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國公夢
g,更新快,無彈窗,!

國公府剛收到傅綽約被加封為公主的消息時,幾人歡喜幾人憂.

傅騫聽到這消息時,喜不勝收.傅氏的女兒被封為公主,這是前所未有的榮耀.當然,傅騫也深知,這樣的殊榮還要歸功于他那位皇後妹妹傅鶯歌.

仇氏聽到這個消息時,明顯沒有傅騫那麼高興.傅綽約被加封為公主就意味著傅氏這個女兒,命由皇家定.

傅瓷聽後沒多大反應,這終歸不過是皇後為了讓傅綽約嫁給璽王使得一個小把戲.只要蒼璽不點頭,就是高宗下一道聖旨,傅綽約也別想進璽王府的門.

但看著仇氏待愁的面色,傅瓷還是上去安慰道:"二姐被封為公主是好事,祖母應該高興才是."

也不知傅瓷哪一句話觸及了仇氏的逆鱗,仇氏一個杯子摔到傅瓷面前,"你怕是巴不得綽約再也進不了傅府的大門吧!"

傅瓷見仇氏發了火,急忙跪下,"孫兒只是希望二姐能有好歸宿,並無別意."她要的就是仇氏發火,只有仇氏將火氣發出來,讓她這個精明的祖母覺得她就是一個毫無威脅的孩子就足夠了.

見傅瓷跪在地上後,仇氏歎了一口氣,將傅瓷攙起來,收起了剛才的脾氣,"你個小孩子懂什麼?"說罷,揮了揮手,示意傅瓷退下.

待傅瓷退下之後,仇氏又重重地歎了聲氣,說道:"二丫頭的心思在璽王身上,你這個做父親的別忘了怎麼答應的她的生母."

傅騫允諾了一聲,拱手一揖,退出了房間.

仇氏對著燃著的蠟燭發呆,她與老將軍子嗣稀薄,唯有傅鶯歌一個女兒與傅騫一個兒子.傅騫,這個唯一的兒子棄武從文,再不似老將軍當年能對百姓,對聖上,對朝廷都赤膽忠心.她本不是個會算計,能算計的人,卻因為這個兒子一次又一次的開始耍心機.先是算計傅家的將來,再是算計傅家兒孫的未來.一樁一件,都不像她仇云柔該做的事情.

天色又暗了幾分,傅騫一個人在書房看著公文.思緒卻一次又一次的被傅綽約加封的事情給擾亂.傅氏的女兒被封為公主這固然是一件可喜可賀之事,可聖上為何不肯給璽王爺與寄好公主賜婚?

傅騫倚在桌旁,揉著太陽穴.既然已經將傅青滿嫁給了太子殿下,也就說明自己已經站在了太子一派.

自己遲遲不肯下定決心助傅綽約一臂之力,無非是也看出了朝堂上的異動.雖說朝堂之上,太子一派與大皇子一派已經勢不兩立,但他明顯能感覺到,朝廷里還有一股潛在的勢力.這股勢力要麼出自蒼璽,要麼出自四皇子.璽王沒有二心還好,倘若璽王有二心,傅家與自己又該如何取舍?

更何況,太子殿下心中的人是司徒氏並非他的女兒傅青滿,難道自己真的應該載找一條後路了?

傅騫想著想著就進入了夢境.

夢里他似乎又看到了當年在斷橋上執傘而立的晉子澄.他聽過白蛇化人嫁與許仙報恩的故事,但是這只限于是一個故事.所以他一點兒也不相信,晉子澄是上天賜予他的,也不相信晉子澄的死士老天爺奪人所愛.

午夜夢回時,他又看見許多穿著奇怪的人將他團團圍住,問他打聽一個女嬰的下落.這樣的夢做久了,久到他也就分不清到底有沒有見過這些衣著奇怪的人了.

傅騫還在夢境中掙紮,窗外的隆隆雷聲劃破天際,但是卻吵不醒這個屋子的主人.夢里,傅騫看見一個看不清楚臉的女人狠狠掐住傅瓷的脖頸,傅騫怎麼拽都拽不住,那個女人急了,沖著傅騫吼道:"此刻不殺了傅瓷,日後她定會讓你萬劫不複!"

傅騫嘗試這靠近那個女人,女人的臉龐漸漸清楚,頃刻之間他看清了這個女人的面容--竟是陳氏!

傅騫看著陳氏一臉哀戚的面孔,慢慢靠近傅瓷,他看見自己的女兒一個勁兒的後退,而自己卻愈發逼近.最終,傅瓷無路可逃.自己張開了懷抱,傅瓷看著他,眼淚簌簌的落下,躲進他的懷抱里,直到傅瓷喊了一聲"爹",傅騫才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了解了傅瓷的性命.

看著傅瓷死不瞑目的眼睛,傅騫一個哆嗦,滾到了床下.

傅騫坐起身,摸索著點了蠟燭,看見窗戶外面電閃雷鳴,雷雨交加,愈發覺得剛才的一切十分真實.他記得,晉子澄殞命之前也一直看著這個女兒在笑,而他也深知這個女兒命硬的很.

先前,自己多次容忍四丫頭傅青滿加害傅瓷,並不是他更偏向誰一點.只是,相比女兒,他更愛自己的性命.

被嚇醒的傅騫沒再入睡,而是又看起了那份公文.然而,思緒卻飄到了十萬八千里之外.

傅瓷真的會讓自己萬劫不複嗎?

傅騫搖搖頭.傅府上下都知道傅家三小姐膽小如鼠,唯唯諾諾.這樣一個人,如何能害得了自己?

可是,話說回來.他這個女兒每次總能逢凶化吉,這真的只是運氣好的緣故嗎?

傅騫想了一宿,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天蒙蒙亮時,傅騫就將管家招呼了來.

管家跟了傅騫幾十年,盡管此刻睡意還在,但他明顯察覺到了傅騫情緒的不對勁兒,急忙開口問道:"老爺讓小的去辦何事?"

傅騫喝了口茶,將心中的後怕壓了壓,故作鎮靜的說道:"我昨日瞧著三小姐的衣裳有些舊了,你今日帶她去布莊挑些上好的布料做幾身衣裳."

"是",管家不相信傅騫就這麼點兒吩咐,于是站在原地沒動.見傅騫良久也沒開口,于是問道:"老爺有些心神不甯?"

傅騫搖了搖頭,回答道:"朝中瑣事罷了."

管家沒再問下去,朝廷中的事情不是他們這些小奴才能問的,遂而准備退下.

傅騫看見管家正在往門外走,突然開了口,"等等!"

管家聽見傅騫的呼聲,停住腳步,轉身問道:"老爺還有別的吩咐嗎?"

傅騫沉默了許久,才說道:"明日你講三小姐送到布莊後,替我去看看四丫頭.太子說她懷孕了,想吃酸的,你且給她挑些好的酸果子去."

管家聽到傅騫的吩咐後,樂呵呵的說道:"老爺這是急著抱外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