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一切安好
g,更新快,無彈窗,!

秋分那場雨足足下了三日,整個大地被澆灌的十分透.這場及時雨,讓整個承周的農民都覺得活過來一般.

傅瓷一個人呆著傅府的涼亭中,看著雨點兒落在水面上濺起一圈圈漣漪.已經從太子府回來了十日,無論傅騫問她太子府發生過的任何事,傅瓷都是閉口不提絕不會吐露半個字.

傅瓷正對著雨點兒發呆,孫氏一聲喚將愣神的傅瓷重新拉了回來,"小姐,門外有人求見."

傅瓷隨手摘了一朵花,把玩著花瓣,問道,"何人?"

"那位公子也不肯多言,只說自己姓季."

"季?"傅瓷嘟噥了一遍,在腦子里飛快的搜尋著這個人.無論前世今生,傅瓷都覺得自己沒遇見過一個姓季的公子.

見傅瓷沒有反應,孫氏說道,"奴婢去回絕了他."

傅瓷招了招手,"請他進來."

沒過多久,傅瓷就聽見身後傳來男子說話的聲音,"三小姐好雅興,聽雨這等事情尋常人恐怕沒這耐性."

傅瓷回頭,正對上那張書生秀氣的臉,一時之間覺得這人眼熟卻想不起在哪兒見過.

看到傅瓷這種神情,這位公子就有些不爽,"在下季十七."

傅瓷還是沒想起這人到底在哪兒見過,季十七急了,說道:"就該讓你好好嘗嘗中毒的滋味,這樣三小姐也會對在下的救命之恩記得牢一些."

說到這讓,傅瓷就想起這人來了,"方才是我失禮,還望公子贖罪."

傅瓷雖說給季十七道了歉,可這時著實賴不著她.季十七被蒼璽請來的時候自己已經昏迷的不省人事了,哪兒有精神聽他的自我介紹.事後,季十七留了個藥房就竄的無影無蹤.連個尋他的地方都不留下,僅僅一面之緣而已如何能記得住這人?

季十七聽到傅瓷這話本想借機酸她一把,可想了一下,這位小白兔若是被自己嚇到了,自己豈不是不能做國公府的三女婿了?

"我倒忘了正事",季十七一拍腦袋,看了一旁陰魂不散的孫大娘又說道,"還請小姐命左右退下."

傅瓷擺了擺手,孫氏很識趣的撐傘離開了涼亭.

"公子有何事,但講無妨."傅瓷說道.

季十七從懷里掏出一個信封,兩只手指夾道傅瓷面前,"喏,你那心上人給你的."

"心上人?"傅瓷感歎了一句.

達官貴族家里的公子哥兒都知道國公府的嫡出三小姐是被太子殿下退過婚的人,哪個敢上門提親?更何況外界都傳,三小姐陰險記仇,哪個敢娶個母夜叉回家?

見傅瓷一驚,季十七解釋道,"就是那個混蛋!"

季十七說了半天還是沒說出是誰來,傅瓷也不問了,干脆拆開信件一看究竟,諾大的信紙上只有四個字.

"一切安好",傅瓷念叨出了聲,再一看落款--蒼璽.

季十七看到傅瓷嘴角有些上揚,問道,"你的情郎說什麼?"

聽到季十七這麼不正經,傅瓷急忙反駁道,"我與王爺並非季公子想的那樣."

"還不是我想的那樣?"季十七反問道,"你當日中毒,那個混蛋讓茶葉把我從竹林提溜著就出來了!"

"茶葉?"傅瓷問道.

"就是那個蒼洱."

聽到傅瓷的疑問,季十七越來越覺得傅瓷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白兔.一般人聽到璽王爺關懷自己第一反應不該是沾沾自喜嗎?

"季公子與王爺很熟?"傅瓷問道.

"熟,我救過那混蛋一命."季十七回答道,說到這兒突然覺得哪里不對,又在心里重複了一遍傅瓷的話,才找到哪兒不對,遂又說道,"那混蛋信里說什麼?"

蒼璽既然放心把信交給季十七,就說明足夠的信任.因此,傅瓷也就不隱瞞什麼.

"一切平安",傅瓷說道.

"就這些?"季十七有些難以置信,自個兒大老遠的從竹林跑到這兒來就為了傳遞這條保平安的訊息.

當時,他看見蒼洱快馬加鞭的信件時,還以為出了多麼要緊的事情.眼瞅著天下雨,藥材都沒收就朝傅府趕了過來.

"蒼璽他大爺的!"季十七忍不住罵了一聲.

傅瓷還是頭一次見有人敢對蒼璽這麼放肆,不由笑了笑.

季十七看在眼里,問道,"怎麼,聽我罵你情郎還這麼開心?"

傅瓷又重複了一遍她與蒼璽並不是季十七想象的那樣.

"大老遠傳封信就為了報個平安,還不算情郎?"

傅瓷估摸著是跟季十七扯不清楚她與蒼璽的關系了,于是也就換了個話題.

"季公子,可知道前線如何?"傅瓷問道.

這個,季十七倒是問過蒼洱,蒼洱當時叉著腰特別神奇的將蒼璽如何穩定軍心,如何抓出內奸,如何得到敵軍糧草的過程講了一遍.講到最後,還興高采烈的比劃上了.

季十七對軍營上的事情沒有興趣,挑揀著自己能記住的跟傅瓷描述了一遍.盡管季十七描述的零零散散,甚至敵我都有些沒分清楚,但憑借前世的記憶與今生這聰慧的腦子,還是將季十七提及的整個過程梳理了一遍.

看樣子,她猜測的沒錯.

偷襲蒼璽的軍隊,果然是三皇子周信的親兵!

只是,該如何將三皇子拉下馬,這個就難辦了.

忖度了一番,傅瓷還是問道,"季公子能否幫我帶封信給王爺?"

"那混蛋就知道你會寫回信,特地命茶葉在金陵逗留三日再會軍營",季十七說道.

傅瓷行了一禮,"勞煩季公子稍等片刻."

傅瓷說罷,就冒著雨跑回了北院,全然不顧季十七在後面喊著,"雨太大,我的蓑衣給你."

季十七本就不熟傅府,看著傅瓷跑了自然也要跟上去.

這一跟,竟跟著傅瓷進了北院.

傅瓷看季十七就在眼前,不好寫什麼如何提防三皇子,如何將三皇子拉下馬的話.此時此刻,這種機密的情報,決不能落入別人的手中.否則,蒼璽只有死路一條!

被季十七盯著久了,本就不知道如何下筆的傅瓷更是面上一紅,對季十七嬌滴滴的說了一聲,"你不許偷看!"

季十七拿這位祖宗沒辦法,誰讓他就是個跑腿了?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背過身去.

一刻鍾後,季十七再也忍不住,問道:"我的三小姐,你寫好了沒?"

"好了好了!"傅瓷急忙將信件裝進信封.

季十七接過信,問道,"我能看一眼嗎?就一眼!"

傅瓷反而紅著臉說,"女兒家的知心話你也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