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請君入甕
g,更新快,無彈窗,!

女兒回門,照理該吃在闔府年紀最大的人哪兒吃頓午飯.盡管仇氏不太待見這個不知禮數的孫女,但還是命香羅招呼了廚房,准備了一大桌子菜.

"良媛娘娘肯回府陪我這個老太婆吃飯實在是我的榮幸啊",仇氏這話一出口,傅青滿的臉色便不大好.但自知先去了陳氏的房間是對這個承周人人景仰的仇氏不敬,也只好跪地認錯.

"孫兒一時思母心切,還望祖母贖罪."

仇氏不能跟這個黃毛丫頭一般見識,也只能見好就收的說,"起來吧."

見傅青滿認了錯,傅騫才開口道,"太子待你可好?"

傅青滿露出了初嫁娘的嬌態,"太子對本宮很好,還請爹爹放心."

傅青滿這樣的說辭,傅騫雖說不信,但也不好明問.

傅綽約倒是按耐不住了,"太子為何不與你一同回來?"

為什麼?

其實傅青滿也不知道.

昨夜太子壓根沒睡著她房中,今兒個一大早讓璧鳶去請太子與她一同回門,府里管事的人說太子爺一大早就與司徒良娣去了司徒府.

她也很想當面問問太子自己哪兒比不上司徒氏,但礙于位分低人一等也只能作罷.

思索了一番,傅青滿還是決定不說出自己眼下的境況,免得讓傅瓷笑話,也讓自己成了別人酒後茶余的話柄.

"太子爺公務繁忙,一大早就被聖上召進了宮,實在無暇分身."

聽著傅青滿的解釋,傅騫方才舒了一口氣,"娘娘也要多多體諒太子."

"這個自然",傅青滿說罷後,站起身來向仇氏行了一禮,"孫兒有個不情之請,還望祖母成全."

仇氏不是隨便應允別人什麼要求的人,說道:"你且先說說是什麼事,能答應了祖母自然應允."

傅青滿福了福身子,"孫兒這樁婚事,是撿了三姐姐的便宜.孫兒想讓三姐姐與我一同去太子府小住幾日,以彌補我這個做妹妹的愧疚."

這話一出口,傅瓷差點一口湯噴在傅青滿臉上.

甯肯相信這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傅青滿這張嘴!

她心中有愧?怎麼會?

"這事還需你爹爹與阿瓷點頭",仇氏說道.

傅青滿眼巴巴的望向傅騫,不等傅騫開口,傅瓷就搶先說道,"不勞煩娘娘了,這本就是娘娘福澤深厚,與我委實沒什麼關系."

傅瓷這話說的有理,但傅青滿卻絲毫不理會,殺親之仇,此生不忘!

"姐姐莫不是還在怪妹妹搶了你的姻緣?"

傅瓷忙起了身,拱手一揖,"不敢."

屋里的氛圍一時尷尬,傅騫清了清嗓子開了口,"既然娘娘抬舉你,你便跟著娘娘去吧,莫給娘娘惹了禍."

"爹--",情急之下傅瓷喚了傅騫一聲.

想來也是好笑,自己為什麼會喚這個前世對她挖心拆骨的男人為爹.

"為父既然說了,你便去,莫惹了娘娘不高興."

傅騫的話向來是不能違逆的,傅瓷即便心里多麼不情願也只能點頭應下.

"孩兒遵命."

聽到傅瓷這句話,傅青滿臉上方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這頓飯,傅瓷吃的很是不歡.

傅青滿自小就與她不睦,傅瓷絕不相信傅青滿將她帶進府是想彌補她!但是傅騫護著傅青滿,自己還能如何?

黃昏時分,傅青滿的轎子啟程了,傅瓷與孫大娘坐在一頂小轎子里跟傅青滿一起回了太子府.

傅青滿走了沒多久傅綽約也向仇氏與傅騫請了辭.已經出來十幾日,再不回去恐怕皇後傅鶯歌該惱了.

仇氏眼見著這三個孫女就這麼出了傅府的門,頓覺淒涼.

都說嫁出去的閨女是潑出去的水,她這一生只有一兒一女.女兒嫁給了當今天子,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受承周子民景仰的皇後,兒子位比三公,成為一朝國公.這種淒涼感,她先前從未有過.

果然是人老了,愁思也多了.

一炷香的功夫,傅青滿的儀仗就回了太子府.

傅青滿率先下了轎,走到傅瓷的轎子跟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還請嫡姐下轎."

這架勢,跟隨的侍衛奴才都嚇了一跳,素問良媛娘娘心比天高,怎麼就這麼容易對人屈膝了?

傅瓷吸了一口氣,由孫大娘扶著下轎.這次他故意沒帶桂雨來,此行有多麼凶險,傅瓷心里有數,她已然對不起杏散腹中的孩子,何苦又害了桂雨這個小丫頭.

出了轎子,看見傅青滿還保持著恭恭敬敬的半蹲姿態,傅瓷急忙跪了下來,"良媛娘娘折煞臣女了."

傅青滿扶起傅瓷,與傅瓷一同進了宅院.

傅青滿這一出戲做的可真足,叫外人以為她多麼看重嫡庶尊卑,多麼識得規矩禮儀.可是即便如此,她這個名義上太子的女人,也不該給她行禮的.

讓傅青滿做這一舉動的目的只有一個--折辱傅瓷.

倘若傅瓷大搖大擺的從轎子里走了出來,對這位太子良媛的行禮視而不見.那麼恐怕,以卑犯尊這條,那就吃定了!

好在傅瓷也不是那種拉不下顏面的人.

受她一禮還她一跪,雖讓她這個嫡女有些失了面子,但總比讓傅青滿抓著她的把柄隨時能向太子告她一狀好得多.

走了幾步,傅青滿突然停下.有些出神的傅瓷立刻回了神,跟著傅青滿停了下來.

只見傅青滿不亢不卑的走上前了一步,"見過良娣姐姐."

傅青滿這一拜,傅瓷立刻明白了眼前這人是太子爺唯一的良娣--司徒妙境.

傅瓷正要上前行禮,卻被傅青滿一把拉住,"想必良娣姐姐還不知道這位是誰吧?",傅青滿看了一眼傅瓷,"這就是妹妹的嫡姐,國公府的三小姐!"

傅青滿這話看似是在介紹傅瓷的身份,實則是想告訴司徒妙境眼前這人是曾經被聖上欽點的太子妃!位分在她之上的太子妃!

司徒妙境自然能聽出傅青滿的言外之意.

只是,整個承周雖然都知道聖上為太子爺聘下了傅家的千金嫡女為太子妃.但是,整個承周也知道,太子拋棄了這位未過門的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