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故意為之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這句話讓周義聽來,面上一喜.高宗將周義的表情看在眼里,又問道,"那你更喜歡朕的長子周延?"

傅瓷仍舊搖了搖頭,怯生生的問道:"臣女能說實話嗎?"

高宗點了點頭,示意傅瓷接著說.

"臣女第一次入宮,就看到了做錯一點事就要挨打.臣女甯肯嫁與匹夫吃糠咽菜,也不想踏入宮門王府半步."

聽到這番話,高宗第一次正眼瞧了傅瓷,這樣的話高宗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後宮,哪個女子不為了名利,權勢而爭.這樣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出了皇後竟然還有一朵.

"起來說話",高宗說道.

傅瓷謝了恩,站了起來.不經意間朝傅綽約一瞥,她這位姐姐正怒視著她.傅綽約沒想到,蒼璽竟然會看上傅瓷,讓她最不甘心的是,傅瓷竟然拒絕了蒼璽!倘若不是高宗在自己面前,此時此刻傅綽約極可能上去扇傅瓷一巴掌.

"聖上若真的將臣女許配給璽王爺或者大殿下,臣女謹遵聖上的旨意就是."

傅瓷說這話的時候還故意撅了撅嘴,高宗看著眼前這女孩又氣又想笑.敢這樣對他說話的,出了傅鶯歌,傅家這位三小姐還是頭一個.

"朕不好做這個惡人,先將你留幾年,日後有喜歡了的盡管跟你姑母說."高宗擺了擺手,又歪頭對傅鶯歌笑著說,"你這個嫡侄女,絕非池中之物啊."

傅鶯歌笑了笑,沒搭話.讓高宗誇絕非池中之物的女子,傅瓷還是頭一個.

這場戲演到這兒還不算盡頭.周延求娶傅瓷不成,又對沈梓禾暗送秋波.原本,沈貴妃的意思是將沈梓禾許配給三子周信做夫人,卻不料軍事纏身,難以回京.既然娶不得傅瓷,就只能將沈家的兵權握在自己手里了!

高宗如何看不明白周延的小心思,周延一心盯著皇位,周則不好與手握軍權的大臣來往故而有所收斂,周義則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而蒼璽的目光,幾乎全部落在了傅瓷一個人身上.思來想去,也就只有把沈梓禾指給周義能讓他安心些.

"老四過來聽命",高宗喊道.

周義聽到高宗一聲喚,急忙走上前去跪拜在地.

"今日起,沈二小姐就是你的夫人了,好好待她."

高宗這道旨意來得突然,周義愣在當場竟忘了謝恩,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的裝出一臉高興的謝高宗的賜婚.

周義不像蒼璽一樣,有高宗的旨意,可以選一個自己中意的人來成親.自己的妻室大約只能給一位對朝廷有幫助的王侯之家的小姐.

出了中宮的花園,傅綽約攔住了蒼璽的路.

傅綽約也是個美人,此時此刻一身粉紅色的宮裝配上一張煞白的臉,倒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蒼璽看了一眼傅綽約絲毫沒有要與她交談的意思,徑直往外走,傅綽約看著蒼璽離開本能的跪地攔住.

"你找本王何事?"既然躲不掉了,蒼璽開口問道.

傅綽約跪在地上,眼淚簌簌的往下掉.蒼璽生平最討厭女人落淚,一是,不好哄;二是,他也確實不會哄.

"王爺真的喜歡我三妹?"傅綽約擦了一把眼淚,開口問道.

蒼璽想了一番,愣是想不起眼前這個人是誰,更談何喜歡她的三妹?于是,蒼璽只好開口問道:"你三妹是哪位?"

這句話如同一個晴天霹靂一樣打在傅綽約頭上,自己心心念念了五年之久的人竟然記不得自己!很快,傅綽約安慰自己道,一定是璽王公務太過繁忙,才記不得自己.可是,這句看似合理的安慰卻讓傅綽約忍不住淚修滿面.

眼瞧著璽王要走,傅綽約還是忍住了自己的小脾氣,說道:"臣女國公傅家長女傅綽約."

蒼璽把這人過了一遍,才想起傅綽約所指的三妹是傅瓷,遂而故作深思一般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多謝大姨姐關心,如果沒什麼事,蒼璽告退."說罷,也不待傅綽約反駁就徑直走開了.

蒼洱看了一眼還跪在地上的美人,暗自歎了口氣.若說沒臉沒皮這一項,他先前覺得整個承周沒人能比得過季十七,眼下看來他家王爺大抵是榮登榜首的那一位.

"爺,您真的喜歡上國公傅家的三小姐了?"蒼洱問道.

見到蒼洱這副認真的表情,蒼璽不禁起了捉弄之心,點了點頭說道:"她是比那些庸脂俗粉清秀些,也老實些."

聽到自家王爺的回答,蒼洱真想問問蒼璽是什麼時候瞎的.清秀這一點,蒼洱無可否認.可是,老實這一點是從哪兒看出來的?蒼洱可真沒覺得傅瓷是個省油的燈.

"爺,季公子腦袋讓驢踢過,他覺得傅三小姐老實沒什麼,您可是親眼見過傅三小姐那些個手段的人啊."

見蒼洱這副非得跟自己論個長短的樣子,蒼璽只好說出實情:"我對他無意,此事是故意為之."

"故意為之?"蒼洱驚呼出來,"萬一聖上真的賜婚,您真的娶個母夜叉回去?"

蒼璽扯了扯嘴角,"不好嗎?"

蒼洱自認為哪怕自己有十張嘴也說不過自家主子,也就只好悻悻閉嘴.

蒼璽自然不會告訴蒼洱自己故意提前拉住了傅瓷的手是因為看出了大皇子對她有意.

其實,有沒有意這一點,他倒是真不在意.周延的妾室哪個不是為了維系周延與朝臣的關系嫁過去的?蒼璽打心眼里不希望看到傅瓷為他人作嫁衣裳.倘若傅瓷對周延有意,自然會選擇嫁給周延;倘若無意,自己上前制止,高宗不會袖手旁觀.

只是,大皇子周信估計是自此就恨上他了.

不過,反過頭來想想.大皇子周延能與三皇子周信勾結在一起,妄圖偷襲害他,想必這二人早就將手足情誼拋之腦後了.

而今,他不過是壞了周延與國公府三小姐結成夫妻這樁事.你不情,我不願的,算不上一樁好親事,破壞了也就破壞了,更談不上"甯拆十座廟,不毀一門親"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