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誰是真凶(1)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與季十七的話將傅騫堵的死死的,可謂一點余地都沒有.沉思了半刻,才說道:"那就有勞季公子了."

說完,沖著門外喊了一聲傅堯,待傅堯進來傅騫交代他將季十七帶到傅瓷居住的北院.臨走之前,蒼璽還故意沖著季十七喊道:"若是醫不好三小姐,提頭來見!"

季十七應下之後便隨著傅堯去了北院.

正值深秋,樹葉三三兩兩落.遠處看著這些景致頗有秋日勝春朝韻味,但設身其中,卻有種秋風蕭瑟的感覺.

北院先前是傅騫發妻,傅瓷親娘晉子澄的住所.

晉子澄十分喜歡梧桐,生前在院落周圍種了一遭的梧桐樹.

傅瓷從前在老嬤嬤的口中聽聞北院這周遭的梧桐是她母親親手種下的之後就無論傅騫怎麼說都再也不肯搬離北院.

傅瓷不喜歡讓人打掃這條小路,直到葉子堆得老厚,傅瓷總會光著腳踩在上面聽著干枯樹葉被嘎吱嘎吱的聲音.傅瓷這樣的舉動,無論傅青滿告了多少次狀傅騫都滿不在乎的默許了.因為,晉子澄生前也喜歡這般.

愛屋及烏,大抵如此!

季十七走在這條路上,也十分享受這種被落葉環繞的感覺.這樣的秋意,翻遍整個世家大族的府邸,恐怕也只有傅瓷這里有這樣的景致.

進了北院的大堂,季十七加快了腳步.心中的著急愈發掩蓋不住,若不是傅堯在前面領路,季十七飛奔到傅瓷臥房心都有了.

在傅堯磨磨唧唧的領路下,季十七終于到了傅瓷的臥房.

傅堯站在門前,對季十七拱手一揖說道:"就是這兒了."

季十七點了點頭,他很想破門而入,但想著管家與一眾奴仆在看著,季十七還是忍下了:"三小姐在嗎?我是季十七,璽王爺派來照顧您的."

傅瓷依舊閉目假寐,桂雨聽到來人是季十七,急忙上去開門.

"季公子,您快去看看三小姐吧!從布莊回來,小姐就沒醒."季十七看著桂雨臉上的淚痕,十分想說出實情.但是,想著害傅瓷的凶手還沒揪出來,季十七將這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你們各忙各的,我進去看看三小姐."季十七說完就想往臥室里走,傅堯卻沒有讓路的意思,但還是賠著笑臉說道:"這,不太合適吧?"

季十七現在看誰都覺得是可能害傅瓷之人,故而對誰都帶著戒心,說話的語氣自然也就冷淡一些:"這話,你要不要去請示一下璽王爺?"

傅堯聽到季十七拿異姓王來壓他,即刻改了口:"不敢不敢,季公子只管進去照顧我家三小姐,有什麼事招呼婢子們一聲就是了."

季十七沒再理會傅堯,一個人就進了傅瓷的閨房.

傅瓷依舊沒睜眼,直到季十七走到她床前,修長的手指搭在傅瓷的脈搏處,輕聲說道:"是我."

傅瓷睜開眼,對上季十七一雙波瀾不驚的眸子,笑道:"我害怕他們再下藥,索性就這麼一直假裝睡著."

季十七想伸手去摸摸傅瓷的頭發,最終卻收回了手,"我會保你平安."

傅瓷還了季十七一個微笑,說道;"謝謝."

屋內再度安靜.

季十七安詳的看著傅瓷,手指在她的脈搏上滑動,思索了片刻之後說道:"我會對外宣稱我醫術不佳."

傅瓷想了想,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她曾經聽說有位叫季十七的神醫,十分喜歡別人稱贊他醫術高明,藥到病除.沒想到,這樣一個滿身驕傲的人,竟然肯因為自己放棄這半世英名.

"委屈你了",傅瓷說道.

季十七沒有回答傅瓷的這句話,能為愛慕的人做點事,談何委屈?

"你接下來打算如何?"季十七岔開話題問道.

傅瓷想都沒想的回答道:"揪出凶手來."

"談何容易?"季十七問道.

"倘若你對外宣稱醫術不佳,凶手一定會放松警惕再找機會給我下藥.到時候,還愁沒有證據?"

被傅瓷這麼一說,季十七仿若大夢初醒.他一直以為的小白兔,如今也有伶牙俐齒了?

傅瓷說的有道理,但季十七依舊覺得凶手不會這麼本,于是問道:"會嗎?"

傅瓷點了點頭,"一定會,還勞煩公子能夠多多關照我的吃食."

"這是自然",季十七回答道.

傅瓷一陣困意席卷上來,忍不住打了個哈切.屋子里面再度陷入安靜當中,過了許久,也不知是傅瓷睡醒了還是突然想起的問了一句;"璽王近來如何?"

季十七苦笑了一聲,她心心念念的姑娘一顆心里難道只有蒼璽嗎?

傅瓷看出了季十七面上的變化,一陣納悶.自己不過出自朋友之誼問候了一聲璽王爺的近況,季十七至于臉色這麼難看嗎?

事實證明,真的至于!男人之間的吃醋絲毫不亞于女人,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璽王爺于你而言就這麼重要?你都不問問我嗎?"季十七話中帶怒,此時此刻的他,所有的理智似乎已經蕩然無存.

傅瓷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季十七,沉默了良久之後,才悻悻問道:"季公子近來如何?"

季十七繃著臉說:"很好!"

傅瓷呆呆的點了下頭,"哦"了一聲.

季十七再也無法跟她置氣.看樣子,他的小白兔依舊還是一直乳臭未干的小白兔,任歲月打磨依舊成不了大老虎.不過,自己不就是喜歡這樣純良的傅瓷嗎?

季十七笑了笑,放輕了聲音說道:"我先去幫你應付一下門外的人,你且休息一下."

傅瓷點了點頭,季十七走到門口時回頭看了一眼傅瓷,輕聲說道:"蒼洱也來了,他會護你我周全."說完,頭也不會的出了臥房.

待季十七走後,傅瓷才揉了揉太陽穴.她無法承受季十七這份滿滿當當的愛意,只能裝傻充愣的辜負了.

下毒這件事情上,傅瓷並沒有想揪出真凶.真凶是誰,她心知肚明.這樣做,不過是把傅騫的眼線通通處理掉.

然而,這些話她並不能告訴季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