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獻兵符
g,更新快,無彈窗,!

"周秉,去把傅青滿帶來."

周秉聽到周則這聲帶著怒氣的傳喚,在門外應了聲是便去了海棠樓.一路上,周秉都在揣測到底什麼讓一向在外人面前溫潤如玉的周則生這麼大的氣.

先前,傅青滿謀害司徒氏的事情周則不是不知道.好在,司徒氏福大命大孩子沒掉.這樣的事情,周則都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讓方氏來頂罪.如今到底是什麼事情讓周則能不顧念將這份臉面拋之不顧?

周秉來到海棠樓,傅青滿以為是周則要來這兒用午膳,興高采烈的等著周秉講明來意,卻不料周秉陰著臉說道,"太子殿下在書房,請您過去一趟."

平日里,再不濟周秉也是毫無表情的來傳達太子的意思,今日卻陰沉著臉.

"總管能否告知我一二?"傅青滿試探問道.

周秉是真想看看傅青滿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周則不能動她,說道,"奴才也不知道為何,只是聽殿下的聲音,娘娘您還是防備些為上."

雖然周秉不肯明說,可他到底是太子身邊的人,于是又笑道,"總管可否等我一刻鍾讓本宮稍作打扮?"

周秉拱手一揖,"還望娘娘速去速歸."

傅青滿頷首道謝後,便急匆匆的走進了臥房.璧鳶看見傅青滿有些失魂落魄,不由問道,"娘娘可是覺得有什麼不妥?"

傅青滿忖度了良久,直覺告訴她這是一場鴻門宴.

"把母親留給我的東西拿出來."

璧鳶急忙找來一個匣子,傅青滿肯把這塊保命符拿出來,想必事情十分嚴重.

傅青滿將匣子抱在懷里,才覺得身體有些溫度.又在椅子上愣了一時半刻後,方才說道:"咱們走吧."

傅青滿走出臥房的時候,周秉明顯注意到了璧鳶懷里抱著一個匣子.

莫非這就是太子想要的東西?周秉沒問,默默的跟在傅青滿身後.

帝王家的生存法則是明哲保身.這一點,他自小就十分認同.

到了書房,傅青滿看見周則緊皺著眉頭坐在正中央,司徒氏則是在一旁安撫著傅瓷.方才沒仔細瞧,此刻仔細看了一番,才看出傅瓷的臉上明顯有被人扇過的痕跡.

傅青滿跪著說道:"臣妾參見太子殿下,參見良娣娘娘."

周則沒讓傅青滿起來,司徒妙境也沒說話.傅青滿只好跪在地上,等著周則問她話.

書房內沉默許久,周則才開口說道,"孤要你一個解釋."

傅青滿實在不知道司徒妙境與傅瓷唱的一出什麼戲,也不敢貿然答話.思前想後,猜測到司徒妙境定是知道了昨夜太子與傅瓷的事情,讓人賞了一頓巴掌,而傅瓷面子上過不去,只好來找太子殿下,求太子殿下為她做主.

"臣妾沒管好婢子,才讓昨夜的事情傳到了良娣娘娘哪兒."

司徒妙境嘴角上揚了幾分,周則的眉頭卻擰的更緊了.

"哪個傳的謠言?"周則問道.

璧鳶膝行上前來,一個勁兒的磕頭,磕夠了才說道:"是奴婢沒管好下面的人與良媛娘娘無關,奴婢已經給那些人教訓了,求太子殿下贖罪."

周則干笑了兩聲問道,"哦?不知你是如何責罰的那些奴婢?"

"奴婢已命人將她們掌嘴二十,以儆效尤."璧鳶戰戰兢兢的說道.

周則一個茶杯摔倒傅青滿跟前,"這里面是不是還包括三小姐?"

見周則動了怒,璧鳶已經做好的忠心護主的准備.無論周則說什麼,自己一個人將所有的罪責扛下來,也算她對這個伺候多年的小姐盡忠了.

"怎麼不說話了?"周則問道.

傅青滿叩了一首說道,"臣妾沒有做過的事情,斷然不會承認."

"還要孤給你叫幾個證人來?"周則說著,沖周秉打了個手勢,周秉即刻帶上來了兩名侍女.

"你們只需要說自己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

跪在地上的小宮女從來沒見過這種架勢,說話的聲音都帶著幾分顫抖,"奴婢,今早路過佛堂,看見良媛娘娘在佛堂.三,三小姐就跪在地上.其余的,奴婢真的就不知道了!"說罷,這名小宮女一個勁兒的磕頭求饒.

周則有指了另一個宮女,"你說."

這個宮女顯得老成些,板板整整的叩了一首,說道,"奴婢今早在佛堂外當差,聽到良媛說,說……"宮女頓了頓,沒再說下去.

此時此刻,傅青滿正瞪著那名宮女.小宮女被傅瓷的氣勢嚇住了,說話就更有些支支吾吾.

"有太子殿下在,你大膽的說."司徒妙境說道.

"奴婢聽見良媛娘娘說三小姐想要飛上枝頭做鳳凰,還說三小姐就是個賤胚子,爬上太子殿下的床都髒了床."小宮女看見太子的愈發不善,又吞吞吐吐的說道,"奴婢還聽見了璧鳶姑姑打人的聲音,至于受害的是不是三小姐,奴婢就不知道了."

周則擺了擺手,示意周秉將這幾個奴婢待下去.

"太子殿下可願與臣妾單獨說幾句話?"傅青滿看到偽造的證據已經是鐵證如山,干脆不再反駁.

周則沒吱聲,傅青滿又說道,"臣妾有一物要獻給太子殿下,這里人太多,實在不方便."

聽到這兒,周則有些心動,"跟我進內室."

司徒妙境知道,這一次已經逼得傅青滿用太子所需的東西保身.此物一交出,日後傅青滿的地位就沒有昔日那麼穩固,太子也會因此厭倦了傅青滿.

想到這兒,也不枉傅家的三小姐受的那幾個巴掌.說實話,那幾個巴掌,打的確實有些用力過猛了些.可這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事,實在也怨不得她.

來到內室,傅青滿將匣子遞給周則,說道:"這里面有塊兵符,是我娘親的陪嫁之物.可掌控三千陳家軍,太子殿下可感興趣?"

周則與大臣們交易慣了,遂而問道,"條件呢?"

"第一,赦免臣妾與璧鳶;第二,待臣妾生下孩子後立臣妾為太子妃;第三,臣妾要太子殿下一份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