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交易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透過窗戶看了一眼外面的天.太陽已經徹底落到了地平線以下,雨,仍淅淅瀝瀝的打在梧桐上.看樣子,這一夜注定要被雨水沖洗了.

此時此刻,杏散正在品嘗侍女端上來的奶白葡萄,臉上那股擋不住的笑意,真真能看出做主子的那種享受.

大院里,一不小心喪命的有;一下子飛上枝頭的也有.個人的命數罷了.

傅瓷感歎了一聲,忙又換上了一副笑臉,"五姨娘".

聽傅瓷喚了一聲,杏散忙起身.看著傅瓷面上還有些蒼白,想必身子骨還是不大好.

"主子身體不好,何苦勞心勞神呢?"

傅瓷笑了笑,沖杏散說道,"姨娘坐下說."說著,明顯感覺自己體力不支的傅瓷也坐在了椅子上.

看出傅瓷不適的杏散,開口問道,"怎就病的如此厲害?"

"許是受了驚嚇又淋了雨."見杏散不解,傅瓷解釋道,"我在北郊差點被害,幸虧璽王爺出手及時."說到這兒,傅瓷突然想起來那只兔子.

自己在花塢閣昏了過去,兔子到底是被燉了被蒸了被干煸了還是被養著,她還真不知道.可眼下杏散在,傅瓷又不好意思開口問桂雨自己的兔子到底哪兒去了.

"四小姐的人?"杏散直中要害的問道.

傅瓷假意猶豫了一會兒,除了傅青滿她想不出第二個人,但還是不確定的說,"多半是."

確實是身體欠安,傅瓷也不想跟杏散繞來繞去的,"我有話就跟姨娘直說了",看杏散做出一副謙卑聽從的姿態,傅瓷接著說道,"父親想攀皇親."

杏散不解,"那為何擋著大少爺娶五公主?"

傅瓷笑了笑,"娶了公主那趕得上嫁給太子,樹大好乘涼的道理,父親懂."

講到這兒,杏散也便明白了,"主子被太子退了婚,眼下有這個資格的也只有宮里那位小姐."

"有沒有資格倒是其次,有心就成."傅瓷這話直指傅青滿.

傅瓷話說的不明,杏散開口問道,"皇家會同意庶出的女兒做太子妃嗎?"

"若是繡樓那位成了太子妃,豈非是在打我的臉?"傅瓷頓了頓,"這都是後話,眼下要讓我大哥娶了五公主才是正事."

杏散聞言跪在地上,"但憑主子吩咐."

"我要你找個恰當的時候告訴父親,將大哥過到我母親的名下,以嫡長子的名號娶五公主."

杏散一臉吃驚,"陳氏怎肯?老爺也不會如此草率!"

傅瓷從盤子里夾起一塊奶白葡萄,細細的品了一品,"他會同意的.告訴他,皇後擔心的不過是五公主嫁過來受欺負.以嫡長子的名義將公主娶進府,婚後將打理府邸的大權交給公主,不怕姑母不嫁女."

杏散不解,遂又問道,"國公憑什麼會同意這些條件?"

"就憑他有個想嫁入太子宮的女兒."

傅瓷嘴角微微上揚,這盤棋,她勝券在握!

杏散雖不是個聰明的主兒,但也一點即通.

"妾身明白了,主子安心."

傅瓷這才伸手去扶起了杏散,瞧見傅瓷那蒼白的臉,杏散不知是真的有些心疼還是偽裝慣了,一時竟開始為傅瓷打算,自己終止了這段談話.

"妾身先回去准備著,主子靜候佳音便是."

杏散退出了北院,張嬤嬤為她撐著傘,走到人少處,張嬤嬤突然開口,"五姨娘也要多為自己考慮些,有個小少爺或小小姐傍身才好啊."

杏散直到,無兒無女的下場就是三房,四房那樣,待傅騫再有了新寵,自己就會如她們一般被拋在腦後.

"多謝嬤嬤提醒."

張嬤嬤突然停下對杏散施了一禮,"我對五姨娘的心思與您對三小姐一般,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杏散不辨張嬤嬤說的是真是假,奴才既然表了忠心,自己就該小心翼翼的收著.

這世間,最難得的就是一個完全忠于自己的人!

到了陽春閣,傅騫又一次在等著杏散.

"這樣的雨,你又是去了哪兒?"

杏散俏皮一笑,"三小姐哪兒有妾身愛吃的奶白葡萄,妾身嘴饞,去討了一碟."

傅騫敲了敲她的額頭,"你這丫頭,愛吃就讓三丫頭的廚子做好了給你送過來,何必冒雨前去?"

杏散沖著傅騫吐了吐舌頭,撒嬌一般的說了一聲,"是!"

傅騫摟著杏散進了屋,若是白天,他在杏散面前還能裝成正人君子,可眼下太陽都躲著人偷懶去了,他又何必克制著自己.

"衣冠禽獸"這個詞,傅騫可是演的淋漓盡致.

張嬤嬤與傅堯很識趣的為主子關上了門,侯在門外的屋簷下.

只聽到屋里先傳來打情罵俏的動靜,接著是一片寂靜.傅堯沒有娶妻生子的資格,張嬤嬤也沒嫁過人,守在門外倒有些尷尬.

相比門外,屋內春光旖旎.

燈亮著,傅騫與杏散四目相對.喘息聲讓杏散難以啟齒,傅騫不肯放過她.唇間一吻讓杏散將這聲音溢于齒間.

聽到這聲嬌滴滴的呼吸聲,傅騫在杏散的耳邊說道,"再給我個兒子吧!"

杏散應了一聲,直到折騰累了,傅騫將杏散摟在懷里打算沉沉睡去.杏散有心事,怎麼也睡不著,遂在傅騫懷里動了動.

"睡不著?"傅騫問道.

"妾身在想大少爺與五公主的事."

傅騫聽到這個,倒也想聽聽這個小女子的意見,"你怎麼看?"

就著傅騫的話,"妾身覺得,這是樁好事,該成全."

聽到這兒,傅騫臉上略帶怒氣,"你也看到了,川兒以血起誓,皇後都沒有當場許婚."

"讓妾身猜猜皇後娘娘的心思",杏散故意頓了頓,"皇後娘娘只有懷墨公主一個孩子,自然是捧在手心上的,沒有當場許婚,必定是希望國公府拿出誠意來."

傅騫聽到這番話,倒覺得這個杏散是個會審時度勢的人,遂又說道,"接著說下去."

"大少爺是庶出,公主若是嫁了,未免顯得自降身份.為了補償懷墨公主,不如將打理闔府的權利交給她,這樣娘娘也放心公主下嫁",說著,將手臂搭在了傅騫的脖頸處,"公主是嫡出,老爺沒有嫡子,何不成全了大少爺?"

傅騫猜測這話,必定是長遠考慮過的.

"你就不想你未來的孩子做嫡子?"

杏散搖了搖頭,"妾身希望他平安長大."發覺話題扯遠了,杏散又道,"妾身覺得,讓皇後娘娘娶個兒媳婦回去,兩家人都不虧."

"你這妮子,倒是會打算."傅騫揉了揉杏散的頭發,"若是這樁姻緣成了,該讓他們好好謝謝你這紅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