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皇恩浩蕩
g,更新快,無彈窗,!

杏散這枕邊風吹得果真沒讓傅瓷失望.

第二天晌午時分,傅騫主動來到了北院與傅瓷商量將傅長川過繼給傅瓷親娘的事情.說是商量,其實就是知會一聲,讓傅瓷知道這府里除了一位嫡出的女兒外還有個嫡長子.

不過聽到這消息,傅瓷依舊很開心.傅騫松了口,這件事情也就有了八成勝算.

當然,明月彎彎照九州,幾家歡喜幾家愁.

陳氏聽到這個消息在東院不知道罵了杏散多少遍,罵到勁兒頭上還順帶著傅瓷母女.最後,就連自己的兒子傅長川在她嘴里也變成了吃里扒外,有了媳婦忘了娘的東西.

總之,該罵的,能罵的,她都沒落下.

傅騫表示出了誠意,皇後自然也有松口的意思.

晚飯時分,傅鶯歌親自掌勺,請了老夫人,傅騫還有陳氏來她的房中用餐.與其說是一家人聚餐,不如說是商討婚事.

皇後率先端起了酒杯,"母親,哥哥,二夫人,懷墨被我寵壞了,日後嫁過來,還望你們多多擔待."

這聲"二夫人"讓陳氏面子上有些過不去.

她這個小姑子,自打她進門就沒稱呼過她一聲嫂嫂.但誰讓人家是皇後呢,位尊者干什麼,說什麼,不由著卑賤者說了算.

皇後干了這杯酒,眾人也就隨她干了.

"懷墨公主下嫁于川兒,自然是我傅府的榮幸,只是聖上……"傅騫故意延長了尾音.

傅鶯歌微微一笑,"不瞞哥哥,本宮這次前來除了來看望母親,也是為著這樁事."這話的言外之意便是告訴傅騫,她的意思能代表聖上的意思.

聽到這兒,傅騫有些明白了,他房里那位嬌滴滴的美人猜的沒錯,皇後是怕公主下嫁吃了虧特地來看看傅府的風氣的.只是,前些天府里意外頻頻,這些都在告訴皇後--傅府不是周懷墨的歸宿.

好在,三刀割臂盟也讓皇後為之動容.

"那太子的婚姻大事……"傅騫再次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

傅鶯歌了解傅騫,虧本的買賣他才不做,遂又開口,"本宮有意替太子聘下一位佳人,這也是皇上的意思."

聞此一言,陳氏面露喜色立刻跪在地上,"妾身多謝皇上皇後垂愛."

陳氏不是傻子.前些日子,傅瓷剛被太子退了婚,成了整個承周人的笑柄.眼下,皇後既然有意聘下佳人,機會自然是傅綽約與傅青滿的.

想到這一層,陳氏臉上的笑容越發受不住.沒想到老來,她還能給太子做一回岳母.

"二夫人覺得綽約與青滿哪個更合適一些?"傅鶯歌一針見血的問道.

陳氏心里雖巴望著傅綽約,但面上也不能表示的如此明顯,只好說道,"太子爺看上哪個,便是哪個的福氣."陳氏頓了頓,"只是綽約常年養在娘娘身邊,自然與太子親近些."

傅鶯歌笑了笑,"我的親家,你可錯了.我們家綽約的心早就跑到了璽王身上了."

陳氏一聽,只覺得胸中悶得慌,傅綽約從小被養在皇後身邊.當今帝後也有意聘下傅綽約做未來的皇後,雖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但陳氏對傅綽約寄予厚望,一下子變成了傅青滿,她有些接受不了.

"既然娘娘有了打算,萬事全聽娘娘的."陳氏忍著心中的情緒,站起身來給傅鶯歌施了一禮.

"只是阿瓷是被退了婚的嫡女,青滿嫁過去若是為太子妃恐怕外人說皇家與傅家不懂禮儀尊卑".

聽到這兒,陳氏的臉有些難堪,難道讓她的女兒甘居人下,同她一般為人妾室,終生受這尊卑壓著?

"青滿畢竟是國公的的女兒!"

陳氏說完這句話就被傅騫呵住,"婦道人家莫要把手伸到朝堂上去."

陳氏不懂並不代表傅騫不懂.太子納妃,事關朝政,怎可輕率?並且,他們傅氏已經聘下了五公主,再讓庶女嫁給太子未免顯得不識抬舉!

傅騫拱手行禮,"那皇上准備給青滿什麼位分?"

"自古以來,太子府有主母一位,良娣兩人,良媛六人,承徽十人.依我看,許青滿良媛身份再好不過."皇後說的歡喜,絲毫不理會陳氏那張陰霾的臉.

傅騫還想開口為傅青滿求個良娣的身份,話還沒出口就被仇氏搶了去.

"那老身替青滿她爹娘謝過皇恩",仇氏不是不想把府里的丫頭往太子身邊送.倘若今日被冊封的人是傅綽約,仇氏定會為她爭上一二.只是,此刻被皇家欽點的人事傅青滿,這種念頭便煙消云散了.

她不是不疼愛傅青滿這個孫女,只是她這個孫女太能算計.

算計這東西,可以換了榮寵名利,亦能惹來殺身之禍.把整個府的命交在傅青滿手里,仇氏還是不放心.

"該商議的本宮也都說的差不多了,不是到娘與哥哥還有什麼其他的意見?"

仇氏搖了搖頭,傅騫也表示尊重聖意.

"那剩下的事,哥哥與皇上交談吧.朝堂上的事,我一個婦道人家也做不了主."

傅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是".

聖上賜婚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傅府.聽了這消息,可謂有人歡喜有人愁.

歡喜的,自然是傅長川與周懷墨;愁的,自然是傅青滿.

繡樓里的那位,聽到自己母親對這場"鴻門宴"的複述,不禁感慨道:這份"皇恩"可真浩蕩啊!

先是五公主嫁入國公府,讓傅長川有機會成為傅府的嫡長子,再是傅騫給剛國門的兒媳婦一份大的見面禮--打理闔府的權利.這樣,一來給皇後吃了一顆定心丸;二來,將陳氏手里的權利悉數給了周懷墨.失了恩寵又交了權利的陳氏,往後在傅府的日子恐怕難挨了.

這也就罷了!傅青滿嫁進太子府即便不能以太子妃身份,但憑借國公府的聲勢,封個良娣總沒問題.眼下,卻要以良媛的身份入宮,平白矮了人一等.

這些個算計,哪一條,哪一框不是針對陳氏母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