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狹路相逢
g,更新快,無彈窗,!

離開了小巷,蒼璽才松開了傅瓷的手,站在原地不再動彈.

方才,蒼璽拉著傅瓷走的太快.桂雨跟在後面差點兒就把兩人跟丟了.

看見蒼璽站住腳跟,傅瓷問道:"王爺在想什麼?"

"天下蒼生."蒼璽回答道.

傅瓷微微一笑,說道:"方才王爺看到的不過是萬分之一.在承周,窮人活不起,富人太奢侈."

蒼璽承認,這個小女子說的沒錯.這種現象,在承周不過是萬分之一.金陵城尚且如此,旁的地區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抱歉.本王今日掃了你的興致."蒼璽說道.

傅瓷打開紙袋子,將一個糍粑遞給蒼璽:"王爺嘗嘗,臣女幼時很喜歡吃這東西."

蒼璽沒接過傅瓷手中的吃食,說道:"哄小孩子的東西,你與桂雨吃吧."

傅瓷不肯罷休,將糍粑遞到蒼璽面前.看著這個小女子如此執著,蒼璽勉為其難的咬了一口.這糍粑入口柔糯,味道清甜,十分好吃.

只是,蒼璽並不怎麼吃甜食.

"你吃吧",蒼璽咬了一口後就沒再動.

傅瓷沒再勉強,遞給了桂雨一個後,自顧自的吃了起來.傅瓷很端莊,連在街頭吃起東西來也十分優雅.這一點上看,傅瓷倒是十分有國公府千金的氣質.

吃過糍粑過後,傅瓷提議去放孔明燈許願祈福.

蒼璽沒反駁,盡管,這種許願祈福的活動,他向來是很少參與的.但是,自己既然答應了陪傅瓷出來,自然不好掃了傅瓷的性質.

來到鬧市,傅瓷與蒼璽並肩而行.在外人眼中,這當真是一對金童玉女.

傅瓷正走著,蒼璽突然停下了腳步,對傅瓷說:"在這兒等我."

傅瓷點了點頭,蒼璽轉身折回了剛才經過的一個買面具的小攤前.傅瓷遠遠地看著蒼璽挑選面具的背影,心中多少有些酸楚.

明明是相互利用,兩個人卻在演著一場你情我願的戲.就如同剛才,傅瓷將糍粑送到蒼璽嘴邊,蒼璽手都沒抬,直接就著傅瓷的手咬了一口.還如同現在,蒼璽折回去挑選面具.看上去郎情妾意的景,實則這其中用了多少心思,恐怕只有當事人心里清楚.

傅瓷正想著,一聲尖酸刻薄的問候將她的思緒拉回.

"三妹也來賞花燈啊,不知何人作陪?"傅綽約笑著問道.

傅瓷屈膝行了個禮,眼下傅綽約是被皇帝欽點了的公主.縱然自己是傅府的嫡小姐,但只要聖上肯抬舉傅綽約,嫡庶尊卑又算得了什麼?

傅瓷回以微笑,問道:"二姐又是何人作陪呢?"

傅綽約理了理護甲,趾高氣昂的說道:"自然是璽王爺."

傅瓷只覺好笑,問道:"王爺現下在何處?"

傅綽約冷哼了一聲,"璽王大駕,也是你能過問的?"

被點名的這位璽王爺,現下已經買完面具,站在不遠處.蒼璽握在手中的這一對面具,做的十分精致.這是前人仿照董永與七仙女的模樣打造的一對兒面具,蒼璽沒問這其中有何典故,只覺得好看就選了這兩個.

聽到傅綽約剛才那句話,蒼璽忍不住說道:"三小姐不能過問,二小姐又憑什麼過問?"

傅綽約看到蒼璽後,一陣歡喜一陣氣.

喜的是,偶遇了心上人.氣的是,看璽王的架勢,今夜多半是同傅瓷一起出來的.

但一想到,好漢不吃眼前虧.她不能因為傅瓷的緣故,失掉了在璽王面前端莊溫柔的形象,遂而換了一副笑臉說道:"臣女不過是同三妹玩笑幾句,還望璽王爺恕罪."

蒼璽沒正眼瞧傅綽約,沖著傅瓷問道:"二小姐方才與你說了什麼?"

傅瓷看了傅綽約一眼,她這位端莊賢淑的姐姐,此時此刻正在以一種凌厲的目光瞪著她!蒼璽看到了傅瓷的猶豫,遂而又說道:"三小姐但言無妨,我想二小姐也沒將本王當做外人,你們姐妹間的話,二小姐一定不會瞞著本王."

其實,蒼璽內心才不覺得傅瓷的猶豫是害怕傅綽約所致.猶豫不決不過是一個幌子,又一副害怕的神情總是讓人心中不自覺的憐憫三分.

然而,蒼璽絕不是因為憐憫傅瓷才每次都站在傅瓷這一邊.

在他的認知里,討厭傅綽約是一種不經過大腦的無意識行為!

"方才二姐說,王爺今日是來陪姐姐逛花燈節的."傅瓷偷眼敲了敲蒼璽的臉,還如先前一樣的氣定神閑.再反觀傅綽約這邊,卻是一副巴不得要吃了她的模樣.

看到這讓,見蒼璽不說話,傅瓷又說道:"臣女不知王爺還約了公主殿下,實在是打擾了.還望王爺,公主恕罪."

傅瓷這個"還"字用的真是耐人尋味.

看似一副做錯事道歉的模樣,實則綿里藏針,篡改實情!

明明是傅瓷前來相約,怎的現在到了她的口中竟成了自己約的她.蒼璽看著這斗智斗勇的姐妹倆,最終還是選擇幫一幫傅瓷.

"本王不記得約過二小姐,三小姐實在不用愧疚."蒼璽說道.

說著轉到傅瓷的身後,將一個面具綁在了傅瓷臉上.傅瓷嘴角揚起的笑容,傅綽約沒看見.但是,透過那一雙明媚的眸子,傅綽約知道,今日這一戰,自己輸的潰不成軍.

"臣女不過是跟妹妹開個玩笑,還請璽王爺莫要怪罪的好."傅綽約使勁兒扯出一個微笑,說道:"既然王爺與三妹還要一同看花燈,綽約就不打擾了."傅綽約說罷,就要轉身退下.

蒼璽沒這麼輕易的放走傅綽約,說道:"若是本王一定要怪罪呢?"

聞此一言,傅綽約心中咯噔一下.

蒼璽當真如此絕情嗎?

撞見心上人與自己的仇人一起看花燈,真本就是一樁難過的事.本想著讓傅瓷難堪,眼下卻讓她反將了一軍.

而自己的心上人呢?

為了袒護自己的仇人,對自己不依不饒!

心里雖苦,傅綽約卻不能發作.于是轉身一下,拜倒在地說到:"臣女唐突,還望璽王爺恕罪."

蒼璽卻不肯就此罷手,"這話你不該與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