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措手不及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夜,整個國公府大概又是個許多人的無夢之夜.

傅騫琢磨著怎麼悄無聲息的了結了傅瓷,還得考慮如何能將傅青滿腹中的雙生子保下來.皇室兒女,最難將養.

傅長川也是一宿沒怎麼合眼.在自己爹眼皮子底下劫個人恐怕不是什麼簡單事情,還得仔仔細細的考慮一番.

周懷墨也睡得不濃.在她的印象里,曾經對她伸以援手的人都是值得自己湧泉相報的人.更何況,論起遠近親疏傅瓷還喚她一聲表姐.于情于理,自己都該幫助傅瓷度過這個難關.

相反,傅瓷這一夜睡得特別安穩.臨熄燈前,季十七還囑咐傅瓷想想對策,卻不料這個小女子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反倒是季十七自己一夜難眠,生怕一覺醒來,床上躺的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體.

國公府的人各懷心事,璽王府也有人難以入睡.

已是二更天,蒼璽捧著一壺桃花釀在屋頂上賞月品酒.這等一個人在屋頂一呆就是三四個時辰的本事,想來眾王爺當中也就蒼璽能干得出來.

天又露了幾分白,蒼洱跳上屋頂,說道:"爺,回房休息吧.明日還有早朝呢."

蒼璽沒理會蒼洱的關心,抿了一小口酒之後才問道:"國公府那邊情況如何?"

蒼洱回璽王府之後,蒼璽一直沒問他國公府的情況.通常來說,若有大事,蒼洱會主動向自己彙報結果.這次沒說,想來也沒什麼大事.當然,這種情況下,蒼璽一般是不會再多事問兩句的,這次反倒成了例外.

"爺是擔心季十七還是擔心傅三小姐?"蒼洱問道.

蒼璽皺了皺眉瞪了蒼璽一眼,語氣也加重了些:"爺的事情你也要管?"

蒼洱見眼前的這位主子有些惱,急忙轉到正題上:"主子猜得不錯是傅國公下的手",見蒼璽的眉頭又擰了擰,蒼洱頓了頓又說道:"但屬下瞧著,傅三小姐也不是那種能吃虧的人."

蒼璽飲了一口玫瑰釀,笑道:"她是個知進退之人."

蒼洱點了點頭,沒再多問.剛才自己問蒼璽到底是在擔心誰,這位外姓王爺死鴨子嘴硬就是不肯說.瞧瞧,此刻這不是與自己說上了這位傅府三小姐.

由此可見,人們常說的那句: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是不假.但是在璽王爺這兒,手足能受傷,衣服不能亂.

公雞叫曉,天蒙蒙亮時分,這幾位朝廷官員都收拾的十分乾淨利落的進了宮.一點兒都看不出徹夜未眠的樣子.

臨下朝時,傅騫主動提出來了讓皇後替傅青滿保胎.高宗得知傅青滿腹中有雙生子時,已經命人送去了不少賞賜,傅騫公然提出來雖說有些讓司徒氏臉上掛不住,但高宗依舊擺了一副要恩准的樣子.

然而,司徒一家也是世代功勳.高宗自然也不能冷落了他.于是裝模作樣問了幾位大臣的意思.被問到的大臣沒有一個不看在傅騫的面子上說國公思慮周全.

畢竟,太子良娣不出意外還好,一旦出了意外,這個責任由誰承擔?

太子府還沒有主母.保不准誰先傅氏女與司徒氏女誰先生下兒子,這太子妃位就是誰的.事關子嗣還關于未來的國母,誰敢妄言?

高宗問了一會,到最後還是應允了.傅長川卻巴不得高宗再問一會,這樣他的人才有充足的時間來搜救桂雨的兄長.

好在,下了早朝.高宗特地留下了他與傅騫又爭取到了不少時間.一來,商量國事;二來,這位老皇帝是有些思女心切.

傅長川約麼著這次談話有一個半時辰後,才向高宗下了保證,說一定盡快帶著五公主回宮.聽到傅長川這句話,高宗才笑了笑讓傅騫與傅長川回了府.

出了禦書房的門,傅騫走在前,傅長川跟在後.小聲問了問桂雨兄長的情況,直到貼身的護衛說事情已經妥了,傅長川才真真正正的舒了一口氣.

回到傅府,管家傅堯在傅騫的耳邊嘀咕了幾句,傅騫眉頭擰得緊,也不管身後的傅長川一個人徑直去了書房.

傅長川看到自己老子著急的樣子,左不過是知道了桂雨兄長被人劫走的消息.

然而,傅長川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傅騫走到書房門口時,季十七已經在門口候著了.看到傅騫走過來,季十七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說道:"傅老爺,三小姐的吃食里被人添了些不乾淨的東西.小生才疏學淺,也不知道是何物.還請傅老爺趕緊下令,揪出內鬼!"

聽到這兒,傅騫有些站不住了.自己剛剛才才得知桂雨兄長被人劫走了的消息,季十七即刻就來彙報.這到底能不能算作一個巧合,傅騫不知道.但眼下他能做的就是找一只替罪羔羊把所有的事情都攬下來,自己趕緊收手,依舊做他的慈父.

沉默了半天,傅騫才惡狠狠的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字來:"查."

"那小生就賴在國公書房這兒等傅管家查到凶手."

傅堯剛想指責季十七的無禮,傅騫就給他使了個眼神示意他閉嘴,接著沖著傅堯說道:"無論是哪個院的人,都給老夫把這個人揪出來!尤其是三小姐身邊的人."

傅騫這話一出口,傅堯就明白了.孫氏這枚廢子,傅騫是要棄掉了.

一炷香的功夫,傅堯就將孫氏捆到了傅騫面前,說道:"奴才查遍了,就是這個老奴才對三小姐下的藥.奴才問她什麼她都不回答,一個勁兒的說要面見老爺."

傅騫瞧著孫氏被五花大綁的樣子,冷哼了一聲.其實,這一聲冷哼,傅騫自己也不知道是因為孫氏還是因為傅瓷.

"帶著她一起去三小姐的北院,讓她對三小姐說去."傅騫冷冷的說了一句,就出了門直奔北院.

季十七跟在他的身後一言不發.孫氏由人壓著前往北院.

從傅騫的書房到北院的這條路或者說從國公府每個院子到傅騫書房的路,孫氏走過許多遍.唯獨這一次,她希望走的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