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兔死狐悲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日,整個太子府都被周則的怒氣震懾的異常安靜.

太子良娣吃了不乾淨的東西,腹中孩子差點送命!

周則吩咐周秉一定要找出元凶,換司徒氏一個公道,還差點送命的孩子一個公道.

方氏在房中嚇得瑟瑟發抖,她堅信傅青滿讓她送去的那一壺安胎藥里一定摻了什麼.只是,方氏不明白,既然傅青滿要害司徒氏還有自己給她作掩護,為何不下重藥將司徒妙境肚子里的孩子拿掉?

"主子,奴才周秉求見",周秉在藏嬌閣外面說道.

此時此刻,周則正在藏嬌閣陪著司徒妙境,看著她懷里這個小女人拉著他的衣襟不撒手的樣子,周則也不好拿開她的手,只好沖著門外說道:"進來."

周秉跪在地上給周則與司徒氏行了一禮後一直沒吭聲,就跪在哪兒等著周則問他.

"查得如何?"周則冷著臉問道.

周秉磕了個頭,"奴才求主子借一步說話."

司徒妙境聽到周秉這句話,從床榻上坐起,"我的孩兒差點失了,還有什麼內情是我不能只曉得!"說著,眼淚簌簌直下,滴到周則的手上.

周則輕輕拍了拍司徒妙境的背,柔聲安慰道,"我定會給你與孩兒一個公道,信我."

司徒妙境點了點頭,松開了抓住周則衣袖的手.

她與周則是患難夫妻.不信周則她還信得過何人?

周秉隨周則來到書房,周則往太師椅上一坐,"說吧,誰干的."

"奴才查過了良娣的飲食,其余的一一排查過了,唯有一碗安胎藥讓人生疑."周秉答道.

"哪個院動的手腳?"周則不相信這事跟他那些女人們沒關系.

"安胎藥是姜承徽送過去的"看到周則的眉頭擰到一起,周秉頓了頓,"奴才查過了,這藥實在海棠樓熬的."

周則問道,"海棠樓?傅氏?"

周秉點了點頭,"奴才還聽說,良媛娘娘今日去佛堂看望了住在咱們府里的那位國公府的三小姐."

周秉還想說什麼就看見一個守院子的侍衛進來稟告,"太子殿下,國公府三小姐傅瓷跪在門外求見."

周則皺了皺眉,"帶她進來",接著沖周秉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

傅瓷與周秉打了個照面,周秉就疾步退下了.

"大姨姐有何事?"傅瓷剛進門還未行禮,周則就開口問道.

傅瓷跪在地上叩了個頭,"司徒良娣娘娘喝的安胎藥是臣女送去的,惹得娘娘與小殿下身體不安,還望太子降罪."

聽到傅瓷這話,周則沒吱聲.方才周秉明明說,這安胎藥是方氏送到司徒妙境殿里.周秉的消息,至今還沒有過失誤.看樣子,這其中必有隱情.

"良媛她答應了你什麼條件?"

傅瓷抬頭看著周則,假裝面上一驚,然後吞吞吐吐說道:"沒,沒,良媛娘娘並沒有答應臣女什麼."

周則雙目緊盯傅瓷的一雙眸子,透過這雙桃花眼.周則明顯能察覺到傅瓷心中的恐懼,遂而放緩了聲音,"她能允你的,我也可以允你",說罷,從太師椅起了身親自扶起了傅瓷.

傅瓷本就天生麗質,在這一番驚嚇後更加顯得楚楚動人,"娘娘說,臣女幫她干完這一件事就能放臣女回家."

周則問道,"哪一件事?"

傅瓷怯怯的看了一眼周則,"親自來跟殿下您承認安胎藥是臣女送去給司徒娘娘的."

周則倒吸了一口氣,他實在琢磨不出傅青滿想干什麼,看著有些梨花帶雨的傅瓷周則有些不忍.倘若他的後院,全是一些像傅瓷一般有些呆笨的該多好!至少能少去很多無謂的爭斗.

"今日之事權當沒發生過,大姨姐受驚了."周則安慰道,"你且先回去吧,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若是住不慣佛堂只管跟周秉說,待我得了功夫親自送大姨姐回去."

周則把話說道這個份上,傅瓷覺得自己不枉此行了.遂而行了一禮退出了書房.

"周秉!"

周秉聽到太子這一聲喊就知道事出不好,急忙進了書房.

"把方氏帶到妙境房里."

聽到這話,周秉也只方氏是在劫難逃了.不論誰做的,方氏都是一只替罪羊.

一盞茶的功夫,周則與方氏同時進了藏嬌閣.

司徒妙境倚靠在周則懷里,看著跪在地上哭的方氏,問道:"難道是她要害我與孩兒?"

周則只點了點頭沒出聲.這一碗安胎藥經過太多人的手,一一排查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理由.實在是難以找出真凶.

為了安撫司妙境,方氏這只替罪羊的罪行是做實了.

司徒妙境看著一直跪在地上哭的方氏,心中也是一涼.

這些年她司徒妙境雖說不似先前一般純良,可待人自認為過得去,為何自己信任的人也要將魔爪伸向她的孩子.想到這兒,司徒氏的眼淚也開始往下掉.

都說皇室的孩子難將養.這話,一點兒都不錯.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周則問道.

方氏想替自己伸冤,可是倘若她說出是傅青滿指使的她,自己死後,妙荷一個沒娘疼的孩子如何能平安的生存下去?

想到這兒,方氏心一橫,含淚說道,"一切都是臣妾所為,臣妾自知罪孽深重,求太子與良娣娘娘能答應臣妾一件事!"說罷,重重的磕了個頭.

"你說",周則為司徒氏擦拭著眼淚說道.

"臣妾請求太子能念在妙荷郡主年幼的份上讓良娣娘娘撫養妙其長大成人."

聞此一言,周則與司徒氏都是一驚.

"你可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司徒氏問道.

方氏搖了搖頭,"臣妾去後,還望娘娘能善待妙荷.待妙荷成人之後,臣妾不求妙荷能嫁的多麼風光,只求能隨心所願."說罷,方氏跑出了門.

一刻鍾後,周秉來報,說方承徽投井自盡了.

方氏被打撈上來的時候,傅青滿也在場.

看著方氏的下場,傅青滿心頭一陣酸楚.方氏還有個女兒傍身,如今卻也落得下場慘烈.自己若無子嗣,日後該如何生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