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毛遂自薦
g,更新快,無彈窗,!

俗話說:虎毒不食子.

季十七不明白,平頭百姓能明白的東西,為什麼放在世家大族的眼里就這麼不值一提!都道功名不易,可古今將相又身在何方?還不是荒塚一堆!

看著民風淳樸的金陵城,季十七愈發覺得這些當官的有多惡心.一方面,不惜重金讓兒女成為人中龍鳳;一方面,當兒女無用時又棄之敝履.

可是,季十七不明白,為何傅騫偏偏瞧不上傅瓷?在他的認知里,難道不應該是父親疼愛嫡出兒女多一些?

季十七想著,不禁加快了腳步.他擅作主張讓桂雨帶著傅瓷回到了國公府,接下來的事情在不在他的預料之中還未可知.如今他能做的,也就是找蒼璽拿個主意.

來到璽王府門前,季十七還如先前一樣橫沖直撞的往里走,卻被守門的侍衛攔下.

"來者何人?膽敢擅闖璽王府!"

季十七不想跟這些人浪費時間故而賠上一副笑臉,說道:"季十七."

"王爺這幾日不見客,貴客請回."守門的侍衛說道.

季十七一聽急了眼,就要往里闖,侍衛不敢放他進去,季十七吼道:"王爺說過,璽王府不攔季十七!"

守門的幾個人是剛調過來的,什麼季十七,季十八的他們不認識!

"貴客稍安勿躁,容我等進去通報."侍衛頭子說著,眼神示意旁邊的一個侍衛趕緊進去通報.

季十七與這些人磨嘰不得,以前他只覺得國公府是個女人多,是非多的地方.不曉得,男人耍起心機來,竟然比女人還可怕.想到這兒,季十七後背一陣發涼,說道:"耽擱了事情,唯你是問!"

不等侍衛跑進璽王的書房請示命令,就與他碰了個正面.蒼璽看侍衛慌慌張張的樣子,不冷不淡的問道:"出了何事?"

侍衛急忙回答道:"門口有位姓季的公子說要見您."

蒼璽眉頭微微一皺,季十七這人向來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看樣子,是除了事了.蒼璽沒理會跪在地上的侍衛,徑直朝門口走去.

季十七看到蒼璽的一瞬間,突然有種想上去打他一頓的沖動.

沒等蒼璽先問,季十七就搶先說道:"若是耽擱了傅瓷的命,兄弟沒得做."

"傅瓷怎麼了?"蒼璽問道,說著將季十七帶到一處僻靜的地方.

季十七將前因後果講了一遍後,蒼璽眉間的慍色只增不減,緊握的拳頭讓人看來只覺恐怖.

"害她的人是傅騫?"蒼璽問道.

"這只是我與瓷兒的猜測."季十七回答道.

蒼璽沉默了良久,說道:"這件事情每確定是誰干的之前,切不可魯莽行事."

季十七點了點頭,沉思片刻後,說道:"王爺能否想辦法把我送進傅府?"

蒼璽抬頭對上季十七誠懇的目光,一向玩世不恭的他能有這種神情簡直是少而又少.

"想好了?"蒼璽問了一句.他印象里的季十七,是個在深山竹林野慣了的人,這樣的性子與深宮大門,世家庭院一向無緣.此番竟然主動提出這樣的要求,看樣子傅瓷在他心中的地位實在是不可撼動.

"嗯,請王爺成全兄弟我",季十七拱手一揖.

蒼璽琢磨了片刻,倘若真的是傅騫下的手,那麼季十七去了最多就是讓敵人在傅瓷的餐飲中無從下手.至于揪出敵人,季十七恐怕沒這個本事.

想到這兒,蒼璽說道:"帶上蒼洱."

說完,不等季十七同不同意就沖著園子後面喊了一聲:"蒼洱."

蒼洱聽到蒼璽的喚現了身:"爺,您有何吩咐?"

蒼璽的語氣依舊冷淡:"隨十七去國公府,暗中保護他與傅三小姐."

"暗中?"季十七問道.

蒼璽苦笑了下,解釋道:"傅氏是太子的人,蒼洱若是明著進去,豈不是有了監視國公府之嫌?"

季十七低聲應了一聲.這些東西,他是不會去考慮的.這些東西,也不是他該考慮的.

"即刻跟我去傅家",說著也不理會伸手兩人,自顧自的直奔國公府.

國公府與璽王府同在一條街,平日里乘轎,一刻鍾的功夫也就到了.今日,蒼璽心急如焚,走的格外快些.

來到國公府門口,蒼洱上前去叩門.前幾次碰面,守門的侍衛長就認住了蒼璽的模樣,趕緊去命人稟報國公.

片刻之後,傅騫親自出門迎接蒼璽.這樣的迎接,兩人都十分不自在.蒼璽看著虛情假意;傅騫也生怕被周則的眼線看見.

來到大堂,傅騫命人上了茶,遣退了一屋子的奴仆後才問道:"璽王殿下來此為何?"

蒼璽笑了笑,"本王無事就不能來找國公拉拉家常嗎?"

傅騫抿了口茶水,笑道:"璽王殿下玩笑了."

"既然國公不認為蒼璽是來拉家常的,那本王也就不含糊了."蒼璽說完這句話後,瞥了一眼傅騫,看見傅騫面上一僵,蒼璽又說道:"國公深知本王愛慕三小姐已久,剛才聽說三小姐被人從王記布莊抬了回來,本王特地過來看看."

傅騫一愣,他沒想到傅瓷的一舉一動盡在璽王爺的掌控之中.按理說,王記布莊差不多能算作傅氏的私有財產,就連太子周則都很難插手進去.令他沒想到的是,太子做不到的事情璽王爺竟然能做到!

莫非這位璽王爺已經注意自己很久了?看樣子,自己必須重新審視這位外姓王爺了.

蒼璽看見傅騫的遲疑,給了蒼洱一個眼神,蒼洱即刻領會,說道:"今日晨起,季公子前去王記布莊買布,正巧遇見三小姐在布莊暈倒.季公子深知我家王爺愛慕三小姐,故而特地去了王府通知了我家王爺."

蒼洱解釋一通後,傅騫的面色才有幾分緩和,"老臣替阿瓷多謝王爺厚愛."

聽到傅騫這句話,蒼璽又裝出十分關切的神情,說道:"本王懇請國公允許季公子留在傅府照顧三小姐."

"這……"

還不等傅騫說完,季十七就打斷說道:"屬下自當盡全力調理三小姐的身子,請王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