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二選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周義似乎看出了沈梓荷的疑問,說道:"我看你睡得熟,就沒叫你,自個兒也沒去早朝."

沈梓荷起身開始穿衣裳,"你不怕父君降罪?"

周義笑了笑,也拽了一件衣服過來,邊穿邊說:"我又不爭太子位,巴不得父君趕緊把我謫出這個是非地兒."

這倒是句大實話.但在沈梓荷聽來,這話就像他這位俏皮夫君在逗她一般.

周義見沈梓荷不把他的話往心里拾,遂而正兒八經的問道:"倘若我不是什麼皇子,也沒權利再賭一把太子之位,你可願與我共華發?"

沈梓荷笑了笑:"倘若你不是皇子,我便沒有嫁給你的機會.但無論你與這太子之位有沒有關系,我都願追隨著你."

得到了沈梓荷的回複,周義笑的跟朵花似的.

娶妻如斯,夫複何求?

兩人又郎情妾意了會,直到小厮將餐食端上來才用了些早膳,過了晌午才入了宮.

進了宮門,周義就與沈梓荷分開而行.周義先去了禦書房給高宗請安,沈梓荷則去了中宮拜見皇後.

禦書房內,高宗正品著茶喜滋滋的看著奏折,想必是有好事.

周義見此心里一喜,只要不觸了高宗的黴頭,如何都行.

"兒臣參見父君",周義恭恭敬敬的行了個大禮.

高宗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命胡易輝搬來了個椅子賜給周義坐.

待周義坐好,高宗才開口說道:"沈氏可還好?"

周義起身,拱手一揖:"托父君的福,沈氏病好了許多.兒臣已經帶她入宮,命她先行去拜見母後了."

高宗點了點頭說道:"你新婚燕爾對新娘子好些無可厚非,切莫因為美色自毀前途."

周義不明白高宗這話什麼意思,他無心覬覦皇位,前途一向是天子一言,何來自毀?

周義還想說什麼,卻被高宗擺手攔下:"沈氏從你母後那里出來後,帶去給沈貴妃瞧瞧.沈貴妃很是掛念她這個侄女."

周義再次拱手一揖,說道,"是"

"下去吧",高宗抿了口茶,自顧自的繼續批閱著奏折,再也不管堂前的周義.

周義從禦書房退了出來直奔中宮.他雖曉得母後不是一個會為難人的人,但一想發妻是沈氏的嫡女,生怕母後能害了沈梓荷.

來到中宮,周義看見沈梓荷在給皇後捏肩,不由松了口氣.

"兒臣拜見母後",周義說道.

傅鶯歌睜開了雙眼,急忙賜坐還讓人端上來了周義愛吃的點心,水果.

待周義坐下,傅鶯歌拉過沈梓荷的手說道:"義兒可是討了個心靈手巧的好媳婦,剛才這丫頭還在幫我調制香料呢."說著,示意沈梓荷一同坐下.

看到沈梓荷坐下後,傅鶯歌又親自為她夾了一塊糕點,說道:"太子殿下與青滿成親比你們早一點,如今青滿已經有兩個月身孕了.梓荷你何時給母後弄個孫兒抱抱?"

聽傅鶯歌一說,沈梓荷面上一紅低下了頭,周義看到嬌妻這般模樣甚是可愛,但依舊出言相助:"母後常說兒臣都沒長大,這沒長大的人怎麼當爹啊?"

傅鶯歌被周義這一言逗笑了,"你啊,油嘴滑舌."

三人又閑聊了一番,周義才帶著沈梓荷去了沈貴妃的住所.

沈貴妃的住所比皇後那處張揚許多,好似在彰顯著後宮的主人不是傅氏而是她沈氏.

看到周義與沈梓荷進了門,沈貴妃急忙上前迎接.

沈貴妃對周義並不是十分的友善,但看在侄女的面子,在態度上也算不錯.當然,這不待見是相互的.沈貴妃看著周義不入眼,周義也看著沈貴妃不像是什麼好人.但面子上的功夫還是得做足了.

一會子功夫,沈貴妃又是賞這個又是賞那個,看上去比親娘還疼沈梓荷.兩個人拉家常足足得有一個多時辰.周義在旁邊聽著這些家長里短的事情,實在提不起興趣來,遂而忍不住打了幾個哈欠.

沈貴妃看到周義的倦意後,十分貼心的開口說道:"四皇子若是無聊就先出去轉轉,梓荷初為人妻,本宮還有些事情要交代她."

周義沒推辭,應了一聲就告辭朝禦花園的方向走了去.

沈梓荷看著周義走遠的背影,將臉上的笑容通通收起來,說道:"姑母為何要支走四殿下?"

這話中的語氣,聽不出絲毫不妥,但整一句聽起來卻又讓人覺得冰冷刺骨.

見周義走了,沈貴妃也覺得自己沒必要再扮演家慈這個角色,直截了當的問道:"四殿下待你如何?"

沈貴妃笑了笑,從袖子里掏出一袋子沒查封的的粉末結晶,遞給了沈梓荷.

"這個你留著",沈氏的語氣不容置疑.

沈梓荷將這個小袋子里的東西湊到鼻子前嗅了嗅,這東西並沒有什麼氣味,任由沈梓荷一個勁兒的聳鼻子也聞不到什麼氣味,于是疑惑問道:"這里面是什麼?"

沈貴妃毫不避諱的說道:"藥,能要了人命的藥."

沈梓荷握著小袋子的手一抖,繼而整個人都有點驚慌失措.

沈貴妃拍了拍沈梓荷的肩膀:"好孩子,我不會害你."說著,將袋子打開,繼續說道:"你三哥就要回來了,眼下,你要讓四皇子為你三哥所用."

沈梓荷愣了愣,說道:"姑母與大哥,三哥謀劃這麼多年都沒能拉攏到四殿下,梓荷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沈貴妃笑著揉了揉沈梓荷的頭發,說道:"先前,你大哥,三哥沒有你的協助.眼下,你是四殿下的夫人,四殿下又對你疼愛有加,他不會拒絕你的."

真的不會嗎?

沈梓荷十分想把昨夜周義在她杯子里下蒙汗藥這件事告訴沈貴妃.但轉念一想,萬一沈貴妃覺得自己拿不下周義又將別的女人許配給他了怎麼辦?或者,沈貴妃直接下死手害了周義?

這種想法讓沈梓荷打了個寒顫,問道:"倘若兒臣無法勸服四殿下呢?"

沈貴妃握了握沈梓荷的手,笑著說道:"二選一.要麼臣服,要麼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