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賭命
g,更新快,無彈窗,!

親事暫定下來後,傅鶯歌帶著周懷墨回宮面聖.

出宮前,皇上已將這門親事完全授意于皇後.

好在,她寵了十幾年的女人也十分曉得分寸,既彰顯了皇恩浩蕩,又防止了傅氏獨大.這件事做的十分和他心意.

第三日,在朝堂之上,皇上就為五公主指了婚,以喜上添喜的名義又聘下了國公庶幺女傅青滿為太子良媛.

一時之間,國公府成了太子派朝臣的駐紮地.賀禮,一摞一摞的往傅府里送上,傅堯都暗暗咋舌:這些人到底有多能貪,怎麼會有這麼多奇珍異寶?

前朝的事傅青滿不能參與,但國公府後院的事她還是能摻和上兩三分的.

盡管位分不如她的意,但也記杏散一份功勞.于是,撿了一些外頭人送上的中等禮品給了杏散.

看見傅青滿這麼大手筆,杏散自然感恩戴德.不過,受寵的這些日子,傅騫賞的奇珍異寶已經夠多了.相比之下,傅青滿的賞賜便這些不過是九牛一毛.

當然,單單謝過了杏散還不夠.傅青滿還得好好謝謝她的嫡姐傅瓷被太子退了婚,她才有了這麼個機會.

于是,傅青滿借著感謝傅瓷肯不追究杏散爬上傅騫床榻這事將傅瓷請來了繡樓.

一向人前溫柔可人,人後尖酸刻薄的傅青滿此番竟沒有句句帶刺的攻擊傅瓷,反而讓廚子做了一大桌的美味佳肴.

傅瓷雖摸不清傅青滿到底有何目的,但她堅信--傅青滿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妹妹不日就要嫁與太子,這第一杯酒就敬三姐姐往日對青滿的包容."傅青滿舉了酒杯,說的誠懇,不等傅瓷發表任何意見就飲下了酒水.

見傅瓷無動于衷,傅青滿開口道,"三姐姐不喝,是在責怪青滿往日的任性嗎?"

話說到這個份上,即便酒里有毒,傅瓷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滿飲此杯.

"不敢",傅瓷說罷,俯仰間滿飲了此杯.

傅青滿看見傅瓷飲了一杯酒遂又給她與自己斟了一滿杯,"這第二杯酒,就多謝姐姐肯割愛助杏散平步青云."

傅青滿這話說的很有水平.一來,將自己與杏散這樁事撇清關系;二來,賺了個關愛奴才的好名聲.

"這也是五姨娘有富貴的命."傅瓷將這杯酒又一飲而盡.方才飲過酒沒有覺得身體有絲毫不適,這酒也就喝的安心了些.

不知傅青滿安了什麼心,是看她沒帶婢女出門強行把她灌醉來看她出丑嗎?

當然,這種想法在傅青滿給她夾了一顆奶白葡萄時,這種想法就煙消云散.

傅青滿這一筷子落到傅瓷的盞中,傅瓷就瞧見捧著酒壺的侍女在瑟瑟發抖.

"這是三姐姐最愛的奶白葡萄,不知道我的廚子能不能做出北院的味道來."

說完這句話,傅青滿也發覺了婢女的不對,一臉冷峻的朝著婢女發上了火,"到底會不會伺候,我平日寵的你們竟不知道了規矩,害我在嫡姐面前失了顏面."

傅瓷沒接話,她倒真想看看傅青滿喉嚨里賣的什麼藥.

見傅瓷不吭聲,傅青滿也不敢讓這個婢女留在這兒,于是說道,"璧鳶帶下去,掌嘴二十.讓這個不知好歹的丫頭學學怎麼伺候主子!"

小婢女一下子驚著了,忙跪在地上磕頭討饒.

傅瓷深知傅青滿擺的是桌鴻門宴,這小婢女一定是知道了什麼!

想到這層,便開口替這個婢女求情,"四妹妹何苦與一個婢女置氣,妹妹若肯割愛,不如把這個不會伺候的婢女送給我吧,我房中沒了杏散著實人手不夠."

傅瓷開了口傅青滿也不好回絕.畢竟前陣子她剛問傅騫要了四個婢女,這個小婢女就是其中一個.拋開這層不談,傅瓷進進出出沒個人跟著,自己身邊的人卻有閑置的,實在不合規矩.

遂而嗔怒道,"月楊,還不上前來謝過三小姐為你求情?"

傅青滿一提點,這位喚作月楊的小丫頭,連連沖傅瓷磕頭.

傅瓷起身扶起了月楊,看著這個比澱茶還小上好幾歲的小婢女,傅瓷有點心疼.于是放輕了語氣說道,"你剛才在害怕什麼,跟我說說,我們不會責怪你的."

月楊看著傅青滿變了臉色,面上十分為難,眼淚竟也流了出來.

傅瓷拍了拍月楊的後背,柔聲安慰道,"別怕."

月楊終是忍不住了,眼淚一下子飚了出來,"三小姐千萬別吃這奶白葡萄,里面",月楊的聲音斷斷續續,看樣子是十分害怕.

"里面怎麼了?",傅瓷問道.

不等月楊回答,傅青滿一把打掉了傅瓷的盤子,故作鎮定的對璧鳶說道,"三小姐的盤子碎了,璧鳶去給三小姐再拿一個."

話說到這兒,傅瓷其實已經心知肚明了.

這奶白葡萄里有毒!

"我不信四妹妹會害我",說著傅瓷夾起了一顆奶白葡萄,傅青滿都沒來得及攔住就被送到了嘴里.

月楊吃驚的看著傅瓷,同樣吃驚的還有傅青滿跟一屋子的婢女.

不過咽下片刻,傅瓷喉頭一甜,一口血咳了上了,雙目瞪了傅青滿幾秒,即刻昏了過去.

傅青滿一下子慌了神,屋子里的婢女也跪了一地.

璧鳶看著驚駭的傅青滿,提醒道,"小姐先命人把她送回房里才是,您是太子良媛,老爺不會動您的!"

此刻傅青滿已經手足無措,趕緊命人把傅瓷抬回了北院,又找了大夫為她醫治.

北院的侍女進進出出忙不停,繡樓里傅青滿也是坐臥不安.

她已經想不出傅瓷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月楊明明已經提醒她奶白葡萄里有毒,她還主動咽了下去,一點彌補的機會都不給自己!

想到月楊,傅青滿忽然回過神來,沖著門外喊道,"璧鳶."

璧鳶聽了聲,忙進了屋,"小姐有何吩咐?"

"把月楊處理了,乾淨些!"

得了命令的傅瓷伏在案上,猜測傅瓷的目的何在.

原本巴望著傅瓷趕緊死去的傅青滿,此時此刻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安然無恙.

倘若傅青滿死了,皇後會不會追查此事?她的姻緣會不會因此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