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新寵
g,更新快,無彈窗,!

"奴婢自當為主子效力."

杏散沉默了片刻,又道,"四小姐想讓我幫她勸說老爺,將她嫁于太子為妃."

為妃?這不是太抬舉傅青滿了嗎?

可話也不能說的這麼直白,"五姨娘也知道,我是被太子退了婚的人.自古嫡庶有別,姨娘總不會想看著我的庶妹惹了尊卑這項忌諱吧?"

傅瓷拉過杏散的手,雖然傅瓷也知道這個舉動著實是先前自己最難接受的一種拉攏方式,"皇家可是最看重尊卑的."

"奴婢明白了."

傅瓷從自己的手上取下個鐲子,套在杏散手上,"姨娘既然已經不是我房中的丫鬟,怎可再稱奴婢?"

看著傅瓷拉攏的舉動,杏散也暗自得意自己有了個不錯的依靠.盡管眼下這位三小姐不得寵,但日後必定也能是人中龍鳳吧.

"是,杏散記下了."

傅瓷沒有過多的囑托杏散,她既然想用謙卑的姿態來面對自己,自己也大可受了.

兩人拉了一會家常,傅堯就敲門而入.

"五姨娘,老爺讓您來准備著.說一會兒要在您的院子里用午飯."

杏散聽到管家這句話臉上一紅,倒真有幾分小嬌妻的姿態.

傅瓷也是一笑,杏散得寵自然對她有百利而無一害,"那阿瓷就不留五姨娘了."

杏散站起身,傅瓷也跟著往門外送.

"三小姐回去吧."

傅堯看著這兩個,人心里犯了嘀咕:從前他未注意過這個三小姐.府里那麼多貴人要他伺候,這位小姐又不討老爺的喜,自然也就沒往心里拾.而今看來,這位三小姐與五姨娘的關系不一般.

杏散跑了一上午給各個院子里的貴人問安,自己的院落還沒看過.

傅堯帶著路,朝著東院的方向走著.杏散心里盤算著,自己大概跟二夫人陳氏,三姨娘韓晴,四姨娘宋珞同住一院了.

傅堯似猜透了杏散的心思一般,"老爺的意思是讓您住在東院的陽春閣."

見杏散無動于衷,想來她是不曉得陽春閣代表多大榮寵的,又解釋道,"陽春閣是東院的西偏殿,府里的規矩只有嫡夫人才能住在正殿."

"那正殿住的是二夫人嗎?"杏散問道.

傅堯心里歎了口氣,這位姨娘是真傻還是假傻,陳氏雖說稱作二夫人,卻也不是正室.否則,她好用的擠破腦袋似的在老爺跟前邀寵?

"回五姨娘的話,正殿是空著的.二夫人不是嫡夫人,住在了東偏殿"見杏散又沒了反應,傅堯干脆繼續解釋,"三姨娘,四姨娘分別住在後殿."

話說到這份上,杏散就明白了.這位管家是想讓她對傅騫給她選了好住所這事兒感恩戴德.既然點明了,杏散也不做作,"那就請管家大人替我多謝老爺."

"這是自然,這是自然.小的還指望五姨娘照顧著呢."

傅堯這句話終于是說出了本心,奴顏婢膝這些個時候等的就是這個時機.

"總管大人抬愛了,能幫的杏散自然會盡力."

話說著,便到了東院.

"為了避免閑話,您還是先去拜見二夫人的好."

杏散覺得傅堯說的有道理,點了點頭.眼下陳氏是傅府的主母,自己是傅騫的新寵,自然要前去拜見.

"那奴才就先告退了."說著,沖跟在自己身後的張嬤嬤桂雨使了個眼色,"還不跟著主子,伺候著?"

說罷又向杏散行了一禮,"陽春閣那邊,奴才已經派人給您打掃好了."

杏散還了一禮,"多謝總管."接著便走進了東偏殿梧桐閣.

張嬤嬤前去叩門,陳氏身邊的孫大娘出來開的門,若不是她在陳氏身邊失了寵,這種開門的活絡哪兒輪得到她來干?

"五姨娘好",說著向杏散行了一禮,與前幾日那個對她指手畫腳的孫二娘判若兩人.

"我家夫人身子不適,大夫說要靜修,不如姨娘改日再來?"

身體不適?

怕是心里不舒服吧!

"那杏散先去兩位姐姐哪兒,改日再來給夫人問安."

孫大娘笑了笑,遞上一副送客的表情來,"五姨娘請便."

杏散還沒出院子就聽見屋子里傳出來瓷器摔碎的聲音.

"她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不過是個下作的奴才!"

"狐媚東西!"

罵咧咧的那位聽聲音不難辨別,這是陳氏的聲音.

見杏散面上一僵,桂雨說道,"姨娘若是聽著刺耳,大可告訴老爺去."

杏散搖了搖頭,"她心中有氣是應該的.",接著自顧自的朝著後殿走去,"陪我去看看三姨娘,四姨娘."

張嬤嬤在身後跟著,對這個主子刮目相看.

能忍得了辱的有兩種人,一種是成大事的,一種是膽小怕事的.但願,她這個主子是第一種,她也好跟著沾沾福氣.

三人走著,一會就到了後殿.

誰知這兩人跟約好了似的統統閉門謝客.

"姨娘,我們回去吧."桂雨說道.

杏散點了點頭,看樣子,她在東院的日子並不好過.

還未等杏散踏進陽春閣,就看見傅騫倚門而立,"去哪兒了?"說著,伸手來牽杏散.

"妾身去了二夫人,三姨娘,四姨娘的住處."

"二夫人哪兒你還是少去的好".

傅騫牽著杏散進了屋,一幫子奴才站在門外不敢上前打擾.

這種寵愛,弱冠之年他給了傅瓷的親娘,那個女子去世後他又給了陳氏,眼下又給了杏散.很多時候傅騫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多情還是對傅瓷親娘的那份感情一直放不下.

然而這種想法很快就一掃而空,他討厭傅瓷的親娘!也討厭傅瓷!

今早偷聽了老夫人與皇後的對話,杏散問道,"國公不去見皇後娘娘嗎?"

"老夫就是不想見她才躲到這兒來的."

杏散不知道這兄妹倆有多大隔閡,妹妹回娘家,哥哥竟然避而不見!

既然傅騫不樂意,杏散也不自討沒趣,以小女兒的嬌態坐在傅騫的膝蓋上,雙手摟住傅騫的脖子,"老爺這樣抬舉我,二夫人會不會不悅?"

聽這話,傅騫猜測陳氏沒給杏散好臉色看.借著杏散環住他脖子的勁兒,順勢將杏散摟到懷里,粗糙的大手捏了一下杏散的臉蛋,"我寵的人,她動一個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