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嫡女謀(1)
g,更新快,無彈窗,!

孫大娘的回答讓傅綽約挑不出錯來,也就只好作罷,道了一句,"先去探望祖母吧."

來到南院,仇氏一直拉著傅綽約的手噓寒問暖.從起居飲食到婚姻大事,仇氏無一不過問.

這一問竟是兩個時辰,太陽到了南面,香羅才笑眯眯的提醒著仇氏到了用餐的點.

仇氏的病仍舊沒有好轉,喝不得酒,傅綽約也就以茶代酒的敬仇氏.一兩杯茶水下肚,眼淚竟也淌了下來.

看著寶貝孫女落了淚,仇氏急忙詢問是不是在皇宮里受了什麼委屈.

傅綽約擦了擦眼淚,將傅青滿與陳氏被禁足的事講給了仇氏.傅綽約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父親把母親與妹妹放出來,自然添油加醋了一番,挑著撿著說別人的不是,將傅青滿與陳氏與這些事的關系撇的遠遠的.

老夫人動了怒,她倒不是氣傅青滿與陳氏的惡行,而是氣傅騫.

出了這檔子事,傅騫竟然對她只字不提.若不是久居深宮的孫女回來探她,自己恐怕還被蒙在鼓里!

仇氏拍了一聲桌子,嚇得傅綽約與傅青滿還有滿屋子的奴才都跪在了地上.

"阿瓷,你知道這件事嗎?"仇氏開口問道.

傅瓷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我向來不喜歡人吞吞吐吐",仇氏又道.

傅瓷叩了個頭,"回祖母,孫兒知曉並且舍身其中."

方才仇氏看到傅瓷吞吞吐吐的樣子,便知道,這件事情,傅瓷定然是只曉得.

"你且說說."

仇氏下了命令,傅瓷只好一五一十將這幾天的事情講給仇氏聽.傅瓷講的沒有傅綽約說的那般誇張.她知道,在仇氏面前耍小聰明無異于以卵擊石.

傅瓷講述完後,仇氏與傅綽約都變了臉色.

仇氏親自扶起了傅瓷,"好孩子,這樁事情讓你受委屈了."

傅瓷搖了搖頭,又向仇氏施了一禮,"孫兒認為,大哥即將娶妻,四妹妹也即將出嫁,此時囚禁了二娘未免惹得大家都不痛快."

仇氏聽出了傅瓷在給陳氏母女台階下,正合了她的心意,說道,"好孩子,你想說什麼接著說下去."

"孫兒想,父親若能將二娘與四妹妹放出來是最好的."

傅綽約沒想到傅瓷會為她們母女求情,面上一喜,"多謝嫡妹寬宏大量,我定好好教育青滿."

聽完傅瓷講了前因後果,傅綽約不是不知道真正想害傅瓷的人並非那個婢女而是傅青滿.心知肚明的事,不必打啞語.

"姐姐言重了",傅瓷笑道.

這頓飯吃的仇氏一肚子火兒,傅綽約也是膽戰心驚,只有傅瓷賺了個好名聲還使事情按照她的預想進行下去.

過了午時,到了仇氏午睡的時候,香羅借著這個由頭下了道逐客令.

傅瓷心知仇氏與傅綽約有話要說,自己便尋了個由頭離開了南院.

孫大娘跟在傅瓷身後,一臉不悅,"主子為何替陳氏母女說話?"

傅瓷抿唇笑了笑,"傅青滿是太子的人,爹爹不會動她,但陳氏沒這個資本."

孫大娘沒敢直視傅瓷,她深刻的感覺到了眼前的這個人再也不是先前那個任人欺凌的三小姐了.

"爹爹禁了陳氏的足,卻沒說不能去看她.大娘若得了空,知會三房,四房一聲."

傅瓷說到這兒,孫大娘也露出了笑容,"老奴明白."

陳氏心氣兒這麼高的人,傅瓷不信她能三番四次的受了三房,四房的羞辱.

"五姨娘的肚子可有動靜了?"傅瓷這話題轉的生硬,卻正和了孫大娘的心思.

"回主子,還沒有."

傅瓷皺了皺眉,孫大娘繼續說道,"五姨娘剛承寵那會兒,二夫人日日命人送去避子藥."

聽到這兒傅瓷臉上略有慍色,"五姨娘吃了?"

"五姨娘並不知曉",見傅瓷疑惑,孫大娘又解釋道,"每個姨娘身邊都有夫人的手腳,這藥摻在飲食里,不易發覺."

說到這兒傅瓷真覺得以前她小瞧了這個女人,怪不得陳氏之後再無子嗣!

"這種吃里扒外的人原是不必留著的."傅瓷這話是點明孫大娘也是暗示孫大娘,倘若她對自己有二心,也是不必活著了.

"老奴明白."

為了再次證明自己的忠心,孫大娘又問道,"主子不怕二小姐對老夫人說些什麼,老夫人對這個孫女疼的打緊."

"老夫人的心思不是我們能猜的."傅瓷訓斥了孫大娘一句,但她篤定這次仇氏一定會為陳氏母女向傅騫求情.這在她的謀劃之中,不由的扯了扯嘴角.

此時此刻,被點名的傅綽約正跪在仇氏榻前侍奉,"祖母,我娘再不濟也是將門之後,又是父親的發妻,怎可受此折辱?"

仇氏鐵了臉,呵斥道,"莫非你覺得你娘做的對?"

"綽約不敢,只是……",傅綽約留了兩行清淚,"娘親已經失去了大哥,失去了手中的權,難道讓她連最後的尊嚴都失掉嗎?"

傅綽約這幾句話的確有些咄咄逼人.

仇氏又何嘗不知道,傅騫將陳氏禁足除了陳氏拿兵權威脅他以外,另外一點就是陳氏打了杏散.看樣子,傅騫對這個五姨娘疼愛非常.

"起來吧,這件事情我會與你父親說的."仇氏歎了聲氣,傅家終究是對不起陳家這個女兒了.

"孫兒還有一事不明,望祖母賜教."

仇氏示意香羅扶起傅綽約,又說道,"你說."

"孫兒不明,為何哥哥會同意給母親做兒子?孫兒並不認為,哥哥是貪圖嫡子的名義."

仇氏自然明白,傅綽約說的這聲"母親"是指傅騫的嫡妻,傅瓷的親娘.

官家人難免有個三妻四妾,但只有正室才能稱為"母親",妾室如何得寵,兒女們都只能稱其作為娘或娘親.

"你們本就該稱她一聲母親,不過是個嫡子的名號."

仇氏自然不會告訴傅綽約她這個糊塗的娘干了什麼蠢事!

當時,她聽了陳氏與傅青滿的話,面上痛罵了傅長川調戲自己的妹妹的惡行,但並不代表她不會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