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班師回朝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這一去,足有兩月之余.

自讀懂了傅瓷的信件後,這位璽王爺就故意放慢了節奏.直到高宗傳來旨意命他盡快會朝,蒼璽才稍微加快了些速度.

好在,緣分這東西過于奇妙,讓蒼璽有了勸服匈奴的契機.

前些日子蒼璽實在無聊,竟開始悠閑自在的外出狩獵.不曾想,途中偶然救了一匈奴少年,一打聽方知這孩子是匈奴首領的小兒子.匈奴首領阿律耶聽屬下說自己的幺子被扣在承周的軍營里,單槍匹馬就沖到了承周的大營前.

匈奴不知朝廷派遣誰來收服他們,但蒼璽卻曉得面前的人是自己的親娘舅.

見阿律耶只身前來,蒼璽反倒放下兵器擺了一桌子酒菜宴請阿律耶.

來到酒桌上,阿律耶才不管眼前的這個人是誰,眼睛直勾勾的瞪著蒼璽說,"你這豎子,有能耐的較量一場,綁我兒子算什麼本事?"

蒼璽沖蒼洱點了點頭,示意蒼洱將昨日救回來的那小子帶到營帳里來.

"蒼璽見過舅舅",說著蒼璽恭恭敬敬的沖著阿律耶拱手作揖.

阿律耶不知道這冒出來的小子為何喊自己舅舅,仔細想了一番,試探性的問道,"你阿爹阿娘叫什麼名字?"

蒼璽依舊一副謙卑的姿態回答道,"家父蒼景,家慈阿律晴."

阿律耶一聽"阿律晴"三個字,立刻抓住了蒼璽的手,"何以證明?"

蒼璽從懷里掏出一個破舊不堪香囊,遞給阿律耶,"舅舅看看,這可是母親的手藝?"

阿律耶奪過香囊,仔細辨別了一番,喃喃自語,"白色梅花,沒錯,是她!"

匈奴一族原本生活在北方地區,因為戰亂與天災幾十年來被迫南遷.初到南方時,阿律晴時常感歎再也看不到故鄉的白梅花,于是初為首領的阿律耶為了讓妹妹少些思鄉之情,特地命人種了許多白梅花.許是氣候原因,幾年來白梅花都未曾綻放,直到移栽過來的第六年,白梅花好不容易開出了第一支,看花的人卻不在了.

彼時,阿律晴愛慕上了一位英姿颯爽的白袍小將.在族里人的反對下,阿律晴最終選擇了與這位小將軍私奔,成為了赫赫有名巾幗王妃.後來,阿律耶聽說妹妹婚後幸福,還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叫蒼璽.

然而,好景不長.一次作戰中,王爺與王妃雙雙落難,死于沙場.

這些年,阿律耶對妹妹有種說不出的情感.他多次潛入承周打探蒼璽的消息.後來,聽說承周唯一異姓王蒼景的兒子被高宗皇帝養在宮里,阿律耶這才放了心.

"阿爹",被兒子阿胡影喚了一聲的阿律耶著急忙慌的問兒子哪里受傷了.

阿胡影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被待會承周的軍營的,當知道自己被扣在承周軍營時,阿胡影死的心都有了,承周本就對他們多有克扣,如今抓住了他,豈不是更加獅子大開口.可他也沒想到,自己竟能遇到親戚!

"阿爹,璽哥哥幫我吸了蛇毒",阿胡影拉著阿律耶的衣袖說道.

聽自己兒子都說蒼璽是他的救命恩人了,阿律耶也不再懷疑蒼璽是否真的是自己的親外甥.倘若蒼璽不是,他沒有理由冒生命威脅去救一個所謂判決的兒子.

想到這兒,阿律耶拱手一禮,"多謝璽王爺救命之恩."

"舅舅上座."蒼璽還了阿律耶一禮,示意蒼洱出去.

"王爺來此是為了讓我等臣服,還是借機將我等並入承周?"阿律耶直言問道.

"舅舅此話何意?"蒼璽反問道.

"王爺應該知道,我們的底盤常年歸周信管",蒼璽點了點頭,阿律耶繼續說到,"這里面天災不斷,周信又經常對我匈奴一族燒殺搶掠,此次造反實在迫不得已."

阿律耶表明態度說道,"若是承周皇帝肯答應我們兩個條件,我即刻收兵."

聽到了自己想聽的話,蒼璽說道,"舅舅請講."

"第一,災荒之年免我一族進貢;第二,朝廷每年撥款一百萬兩白銀予我一族;第三,讓皇帝老兒無論如何給你娶個中意的媳婦,省的他們拿你婚事做籌碼."

阿律耶這三條要求,猛地一聽似乎不過分,可仔細琢磨琢磨也就顯得他有幾分老謀深算.災荒之年免了進貢,還得讓朝廷歲歲撥款?高宗會同意嗎?

"舅舅,這第二條恐怕……?"

還不等蒼璽說完,阿律耶就擺了擺手,"與其讓朝廷的大官吃吃喝喝了,倒不如給我們,拿錢換國泰民安這種事,他皇帝老兒能想明白."

蒼璽沒想到阿律耶話說的這麼直白,這不是點名了說朝廷貪腐現象嚴重嗎?

不過,連遠在邊關的阿律耶都知道這連年為了皇位之爭朝廷上上下下風氣不正,可見這也不是什麼能掩蓋得住的事情了.

"多謝舅舅了",蒼璽拱手一揖說道.

阿律耶自然知道蒼璽說的是剛才他所提及的第三條,"你救了這崽兒一命,還是我親外甥,我自然不能讓皇帝老兒拿你的親事做買賣."說著,將小兒子摟在懷里.

蒼璽還是再三謝過阿律耶,這幾年世家大族為了拉攏自己,不知將親事說了幾百回.更有甚者,竟然讓二十多歲的女兒仍待字閨中,為的是讓璽王爺看一看相思有多深.

這頓酒吃罷,阿律耶帶著小兒子回到了自己的地盤,蒼璽也有模有樣的寫了份奏折讓人快馬加鞭傳給高宗.

這一戰,他蒼璽不虧.雖沒揪出三皇子來,但至少阿律耶也暗示過倘若宮中有變,自己定會保住這個唯一的外甥.

奏折遞上去的第三天,高宗派了禮部的一位大臣來交界此事,同時讓蒼璽速速班師回朝.蒼璽沒想到,高宗竟然即刻答應了阿律耶的要求.看樣子,朝中情況應該不會非常樂觀.

高宗的聖旨除了讓禮部的人來接手這件事,還命蒼璽速速回京,讓程鉞暫領三千鐵騎.

接到這道聖旨,程鉞萬分為難,他深知自己沒有蒼璽的智慧,倘若在遇到偷襲,這三千鐵騎出了意外該如何是好?

蒼璽似乎看透了程鉞的心事,"不會再有偷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