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退婚真相
g,更新快,無彈窗,!

"喲,這不是三小姐嗎?"傅青滿循聲望去,只見周則的貼身奴才周秉站在門外.

傅瓷見過周秉,知曉他是周則身邊的人,遂而點了點頭.

"您站在這兒干嘛呀,趕緊進去."

傅瓷怯怯的望了一眼傅青滿,剛想開口就被傅青滿打斷.

"三姐姐這是與我玩笑呢!"說著,傅青滿凌厲的眼神掃過傅瓷,示意她最好閉嘴.

周秉將這一切看在眼里,扯了扯嘴角.沖傅瓷行了一禮後,走上前站在了傅青滿面前,"太子爺讓奴才來傳個話,說今晚到海棠樓來用膳,還望娘娘提前准備著."

傅青滿從美人榻上起了身,抓了一把金瓜子送到周秉手邊,"勞煩您了,青滿初入太子府還望您能多多幫襯著."

這幾年,周秉跟著周則什麼好東西沒見過?但還是十分禮貌的收下了傅青滿的賞賜,"多謝娘娘,奴才定當萬死不辭."

傅青滿掩面笑了一聲,"那就勞煩公公告訴太子爺,妾身候著太子."

周秉點了點頭,拱手一揖退了下去.

待周秉走後,傅青滿立刻吩咐道,"都出儲在這兒干什麼?還不趕緊去准備餐食."一干奴才告退後,傅青滿又沖著璧鳶喚道,"來替本宮梳妝."

璧鳶看了一眼傅瓷,"三小姐怎麼辦?"

"給她僻出個住所來,帶下去",傅青滿笑道.

璧鳶聽後,沖傅瓷喊道,"還不快來給娘娘謝恩?"

既然選擇了扮豬吃虎,又是在人家的地盤,受一時折辱是在所難免的,"臣女謝過良媛娘娘."

傅青滿笑了笑,"看樣子你還是沒學會在本宮面前該如何自稱."傅瓷怯怯的看著傅青滿,傅青滿站起身走到傅瓷面前,耳語道:"你當在這兒你還是嫡小姐?"繼而笑道,"姐姐暫且安心住到後院的佛堂."

"臣女謝良媛娘娘."傅瓷謝恩後扶起孫氏由一位婢子帶著去了後院的佛堂.

周秉見傅瓷被人帶去了後院的佛堂才回了太子身邊.

"怎麼樣?"

周秉跪著回答道,"良媛確實與三小姐不睦."

周則笑了笑,"哦?你且說說."

周秉抬頭回答道,"奴才去時,良媛正在懲罰三小姐身邊的婢子,還讓三小姐自稱'奴婢’跪著給良媛奉茶."

看周則皺了皺眉頭,周秉又說道,"奴才及時進去制止了."見周則沒反應,周秉接著說道,"奴才在海棠樓暗處待了一段時間,這位三小姐被良媛安排到了後院的佛堂小住."

有意思.周則笑了笑.

"下去吧,盯緊了海棠樓."周則吩咐道.

周秉沒起身,反而拱手問道,"太子為何要娶傅氏庶女進門,還待之以良媛的位子?"

周則虎著臉,"什麼時候爺的事情要向你稟告了?"

周秉忙叩了一首,"屬下不敢,屬下告退."

周秉走後,周則才又拿起了兵書,卻沒有心思再看.周秉的話一直在他腦子里打轉,他問的這個問題一定也是經過了深思熟慮.

傅氏嫡女娶過來,隔岸觀火的傅國公一定會站在他這邊,有了這座靠山,日後在朝堂上行事自然會容易些.只是,前段時間他暗中調查了傅氏一家.他發現傅騫的二夫人是將門之後,當年出嫁時陳老將軍拿了三千陳家軍作為陪嫁.

周則不會完全把賭注押在傅青滿一個人身上,畢竟陳氏還有自小養在宮中的一女.倘若陳氏不肯把兵符給傅青滿做陪嫁,大不了就把傅綽約一並娶進門做正妃.

只是,前些日子他的眼線告訴他,傅青滿毒害嫡姐,陳夫人害了傅騫的新歡.倘若陳氏是個聰明的主兒,還想讓傅騫多多幫襯傅青滿,自然會把兵符作為陪嫁.如此一來,兵符是他周則的,傅騫這座靠山也是他周則的.

三千兵馬算不得多,但這幾年暗中積攢的鐵騎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若是能加上這三千,少說也有一萬之數.萬一三皇子真有謀逆之心,周則也不至于手中完全沒有兵馬.

想到這兒,周則臉上露出了笑容.想著自己再過九個月就能做父親,周則心里又是一甜.

到了傍晚時分,周則去了傅青滿的海棠樓.傅青滿一早就侯在院子大門外等著周則.兩個人攜手進了大殿,遠遠的望著背影,倒真有幾分琴瑟和鳴的味道.

進了大殿,周則招了招手,讓跟隨的奴才統統退下.

"愛妃今日都准備了什麼菜?"說著,周則將傅青滿一把撈在懷里.

"臣妾今日讓人備下了金銀鴿肉,晶玉海棠,蘿蔔桂魚,蓮子膳粥還親自做了鳳凰展翅",傅青滿依偎在周則懷里笑著說道,"太子可要給臣妾面子好好嘗嘗這道'鳳凰展翅’"

"辛苦美人了",周則在傅青滿額頭上落了一吻.

傅青滿的意思他豈能不知?

鳳凰是百鳥之王.飲食自然,自歌自舞,見則天下安甯,是個有祥瑞之兆的鳥.只是,除了這一層意思意外,人們常把皇後之位比成鳳位.

看樣子,傅青滿的野心不小.

傅青滿雙手攀向周則的脖頸,"太子以後能日日陪臣妾用晚膳嗎?"

周則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休得任性."

傅青滿見太子放下了筷子,對剛才說的話有些懊悔,"臣妾知錯."

周則這一聲自然是來嚇唬傅青滿的,他哪里舍得對這位嬌滴滴的美人生氣.見傅青滿認了錯,周則重新拾起了筷子,喂了傅青滿一口鴿肉,"我是太子,自然會忙些,你且莫要多想."

傅青滿點了點頭,周則又問道,"大姨姐你如何安排的?"

聽到周則提起傅瓷,傅青滿臉上稍有不悅,但這種神情很快就一掃而光,"嫡姐喜歡吃齋念佛,臣妾就將她安排在了佛堂."

安排到佛堂倒是句實話,但吃齋信佛這一點恐怕就不是實情了.官家的女兒,大多數心比天高,怎肯信佛認命?

信佛只是個幌子,是個來為女人披上一件"為人善良"外衣的幌子!

周則沒有說破,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說道:"莫虧待了,讓人說我太子府待客不周."

作者題外話:昨天出門在外沒來得及更新,今天補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