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上面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掌櫃的由小厮帶著去了內堂,一路上眼皮都在跳不停.

好奇心驅使之下,掌櫃的忍不住問道:"發生了什麼?"

"上面來人了",小厮低聲說道.

"誰?"掌櫃的問道,

小厮搖了搖頭,極力忍耐住自己的害怕,說道:"奴才不知道,奴才正在花院子里澆水,就被人綁了.那人蒙著面,奴才看不清楚."

掌櫃的沒吱聲,看到小斯驚嚇的樣子,王掌櫃深知:這種時候問什麼都問不出來了.

"你只管帶路,天塌下來了我頂著."掌櫃的這句話無疑給小厮吃了一顆定心丸.小厮帶路的腳步加快了些,王掌櫃也加快了步伐.

這個上面來的人是誰,掌櫃的將這些年來結交的有身份的人統統數了一遭.將所有能想到的人都過了一遍之後,掌櫃的確定這兩個人要麼是國公傅家,要麼是大將軍沈家.

很快,王掌櫃就被帶到了院子里,他並沒有見到小厮口中的黑衣人.

"你先退下",王掌櫃說道.

這個節骨眼上掌櫃的不敢發火.因為這幾年,經常有神秘人來布莊讓他幫忙做什麼事情.這個神秘人一樣的遮住了臉,卻經常奉上面人的命令讓他辦許多事.

"王福生!"

被點了名的掌櫃的順著聲音去尋人,找了半天才發現蒙面人在樹上.看到蒙面人之後,掌櫃的急忙跪在了地上,高聲問道:"不知大老爺有何吩咐?"

黑衣人看見掌櫃的跪在地上叩頭就從樹上跳了下來,背對著他,問道:"今日,國公傅府的三小姐可有來到布莊"

王掌櫃又叩了一個頭,說道:"剛到不久,小人絕無怠慢."說完,掌櫃的又給蒙面人磕了個頭.

蒙面人從懷里取出一小包藥粉遞給王福生,"把這個,放到三小姐的茶點中."

王福生顫顫巍巍的接過小紙包,問道:"這里面裝的是什麼?"

蒙面人轉過身,毫不客氣的瞪了掌櫃的一眼,說道:"死人話少."

聽到這四個字,王福生又是一哆嗦,一個勁兒的磕頭.倘若土地神真的有知,估計也要被他震得不得安穩了.

蒙面人實在看不下去,遂而將聲音放得稍微柔和了一些:"你要再磕下去,磕死了,恐怕沒法再為主子盡忠了."

聽到這句話,王福生才停了下來,黑衣人打量了一眼這人.

好在,這人不算太傻,磕得不是太狠.否則,恐怕真的是事倍功半了.

看到蒙面人眉間的怒氣稍稍退卻,王福生才從地上起來,說道:"小的,這就去,這就去."

看著王福生的背影,蒙面人忍不住囑咐道:"一旦失敗,提頭來見."

王福生聽到這句話後,沒回頭.他不敢問,這位蒙面人是不是傅家的暗衛.但他確信,這包藥粉一定致命.

來到前廳,掌櫃的看見傅瓷在拿著一匹布在繡花,急忙走上去:"怎麼能讓三小姐干這種活?"

傅瓷笑了笑,"無妨,這個小丫頭說這批料子是上貢,說龍眼繡不出來,我就擅作主張幫忙繡了一下.掌櫃的看看這樣可否?"說著,傅瓷將繡好的花樣遞給掌櫃的.

王福生一看,繡工精致的這種程度的繡娘,恐怕放眼整個金陵城都找不到了,掌櫃的看的有些呆,傅瓷咳了咳掌櫃的才回過神來.

"還不趕緊給三小姐上茶?"看著侍候的下人趕忙去倒茶,意識到蒙面人的話之後,急忙阻止了一下,傅瓷見掌櫃的反應比較大,開口問道:"怎麼了?"

王福生急忙擺了擺手,"小的親自去,親自去!"說罷,王福生自個兒悶頭進了後院.

來到後院,王福生將懷里的小藥包掏出來緊緊攥在手中,猶豫再三再是加到了茶杯里.為了一家人活命,在謀害傅瓷這樁事情上,自己只能欠傅瓷一條命.

王福生緩了緩,將茶水端進大廳遞到傅瓷手邊,說道:"三小姐請喝茶."

傅瓷接過茶杯,沒有立刻喝,而是嗅了嗅繼而端著茶杯打量著掌櫃的,說道:"雨前龍井是好茶,只是……"傅瓷笑了笑,沒再說下去.

王福生一聽趕緊跪在了地上,一個勁兒的討饒.

"我與掌櫃的有話要說,煩請諸位退下."傅瓷輕聲說道,明明看著這美人眉間帶有慍色,可在這柔聲細語的厮磨之下,在場的奴仆不但沒有平日里的膽戰心驚反而覺得自在.

待人都退下後,傅瓷將王福生從地上扶起來之後,自己跪在了王福生面前,王福生沒受過主子這種待遇嚇得急忙也跪在了地上.

"求王伯伯給傅瓷指一條明路,是誰要害我?"傅瓷說道.

王福生腦門上的汗一滴一滴往下掉,看著眼前這個惹人憐愛的美人,王福生竟如何也硬不起心腸來.

然而,一想到一家老小的命還攥在自己手里,王福生還是有點猶豫不決.將王福生的一切行動都盡收眼底之後,傅瓷又給王福生磕了個頭,柔聲說道:"今日之言,天知地知."

王福生歎了口氣,擺了擺手.將手指伸到茶水里沾了沾,在桌子上寫了個大大的"傅"字.

一看到傅字,傅瓷一下子癱坐在原地.原來,這些人是他父親來明人太除掉自己的!

難怪傅騫要讓管家把他帶到布莊來,原來只是為了真讓人耳目.

"我如何能信你?"傅瓷低聲問道.

王福生沒出聲,又在桌子上畫了個傅府的令牌.看到這令牌上的小篆,傅瓷就一切都明了了.這令牌是傅騫設計的獨特符號,由小篆制成,加上了其他圖案,實在不容易分辨.

傅瓷看到這兒,又磕了個頭,"多謝王掌櫃救命之恩."

王福生卻搖了搖頭,"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今日,小的救了三小姐一命,卻不能日日救三小姐."

傅瓷點了點頭,由掌櫃的扶著站了起來,說道:"麻煩掌櫃的派人去城東北郊劉家,替我找一個叫桂雨的小丫頭,讓她趕緊去竹林請季先生季十七"

作者題外話:關于評論區問男女主角什麼時候能在一起,小編悄悄說一句,後面的躺很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