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佳人在側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國公收到這份請柬時本想一人前去赴宴.

然而,仇氏卻堅持說,傅瓷作為嫡女也到了該出嫁的年紀,理應學會如何料理內宅,如何處理人際關系.非得讓傅騫點頭,答應帶傅瓷去四皇子周義的婚宴.

傅騫不好違逆老母親的意思,也只能讓傅瓷跟著並且再三囑咐別給傅家惹事!

傅瓷隨著傅騫來到四皇子府邸,到處的稀奇珍寶不勝枚舉,看呆了不少官家小姐.然而,傅瓷卻沒有過多的表示,自顧自的在會客樓喝茶.

世家小姐們看著傅瓷這副神情,最終總結出來一個道理--傅三小姐不識貨!

傅瓷也懶得解釋,不過看樣子這位四皇子雖然在朝堂上很少能說得上話,但高宗對他卻是寵愛有加.這樣一位,不慕廟堂的皇子,娶了一位野心勃勃的大將軍之女.高宗的這一手棋,下的是真好.

傅瓷一點都不意外,高宗會算計自己兒女的婚事.只是,令她百思不得其解是,高宗偏偏放過了蒼璽的親事.難道真的是對蒼景王爺愧疚太深,不忍心再算計先王爺唯一的兒子?傅瓷不相信.

"三妹來得好早."

傅瓷聞聲抬頭,看見傅綽約已經站在門口.世家小姐一股腦兒的圍上去,行膝禮,"拜見寄好郡主",看見眾小姐們都前去拜見,傅瓷也站在原地向傅綽約行了個禮.在家,她是嫡出三小姐,傅綽約是庶出;在外,她是臣子之女,傅綽約是一國郡主.這些規矩,傅瓷還是曉得的.

傅綽約看見傅瓷躲在後面,撥開人群徑直向傅瓷走去,"早就聽說爹爹要帶你來四皇子的婚宴,我特地求了姑母帶我前來與你相見."

傅瓷聽後,有行了一禮,"多謝二姐記掛."

一眾小姐們看著傅綽約與傅瓷之間的親切對話,不好退下也不好接著聽,杵在那兒著實為難.

傅綽約似是剛剛想起周圍還有一幫人來一般,賠笑說道:"我倒忘了,諸位小姐們還站在這兒,我與妹妹說幾句體己話,你們各忙各兒的."

得了傅綽約這句話,這些世家小姐也就不敢再儲在這兒了,紛紛四下散去.

看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傅綽約才耳語說道:"跟我爭,不可能."

言罷,傅綽約換了一副嫵媚的笑臉踩著傅瓷的腳走了過去.傅綽約剛走,四下里的小姐們都開始對傅瓷指指點點.傅瓷依舊面上不屑的喝茶,心里卻不似先前那般甯靜.

前世里,這位長姐並沒有欺辱過自己,甚至還維護過自己.于是在這一世里,傅瓷就想當然的認為傅綽約是個好人.沒想到,諾大的承周,竟然找不出一個真心待她之人.

"在想什麼?"傅瓷的思緒被這聲低沉的詢問拉回,傅瓷循聲望去,正對上蒼璽的目光.

想到這座會客樓是只有世家大族家的小姐才能出現的地方,突然冒出個王爺來.傅瓷一下子失了態,驚呼了一聲.

蒼璽瞪了傅瓷一眼,傅瓷方意識到,四下看去,發現一屋子的小姐或瞪著傅瓷由羨慕轉為嫉妒到最後都有想走到蒼璽身邊來搭訕一二的,但很不幸的是被蒼洱統統給攔下了,或一往情深的望著蒼璽,那雙暗送秋波的雙眼,深情的都能掐出水來.

蒼璽一點兒也不關心這些小姐如何看他,直勾勾的盯著傅瓷,"四弟的府邸我不熟,你帶我出去轉轉."

傅瓷沒回答.心道:蒼璽好賴也是個王爺,對于四皇子府邸這種地界兒,怎麼也總比她傅瓷來得多吧!

諸位世家女子聽到蒼璽的相邀再看到傅瓷的猶豫,心中又是一陣嫉妒.膽兒大的甚至湊到前面對蒼璽獻媚說道:"王爺,臣女帶您去轉轉可好?"說著,衣衫還往下溜了一下.

蒼璽目光都不待轉的,說道:"本王跟傅三小姐說話,是誰都能插嘴的?去問問你爹,這個官他還做不做?"

蒼璽說這話時,語氣中捕捉不到一絲一毫的冰冷,卻一下子將人打到冰窖.那名小姐立刻梨花帶雨的跪在蒼璽面前一個勁兒的磕頭求饒,沒等蒼璽吱聲,蒼洱就十分有眼力勁兒的將這人帶了下去.

"沒聽清本王的話?"蒼璽問道.

傅瓷屈了屈膝,回答道:"臣女遵命."

蒼璽與傅瓷並行出了會客樓,來往的奴婢看到這一幕紛紛避嫌,就連朝臣看見了也選擇無視.

"你很聰明",沉默許久,蒼璽突然說道.

傅瓷不曉得蒼璽說的哪一樁事,仔細回憶了一番,想了又想才意識到蒼璽說的是那兩封書信,遂而回答道:"舉手之勞,王爺過獎."

蒼璽突然停住了腳步,轉身與傅瓷四目相對,問道:"本王好奇,那日在聖上面前你說的可是肺腑之言?"

傅瓷對任何人都有芥蒂,兩世為人,她已經學會了何謂八面玲瓏.

然而,到了蒼璽這兒,一切謊言都會被戳破.稍加猶豫後,傅瓷回答道:"臣女只求安穩."

何為安穩?"蒼璽問道.

傅瓷一雙眼睛盯著蒼璽的眸子,回答道:"相夫教子,再無紛爭."

這幾個字,蒼璽還是第一次聽到.

在朝堂上,他見過渴望安穩的人,那些人活的戰戰兢兢,生怕一點兒錯就喪命.

于是,他們開始用權勢來保護自己.似乎只有爬到權力的高峰才能洗滌自己身上的汙穢.這些人,明明貪生怕死,卻要在高宗面前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見蒼璽沉默,傅瓷索性也不出聲.直到聽到林子後面傳出來一聲女孩的聲音,蒼璽才警惕問道:"誰?"

聽到這聲質問,林子後面即刻靜了下來,蒼璽示意傅瓷站在原地別出聲,自己一個人朝林子後面走去.

"寄好郡主?"喚了一聲,面色立刻恢複平靜,冷冷開口道:"我原不知郡主是個聽牆角的."

傅綽約聽後,急忙解釋道:"王爺息怒,臣女只是恰好路過",看了傅瓷一眼後又說道,"您與阿瓷的談話,綽約保證一句都沒聽到."

傅綽約已經這麼講了,蒼璽也不好說什麼,只好說道:"郡主還是快些去會客樓好."

聽到蒼璽的逐客令,傅綽約瞪了一眼傅瓷,走了兩步又回頭問:"王爺當真對我無意?"

許是蒼璽實在厭煩了傅綽約三番五次的糾纏,竟然拉起傅瓷的手,"佳人在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