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路遇伏兵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這麼揪著不放是傅綽約沒有想到的.

昔日里,這位璽王爺雖說冷酷了些,卻還沒做到這麼絕情的份上.眼下,為了討傅瓷歡心,蒼璽真的要將自己的心反複蹂躪嗎?

"姐姐一時糊塗,還望三妹海涵."傅綽約沖著傅瓷說這句話時,傅綽約自己也不知道是懷著怎樣的心態才能夠如此忍辱負重.

堂堂一個公主,竟然讓她當街給一位小姐下跪.這樣的屈辱,如何都是要討回來的.

傅瓷沒再為難傅綽約.街上的人本就不少,傅綽約這麼一跪,已經惹得不少人側目.倘若自己由著性子胡鬧下去,打傅綽約的臉,自己日後也不會好過到哪里去.

想到這兒,傅瓷雙手去攙傅綽約,"二姐言重了."

傅綽約很巧妙的躲過了傅瓷伸出的雙手,由自己婢女扶著站了起來.

站起後的傅綽約,第一反應就是趕緊離開這個讓她丟人現眼的地方.

"既然如此,綽約不打攪二位了."說著,傅綽約頭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這條街巷.

看著傅綽約走遠了,蒼璽說道:"演得不錯."

傅瓷剛准備摘下面具,蒼璽卻按住了傅瓷的手,說道:"本王為你帶上的,即刻就摘了豈不是很沒面子."

傅瓷沒再堅持,歎了聲氣,說道:"各自討生活罷了."

蒼璽不曉得為何傅瓷會有這樣的感歎.

傅氏嫡女,皇後之侄.這樣的身份是多少人巴望不來的,在傅瓷口中卻變成了"討生活".但一想到前陣子傅瓷被人暗害那樁事情,蒼璽又覺得她這句話說的恰如其分.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這話一點兒都不假.

"王爺在寄好公主面前待我這般好,是為了氣她?"傅瓷問道.

到底是氣傅綽約還是真心實意,蒼璽自己也說不准了.

他明明知道,傅瓷在他面前是裝的,無論是楚楚可憐還是落落大方.或者說,那個端莊溫婉的傅瓷也是裝的.與其說是裝出來,倒不如說的好聽點--這是傅騫教女有方,讓傅氏的三小姐有了將舉止端莊,脾性溫婉已經深深的刻在了骨子里.

然而,明明知道傅瓷就是扮豬吃虎,蒼璽卻忍不住還想著幫她,尤其是傅綽約欺負她的時候.在蒼璽心里,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傅綽約才百般刁難.但是蒼璽不知道,傅瓷與傅綽約的姐妹情誼在蒼璽偏愛傅瓷的哪一天起就已經開始慢慢減少.到了現在,兩人見面如同宿敵.

盡管這麼想著,蒼璽依舊嘴硬回答道:"三小姐聰慧."

聞此一言,傅瓷倒吸了一口涼氣.看樣子,璽王爺真的如外界傳聞一般無欲無求了嗎?

自己原本以為的情投意合,在人家看來不過是一廂情願;自己原本以為的一腔真情,在人家看來不過是壓制別人的一枚棋子.

這就是她妄想得到的人,一個冷血無情,道貌岸然的人!

盡管傅瓷心中有氣,但面上依舊沒有太大變化.這半年,她已經學會了如何隱藏自己的情緒.

"天色已晚,臣女就不叨擾王爺了."傅瓷說道.

跟在傅瓷身後的小婢女桂雨看的真真的,自己主子這是吃味了?

"我送你回去."蒼璽回複道.

送傅瓷回去這樁事情,蒼璽並沒有面上這麼情願.只是,傅府的人知道傅三小姐是與璽王爺一同出來的.倘若傅瓷出了什麼閃失,自己自然難逃其咎!

傅瓷沒反駁蒼璽,任由這人與自己隔了兩尺的距離在身後默默跟著自己,桂雨在蒼璽身後跟著.就這樣,三個人之間隔了不小的一段距離.

走到一條人跡罕至的小路上,傅瓷斜眼看了一眼蒼璽,說道:"臣女長得很怕人嗎?璽王爺為何隔著臣女這麼遠?"

孰料,傅瓷這句話剛說完.蒼璽一把就把她摟進了懷里,捂著了她的嘴:"別出聲,有人."

桂雨被眼前的這一幕嚇懵了,趕緊跟了上去.

蒼璽攬著傅瓷的肩膀走了一段路,覺得身後的人漸漸退去後才玩笑說道:"本王這出來一趟還要保護著三小姐,三小姐得給我開出侍衛拿的那份例銀才行."

想著自己還在蒼璽的懷里,傅瓷掙脫了一下,奈何沒有蒼璽這樣的大力氣,只好白了蒼璽一眼:"登徒子."

蒼璽沒再說什麼,兩人並肩而行又陷入一陣沉默.

來到了璽王府門前,蒼璽看了一眼自己的宅院:說道:"我送你回去後再折回來."

傅瓷沒拒絕.雖然不知道剛才蒼璽口中的那些人是真是假,但是剛發生了傅綽約那件事,蒼璽肯送自己回去總是好的.

還沒出璽王府的地界,蒼璽就立刻警覺到身後的人蠢蠢欲動.遂而將傅瓷摟得更緊,耳語說道:"一會若是打斗,你與桂雨只管走,切莫管我."

傅瓷一愣,腳步也僵了一下.蒼璽琢磨著是把懷里這個小女子嚇著了,遂而說到:"我有孤身戰群狼的本事,你莫擔心."

說著,還扯出了戴在頸間的狼牙給傅瓷敲了敲.雖說天色已晚,但狼王的大虎牙在月光下仍舊顯得皎潔無暇.

傅瓷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剛過了璽王府的院子,就如蒼璽所料.三人遇見了伏兵.

蒼璽從懷里掏出了一把白玉棋子,嗖嗖嗖的沖著黑衣人扔了過去.

這些人有近二十個,蒙面,著黑衣.每個人手里都握著大砍刀,刀刀沖著蒼璽砍過來,對傅瓷與桂雨卻意外的友好放過.

桂雨看到這情景嚇壞了,一個勁兒的掉眼淚問傅瓷該怎麼辦.

傅瓷深知蒼璽有孤身戰群狼的本事,可奈何這些人刀刀砍要害,下手實在是陰險.

"去璽王府門前喊蒼洱."蒼璽沖著傅瓷喊道.

傅瓷聽到這一聲喊,仿若大夢初醒一般,慌忙沖著璽王府跑去.

為首的人看見傅瓷去璽王府搬救兵,沖著手下打了個眼神示意,手下就從這場惡戰中抽身去收拾傅瓷與桂雨.

桂雨看見黑衣人沖著她家小姐飛了過來,急忙把傅瓷護在身後.

蒼璽看到傅瓷有難,急忙沖到傅瓷面前又拽了一把桂雨才保住了這兩人.

黑衣人豈肯善罷甘休,沖著蒼璽就是一刀.

敵眾我寡,蒼璽有些分身乏術,最終還是沒能躲過那一刀,胳膊上被劃了一道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