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名分
g,更新快,無彈窗,!

璧鳶被周秉抓住在聽牆角後,只好找了個勉勉強強的理由,說良媛娘娘請三小姐一敘.

周秉哪里是那麼好糊弄的,但考慮到璧鳶是傅青滿的人也不好發作.只好說道:"今日事,姑娘最好當作不知,否則太子殿下酒醒之後會發生什麼,奴才也未可知."

璧鳶看著周則拉著傅瓷的手,神志不清的還在說些什麼,只好將話咽回了肚子里.此時此刻,她十分想問問太子怎麼會與三小姐在一起,莫非前緣未了?

看著臉黑的周秉,璧鳶也不好多說話,只好道了聲,"是"就退出了佛堂.

回到海棠樓大殿的璧鳶十分忐忑,剛剛的所見所聞到底要不要告訴傅青滿?

傅青滿也不是個好糊弄的主兒,看到璧鳶心神不甯的樣子,問道,"佛堂那便是有毒蛇猛獸怎麼的?竟把你嚇成這樣."

璧鳶糾結了一會,還是吞吞吐吐的說了出來,"太子殿下在,在……"

"在什麼?"傅青滿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就已經想到周則有可能在佛堂,可她還是要親耳聽上一聽.

"在,在佛堂."璧鳶說完,即刻跪在了地上.

雖說傅青滿心里有了准備,但還是一哆嗦.

"他們在干什麼?"傅青滿極力忍耐的問道.

璧鳶被傅青滿這副猙獰的表情嚇得已然有些發抖,"太子殿下拉著三小姐的手在說話.",說完,璧鳶即刻把頭低下.

一股子殺氣已經蔓延到傅青滿的臉上,這種神情讓人看了生懼.寵愛,位分比不過司徒氏,她認.誰讓自己進府晚還沒有孩子傍身呢?

可她傅瓷又算個什麼東西,不過是一個被太子退婚的女人罷了.還想著太子把她抬進太子府,飛上枝頭做鳳凰?

簡直是做夢!

"說了些什麼?"傅青滿問道.

"隔得太遠,奴婢沒聽清楚."璧鳶說這話時身體抖的厲害.

傅青滿把茶杯往地下一摔,茶水濺了璧鳶一身,"廢物!"

璧鳶見傅青滿動了怒,急忙磕頭說道,"奴婢剛去就被周秉攔了下來,她還交代奴婢說今日之事最好當作不知道."

傅青滿強壓了壓怒火,親自上前去扶璧鳶,"起來吧."

璧鳶戰戰兢兢的站了起來,小聲問道:"娘娘現下要不要去找太子?"

傅青滿回到了榻上,"等明日太子殿下酒醒了再去."

周則到最後也沒吃上菜肴就已經醉的不省人事了.至于最後怎麼會去的周秉也懶得告訴周則.

第二天周則醒了個大早,還沒來得及洗漱就聽見周秉在外聲稱有事求見.

周秉進屋後拱手一揖說道,"良媛娘娘跪在門外求見太子殿下."

周則皺了皺眉,"何事?"

周秉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敢說.素日里,周則最看不慣的就是周秉這幅模樣.有事就說,說出來一起解決.這些年周秉經常跟他進宮面聖,別的沒學會,到學會了太監那一套!

"別像個女人似的磨磨唧唧."周則催促道.

周秉這才敢說了實話,"昨夜太子殿下您醉了酒,去了佛堂."

周則沒吱聲,等周秉繼續說下去.

"殿下將傅家三小姐誤認做了良娣,握著人家的手說了許多,還要與三小姐一醉方休."

周則聽到這兒心里一驚,急忙問道,"我都與她說了些什麼?"

周秉搖了搖頭,"您把奴才打發走了."

什麼?走了?

周則心里咯噔了一下,又問道,"我昨夜可曾對她干了什麼?"

周秉搖了搖頭,潛意識里周則自認為她對這個大姨姐應該什麼都沒干.

但還是極為不確定的問道,"我昨夜宿在了哪兒?"

"您的臥房."

周則一聽這話,心里的石頭才落了下去.于是,用眼神示意周秉繼續說下去.

"昨兒個晚上,良媛娘娘的貼身侍女璧鳶看見您握著三小姐的手.今兒個,良媛跪在門前求您給三小姐一個名分."

周秉這話說的小心翼翼,周則的臉也有些扭曲.

這個女人究竟想干什麼?

周則不能對傅青滿視而不見,又不好將美人冷落到一邊.只好硬著頭皮出了房門.

傅青滿一見周則哭得更加可憐,趕緊磕頭說道,"求太子殿下給姐姐一個名分!"

周則走上前去扶起了傅青滿,"孤並未將大姨姐染指,莫要哭鬧了."

傅青滿聽到周則這句話方才放了心,遂而將眼淚擦了擦,"姐姐的名聲……"

周則打斷了傅青滿,"孤會還你姐姐一個清白."

傅青滿聽完後,才想起來周則還要進宮面聖,伸手替周則整理了一下衣物,"太子要早朝,還是早些去吧."

周則握了握傅青滿的手,出了太子府.看著周則的背影,傅青滿才露出了笑容.

璧鳶十分不解主子為何會讓太子給傅瓷一個名分,倘若嫡女入府,非太子妃即是良媛,何必給自己多一個敵人?

遂而開口問道,"娘娘為何會幫三小姐說話?"

傅青滿得意的看了一眼璧鳶,反問道,"你覺得有周秉在,太子殿下會讓傅瓷爬上他的床榻?"

傅青滿這一問,已經回答了璧鳶心中所有的疑惑.

傅瓷是被太子殿下退了婚的女人,倘若周則睡了傅瓷,外人不會說傅瓷什麼,反而會說皇家拿婚姻當兒戲.甚至會說,皇家博了國公的面子.周秉不蠢,這一層傅青滿能想到周秉也一定會想到.即便周則真的對傅瓷做了什麼不堪的事情,周秉也會將這些事瞞下來.

眼下,大皇子與三皇子聯手盯著龍椅,皇上又頗為重視璽王.將太子殿下推到風口浪尖上這種蠢事,周秉斷然不會干.傅青滿這個行為,不過是在太子那里探探口實順便裝出個姐妹情深.

璧鳶想明白了這之間的關系,恭維道,"娘娘英明."

"走,我們去看看佛堂那個."

太子府邸最不缺的就是花.芍藥雖然開的妖豔,甚至比國色天香的牡丹花更加博人眼球.然而,到最後真正的百花之王必須是牡丹花.

傅青滿允許如芍藥一般的女人存在,但如果有人想成為牡丹.那傅青滿一定會讓這朵牡丹花未顯姿色先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