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藏嬌閣
g,更新快,無彈窗,!

一連十日,太子夜夜宿在海棠樓,傅青滿成了周則的手中寶.

有了周則的寵愛,傅青滿自然沒心思折磨傅瓷.但她心里十分明白,這筆賬不能就這麼算了.

晨起伺候太子更衣後,傅青滿由璧鳶陪著去給司徒氏請安.太子府沒有正妃,一切事物皆交給司徒妙境打理.眼下,司徒妙境有孕在身,封妃稱得上指日可待.

來到司徒氏的藏嬌閣,傅青滿心中就莫名窩火.

藏嬌閣,金屋藏嬌.

傅青滿盯著那塊門匾駐足了許久,想了很多,歸結到一個點上就是決不能讓司徒妙境生下皇孫!

"良媛娘娘起得好早"說話的人是伺候太子的老人姜承徽,姜媃.

聽到這聲喚,傅青滿方才轉身看了這人.

姜承徽又說道,"姐姐可是在羨慕這'藏嬌閣’?"

見傅青滿不語,姜媃掩面一笑,"早年良娣娘娘初入太子府,太子爺親手寫了'藏嬌閣’這三個大字,找木匠做成了匾.妹妹讀書少,姐姐您猜太子爺會不水是想演一出'金屋藏嬌’?"

傅青滿心中對這三個字本就不滿,姜媃又給她講了這三個字的淵源.心中自然是不爽,但面上還得裝出一副能容人的雅量.

"太子爺的心思不是我等能猜的,姜承徽也該慎言才是."傅青滿說道.

見傅青滿動了氣,姜媃假意拍了一下自己的嘴,"你瞧妹妹這張嘴,還望姐姐見諒."

正說著,司徒妙境身邊的宮女晴絡走了出來,"兩位娘娘久等了,我家娘娘請二位進去."

晴絡說完後,傅青滿就帶著璧鳶進去,絲毫不管身後額姜氏.

坐在藏嬌閣的大殿里,傅青滿才發現這個大殿里真是藏著不少寶貝.看樣子,太子爺對這位美人下了一番心思.這也就讓傅青滿更加堅信決不能讓司徒氏生下皇孫.

司徒氏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一個多月的身孕並未讓這位美人更加豐腴,反而清瘦了不少.薄施粉黛讓司徒氏眼下的烏青多少淡了些.

想必,太子十日專寵.饒她是一府暫時的主母也坐不住.

"臣妾給良媛娘娘請安."傅青滿福了福身子,姜氏則跪在了地上.

司徒妙境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人,並為多言,只命晴絡賜座上茶.

傅青滿環視了一圈,開口道:"怎麼不見方承徽?"

"方妹妹病了",司徒妙境答道.

傅青滿不屑的笑了一聲,"那日後臣妾也稱病是不是也能不來向娘娘請安?"

司徒妙境面上一僵,卻還是柔和的開口說道:"良媛妹妹不提本宮倒忘了,太子說本宮懷有身孕十分辛苦,實在不宜過多勞累,早晨這頓請安,諸位妹妹就免了吧."

傅青滿還想說什麼,司徒妙境就搶先開了口,"本宮有些乏了,兩位妹妹退下吧."

司徒氏下了逐客令,傅青滿也不好多呆,行了個禮就退出了藏金閣.

方才傅青滿所提及的方氏本是司徒妙境的陪嫁.司徒氏不知為何將方氏獻給了太子,太子要了這個女人的身子.

好在,方氏的肚子也十分爭氣.單單一夜就懷了孕,司徒氏親自照拂,府里自然沒人敢動手腳.十個月後,方氏生下了一個女兒.百歲宴上,皇帝親自賜了名,封為妙荷郡主.

太子雖然看不太上方氏,卻對這個女兒十分喜愛.母憑子貴,也就封了這個卑賤的奴婢為承徽.

傅青滿回到了海棠樓,親自到小廚房為司徒氏熬了安胎藥.

"璧鳶,讓方氏女派人為良媛娘娘送過去."

璧鳶接過了藥壺,為難的看了一眼傅青滿."娘娘……這?"

"放心吧,她會聽話的",傅青滿安慰道.

方氏女生性膽小,前幾日傅青滿威脅她若是不肯聽話就稟告了太子將她的女兒帶到海棠樓撫養.方氏一聽便跪在地上求饒,她深知傅青滿這幾日備受周則寵愛.違逆了傅青滿,妙荷極有可能被接到海棠樓撫養.

傅青滿這步棋走的可謂甚好,方氏送去的安胎藥,司徒妙境信得過.而自己只是熬了一壺安胎藥,這中間經過了多少人的手.倘若事發,也不可能查到她頭上.更何況,她還留有一手.

"走,陪我去後院佛堂看看姐姐."傅青滿說道.

璧鳶十分疑惑的跟了上去,朝著佛堂的方向走去.

這幾日傅青滿將所有的是一個人扛著,也不肯跟她講.她知曉剛才那壺安胎藥里放了墮胎的藥,卻還得按照傅青滿的吩咐將湯藥送去白白害了一條未出世的小生命.可是,一想到司徒氏生下麟兒,傅青滿在這太子府的地位就一落千丈後,璧鳶還是咬著牙差人送了去.

太子不信佛,因此佛堂從來沒人居住.傅青滿給傅瓷選的這個住所,倒是真花了一番心思.從前孫大娘只覺得北院的擺設太過簡單,實在不像是嫡女住的地兒.可來到佛堂後,若是北院用"簡單"二字形容,那麼佛堂也只能用"荒蕪"二字來形容了.

到了佛堂前,傅青滿看著傅瓷正在抄誦佛經.這樣清苦的日子,竟讓她過得如此安逸,傅青滿心中又升起些許妒忌.

"姐姐好雅興",傅青滿笑道.

看見傅青滿站在眼前,傅瓷才放下了手中的筆,"臣女見過良媛娘娘."

傅青滿一心想讓傅瓷跪在地上自稱奴婢,可那日太子囑托道好好照顧傅瓷,萬莫落人口實後,傅青滿對傅瓷的態度也就寬和了不少.

傅青滿也沒讓傅瓷起身,問道:"姐姐想不想回家?"

"臣女來太子府也有十多日,自然有些想念祖母,父親."傅瓷答道.

傅青滿喝了一口孫大娘送來的茶,"姐姐若是肯幫本宮一件事,本宮就放姐姐出去,如何?"

傅青滿開出了條件,傅瓷沒有推辭的余地,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說道:"但憑娘娘吩咐."

"本宮要你去太子面前親自承認,給司徒良媛的那壺藥是你送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