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下馬威
g,更新快,無彈窗,!

"臣妾有了身孕就不便向三小姐行禮了,還望三小姐贖罪",司徒妙境頷首說道.

傅瓷面上不但沒惱反而還露出了笑意,行了個跪禮,說道:"臣女恭賀娘娘."

司徒妙境對傅瓷這種臣服的態度甚是滿意.曾經的太子妃又如何,現在還不是如同卑賤的奴婢一般跪在她腳下.

司徒妙境用余光打量了一眼傅青滿,盡管這個女人在笑,但心里一定很苦吧?

"三小姐快快請起",說著就要伸手扶傅瓷,傅瓷很巧妙的躲過了司徒妙境伸出的手,她可不願意跟這府里的任何一人扯上瓜葛.

看見傅瓷這樣處處小心,傅青滿覺得剛才自己的那一舉動實在是有些愚不可及.她竟然會指望一只從不張口的狗去咬人,實在可笑.想到這兒,傅青滿也只好輕咳一聲,"恭喜良娣姐姐,臣妾就帶著嫡姐先回海棠樓了."

司徒妙境點了點頭,傅青滿理都不行的朝海棠樓的方向走了去.

一路上,傅青滿的臉色鐵青.這個女人竟然比她先懷孕了!

太子府眼下沒有正妃,只有一位良娣,一位良媛,兩位承徽.倘若是那兩個賤人懷孕還好說,已經不得寵的人,即便生下了大皇孫也不足為患.

可眼下懷孕的竟然是司徒妙境--太子府唯一的良娣!

這就讓傅青滿十分不滿了,上天垂愛讓她有了一門中意的婚事,為何不再次垂憐讓她有個兒子傍身?

想到這兒,傅青滿只覺得蒼天不公,一根精心保養的指甲也折斷了一半,讓人看著甚是嚇人.

"怎麼回來的如此晚?"傅青滿正想著,抬頭忽然看見周則在海棠樓門前站著.

傅青滿一愣,行禮都忘了.還是傅瓷等人先跪下,傅青滿才想起眼前這人不只是她的丈夫,還是未來的一國之皇,遂而急忙行禮.

出于好奇傅青滿還是問道,"太子怎會在此?"

周則伸手扶起了傅青滿,"來看看我的美人."

太子能贏得許多大臣尊重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幾乎不再人前稱自己為"本宮",這種隨和讓大臣們覺得太子爺沒架子,不拘小節,也就願意為之赴湯蹈火.

可眼下,傅青滿卻當太子這一聲"我"是真的把她當成手中寶,竟然有些感動.

傅青滿不答話,周則才看向身後的一眾人,見傅瓷也在其中,開口道:"你講三小姐帶來了?"

傅青滿跪在周則面前,"臣妾實在是想家,才斗膽將嫡姐請進了府,還望太子見諒."

周則自然是懶得管這些事,"你若喜歡就讓三小姐在這兒住一陣子."

傅青滿只當周則是浪子回頭,傅瓷卻在心里嘲笑傅青滿的愚蠢.

若不是直到傅青滿手上有三千軍,周則又何必如此和顏悅色的與她講話.

只是,陷在愛情里的女人非瘋即傻.

"我還有些公文沒看,就不陪你們姐妹倆了."太子又捏了捏傅青滿的小臉蛋,柔聲說道,"晚上來看你."

聽到這話,傅青滿一時之間竟有些反應不過來,太子這是要臨行她?

直到璧鳶在傅青滿身後,拽了拽傅青滿的衣角,傅青滿才沖著已經走到院子外的周則喊了一聲,"臣妾等著您."

看著周則的背影徹底消失,傅青滿才進了海棠樓,囑咐了璧鳶給傅瓷辟一處住所.

剛進海棠樓的大殿,傅青滿就看著傅瓷說道,"本宮口渴了."

璧鳶剛要奉上涼好的茶水,傅青滿擺了擺手,"讓她來",順著傅青滿纖纖玉指的方向看去,璧鳶走到傅瓷身邊,遞上茶水,笑著說道:"勞煩三小姐了."

孫大娘看著傅青滿受如此折辱,實在不忍.倒不是說她多麼忠心于傅瓷這個主子,而是此時此刻既然進了太子府,她與傅瓷就是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想到這兒,孫大娘先一步接過了璧鳶手中的茶水,"還是奴婢來侍奉良媛娘娘吧,娘娘小時候可是最喜歡奴婢伺候的."

看著這個吃里扒外的奴才為傅瓷解圍,傅青滿隨手捏了個杯子扔到了孫大娘腳邊,"本宮跟你主子說話還輪不到你這賤婢來插嘴."接著笑著說道,"璧鳶,奴才以卑犯尊該如何處置?"

璧鳶笑道:"回娘娘,輕者掌嘴二十;重者,杖斃."

聽到這話,孫大娘趕緊磕頭,"求娘娘饒過奴婢!奴婢知錯,奴婢知錯!"

傅青滿側躺在美人榻上,優雅的揮了揮手,"那就勞煩孫大娘自己掌嘴二十吧."看見孫氏詫異的表情,傅青滿又說道,"打輕了,打悶了都不算,璧鳶你給我數著."

傅瓷正要開口求情,傅青滿又說,"求情者,與之同罪!"

傅瓷聞言閉了嘴,大殿上只聽見孫氏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自己臉上,傅瓷只覺得這巴掌如同打在自己臉上一般.

啪--

最後一下清脆的巴掌拍在臉上後再次留下五個手指印,繼而殿里一片寂靜.

一直閉目好似在聽一場演奏的傅青滿睜開了眼睛,問道:"怎麼停了?"

璧鳶畢恭畢敬的回答道:"回主子,夠二十下了."

傅青滿放眼朝孫氏的臉上看去,屈辱的淚水和上緋紅帶腫的臉面,嘴角還滲出了血跡,十分滿意道,"沒能喝茶看到這一幕實在可惜了."

璧鳶聽此言,將茶水送到了傅瓷手里,"三小姐,請吧?"

傅瓷自然知道何為明哲保身,于是放下顏面跪在地上膝行到傅青滿面前,"臣女為良媛娘娘奉茶."

傅青滿看著傅瓷如此下賤的模樣,不由笑出了聲,"璧鳶你教教她該如何奉茶."

璧鳶得意一笑,折辱傅瓷這事,她十分樂意.于是端著茶水走到殿門口跪下,一步一步膝行走到傅青滿面前,說道,"奴婢傅瓷為太子良媛娘娘奉茶."

"姐姐可看清楚了?"傅青滿勾唇一笑,"倘若看會了就按照剛才璧鳶的樣子為本宮奉上一杯茶."

淚在傅瓷的眼眶中轉了幾遭還是沒淌下來,她看了一眼沖她輕微搖頭的孫氏,奪過璧鳶手中的茶水走到了大殿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