璽的這句話充耳不聞.

蒼璽見傅瓷不走,只好給桂雨使了個眼色.桂雨連哄帶勸,才將傅瓷帶出了臥房.

出了臥房的傅瓷,眼圈紅了一圈.桂雨在一旁勸著,傅瓷才稍稍冷靜下來.

"你從哪兒帶孫大夫來的?"恢複理智的傅瓷問道.

"我走了小路想回府里搬救兵,剛走到門口就看見老夫人身邊的香羅姑姑送孫大夫出來.我怕小姐受傷就跟香羅姑姑說了事情的經過就帶著孫大夫來了璽王府."桂雨回答道.

傅瓷暗歎了一聲,這丫頭夠機靈.接著問道:"國公在府上嗎?"

桂雨想了想,說道:"我出府門的時候大管家喊了我兩聲,我沒理他.我猜,老爺該是在府里."

"你去門口守著,看見國公的轎子即刻來向我稟報."

桂雨應了一聲後,問道:"小姐有何打算?"

傅瓷搖了搖頭,"沒有打算",頓了頓,又說道:"我去看看王爺."

桂雨沒再攔著傅瓷,她看得出,自家小姐臉上流露出的擔心是打心眼里的.

看著桂雨朝著璽王府大門口的方向走了去,傅瓷也轉身朝著蒼璽臥房的方向走去.

傅瓷放慢了腳步,仔仔細細回憶著剛才的一切.

今夜的事情太過凶險!

第一次遇到的那些黑衣人幾乎沒對自己動過手,反而對蒼璽招招凌厲.第二次遇到的那三個人,點了名的要自己命.

看樣子,這是兩撥人.

傅瓷相信,第一次遇到的蒙面人,定是哪位皇子的手下.前世里,傅瓷都不記得有這麼一位外姓王爺的存在.由此可見,蒼璽在朝堂上懂得隱藏光芒.若不是對哪位皇子造成了威脅,敵人也不會下這麼大的手筆.

在京畿殺人的代價十分巨大.這一點,這幕後主使之人不會不明白.

而讓諸皇子將蒼璽視為敵人的開始,大抵是從璽王戍邊開始?

朝堂上的事情,傅瓷能接觸到的少之又少.如今來推敲這些,著實有些難為她了.

這一遭想不通,傅瓷又開始想追殺自己的那一撥人.

這些人,可是點了名要她的性命的.

那這些人的背後主謀究竟是誰?

傅騫?

傅青滿?

還是傅綽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