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肝膽相照
g,更新快,無彈窗,!

王福生不想白白害傅瓷一條性命.他對傅瓷談不上信任,但是就是有一種出于直覺的好感.或許,這就是人的愛美之心在作祟吧!若說傅瓷的長相稱不上傾國傾城,那麼放眼承周還有幾個美人?

好感使然,王福生竟然鬼是神差的對傅瓷有了一種保護的欲望,像是丈夫對妻子也好,像是父親對女兒也好.王福生竟然真的派人去找了桂雨.

不過,緣分這東西實在是太過奇妙!

桂雨還沒到家就遇見了季十七.

季十七曾經在傅瓷身邊見過這個小丫頭,一眼就認出了她.隨後就像狗皮膏藥一樣粘著桂雨.

"你家小姐呢?"

"無可奉告!"

"我可是你家小姐的救命恩人!"

"又不是我的!"

"……"

兩人就這麼一路拌嘴,到最後,季十七竟跟著桂雨到了家門口,

"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去衙門告你尾隨!"

季十七聽見這話樂了,往前蹦了一步,挑釁說道:"你去啊!"

桂雨面前的門被打開,一個婦女拿著簸萁看著門外的人,三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還不待桂雨開口喊聲"娘",婦女就跪下開口,沖著季十七喊了一聲:"恩公."

季十七與桂雨都沒反應過來,婦女又說道:"桂雨,還不快跪下向恩公謝恩?"說著,婦女拽了一把桂雨的裙擺,"這是你父親的救命恩人!"

說到這兒,季十七才多少有些印象.去年九月,季十七去鎮子上買東西,恰巧看見一個女人被藥鋪的伙計趕了出來,嘴里還嘟囔著:"沒錢還妄想看病?沒錢就得等死!"之類的惡言惡語.

季十七向來是個劫富濟貧的,看到農家婦女受如此欺負,實在看不得,從懷里拿出了一錠銀子遞給藥鋪的伙計.

伙計一看到錢,眼都紅了,張手就要去拿,季十七倏的把手抽回來,說道:"跪下給她道歉."

伙計看著自己掩面盡掃,但周圍的看客越來越多,最終跪下向婦女認了錯.婦女感念季十七,可轉眼一想,自己的丈夫危在旦夕,又重重的給季十七磕了幾個頭求季十七賜她一錠銀子來為她丈夫看病.

季十七終究不是個能看熱鬧不插手的人,看見婦女可憐兮兮的樣子,只好送佛送到西:"我就是大夫,我隨你去."

婦女一個勁兒的感恩戴德,季十七將她扶了起來.隨她來到這間小院子,替婦女的丈夫治了傷.季十七這人看病十分有原則:窮人看病,分文不取;富人看病,定索百金.奈何他神醫的名聲在哪兒,許多富人遇到疑難雜症還是不惜重金尋他看病.

季十七就好了婦女的丈夫又分文不取,自然成了這家人的恩人.

農人少金,又無以為報.要麼就是只能以幾頓便飯作為謝禮,要麼就是跪一跪這位救命恩人.這樣的情況,這幾年來季十七實在見得不少.

桂雨一聽季十七是自己家里的救命恩人,臉騰的一下子紅了起來,跪在地上說道:"奴,奴婢,多謝季公子的救命之恩."

季十七上前攙起了地上的婦女,對著桂雨笑眯眯的說道:"現下能告訴我你家主子在何處了嗎?"

桂雨瞪了季十七一眼,撅了撅小嘴說道:"主子在王記布莊."

季十七得到了傅瓷在哪兒的消息,急忙向婦女深鞠一躬說道:"我眼下還有些事情,就不麻煩大娘與桂雨姑娘了."

"哎……"不等婦女喊完,季十七就跑著出了胡同.

季十七走後沒多久,王記布莊的伙計就來到桂雨家讓桂雨去竹林尋找季十七,說她家小姐有難,請季公子速來幫忙.

桂雨一聽她家小姐有難,也顧不上伙計後面說了什麼,問道:"我家小姐怎麼了?是誰要害她?"

伙計被桂雨這激動的情緒嚇到了,急忙說道:"我從布莊來時,你家小姐好好地站在那兒.至于誰害她,這個……不是我們能打聽的."伙計說的一臉抱歉,桂雨也就沒難為他.

看著桂雨有些出神的樣子,伙計忍不住提醒道:"煩請桂雨姑娘速速去竹林請季公子."

桂雨聽到這兒仿佛才抓住整個事情的重點:小姐被誰暗害不是她能管的,她能做的就是按照傅瓷的話去做事.

"季公子,一炷香之前就已經離開這兒去王記布莊找小姐了."桂雨回答道,想了想又說道:"煩請各位大哥等我片刻."

說罷,桂雨進了屋拜別了高堂兄長.回家機會千載難逢,但桂雨深知這機會是誰給她創造的.昔日里,她總覺得傅瓷是更看重孫大娘一些故而對她冷淡.後來,她才知道,主子不是不看重她,只是不希望把她推到風尖浪口上.這些話都是後話,也是實話.

季十七率先趕到布莊,看到門口的小厮,伙計站了一門外,急沖沖的就想往里闖卻被守門的小厮攔了下來.

季十七氣不過,就算王記布莊是皇家欽點的布莊,但也不至于這麼多人守門吧?

"在下季十七,國公傅家三小姐的朋友."季十七雖然不太喜歡當官的,但遇見這種勢力的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報出傅瓷的名號.

門外管事的人一聽來人是季十七,趕緊走上前去賠著笑臉,"傅三小姐候您已久,季公子里面請."

候他已久?

聽到這兒季十七有點想入非非,傅瓷果然是舍不下他的,竟要以王記布莊為托詞出府來與他見上一面.

然而走進內堂後,季十七的這種想法就煙消云散了.

他看見傅瓷面色鐵青的坐在太師椅上,看見季十七後使勁兒聳了聳鼻子忍住一腔委屈,說道:"過來."

季十七走到傅瓷面前,將傅瓷狠狠的摟緊懷里.這個小女孩兒,身上背負的太多!

王福生看見兩人摟摟抱抱的場面,背過身去,低聲提醒了一句:"小姐,萬事命為大,先商量對策啊."

傅瓷聽後才從季十七的懷抱里掙脫,從袖子里取出一個小藥包:"你看看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