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婚姻大事
g,更新快,無彈窗,!

傅青滿不是蠢,而是太渴望名分.

只因自己的生母入府為妾,自己才落得個庶出身份.盡管,眼下是陳氏在打理整個傅府,但自己依舊是個庶出小姐.

她知曉,母親的希冀全都賭在了二姐姐傅綽約身上.自己沒有二姐姐楚楚動人,又不似姐姐一般討人喜愛,從小就被養在宮里.

有時候,傅青滿甚至覺得,只要弄死了傅瓷,自己就能成為傅府的嫡出小姐.

此番她這樣做,不過是想讓皇後注意到她的存在.如果不想讓周懷墨嫁入傅府,把自己迎娶回太子宮才是王道.

雖然自己此番顏面盡失,但好在她這個姑媽已經注意到她了,不是嗎?

如此想著倒也寬心些,只是便宜了傅瓷.

看樣子,要想讓傅瓷孤注無援,還得讓杏散盡快爬上爹爹的床榻.既然自己的親娘始終認自己不如姐姐,給父親榻上送個女人這種事也就不必問過自己的母親了.

傅青滿正想著,聽到屋里傳來老夫人的笑聲.

這兩個人,倒是會哄老夫人開心.

屋里,傅鶯歌坐在榻上給仇氏端茶遞水,時不時講著傅綽約生活瑣事.

仇氏也是想自己的這個孫女了,兒時就被養在了深宮,見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綽約怎麼沒跟著你一起回來?"

傅鶯歌給仇氏捏著腿,"綽約前幾日受了些涼,太醫說不宜出門."

看到仇氏臉上失落的神情,傅鶯歌又道,"可是,我們綽約惦記著祖母呢!特意做了一件披風,說過幾日病痊愈了一定要來給祖母請安."

仇氏被傅鶯歌逗笑了,思索了一會說道,"府里這三個丫頭的婚事,你也給張羅著."

傅鶯歌一聽母親說道婚姻一事,不由心頭緊張起來,她甯願公主下嫁給平民,也不願女兒深陷充滿算計的大院.

"綽約雖然是庶出女兒卻一直被你養著,嫁給太子也好皇子也好,總不至于屈了她."

傅鶯歌笑道,"我們的綽約已經心有所屬啦."

見自己母親面上帶著笑,眼神中稍有疑惑,傅鶯歌解釋道,"有一日,本宮瞧見綽約送了璽王一個香囊."

當然,蒼璽沒收下這話,傅鶯歌自然不會跟仇氏講.仇氏也在病中,何苦讓她為這個操心.

"可是那個異姓王蒼璽?"

傅鶯歌點了點頭.

"是個血氣方剛的男兒,綽約嫁予他必受不得屈."

老夫人突然看向沉默良久的傅瓷,"我們阿瓷雖說比綽約小上一歲,卻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你也多留心些."

聽到這兒,傅瓷不由嬌嗔道,"祖母!"

這一聲倒是把眾人逗笑了.

皇後思索了一番說道,"我倒覺得孫廷孫將軍的嫡次子不錯."接著,又補了一句,"只是進了將軍府不是長媳,平白矮了人家一頭."

傅瓷不傻,被太子退了婚的姑娘,其余的皇子哪個敢娶?

愛面子且有威望的皇子會覺得自己用的女人是太子丟棄的;無權無勢的皇子,哪里會為了一個女人去得罪太子?

想明白了這一層,婚姻大事自然還是要推辭一番的.

"阿瓷還小,還想再陪祖母幾年."說罷,傅瓷臉上也帶了些紅暈,倒真像小女兒害羞的姿態.

"你也別害羞,女孩子早晚都要說婆家.只要你看得上眼的,姑母一定為你向聖上說,讓他予你賜婚."

大約是跟傅瓷娘親的交情,皇後一直對這個侄女不錯.眼下放出這番話,可見是有多麼疼愛傅瓷了.

"多謝姑母."

兩人打趣罷了傅瓷,又說起了傅青滿.

"青滿這丫頭,心氣兒高.恐怕不是正室,她還不肯嫁呢."

聽仇氏提起了傅青滿,皇後氣就不打一處來.

傅府這三個侄女,傅鶯歌最不待見的就是老四.

二侄女傅綽約,溫婉可人,飽讀詩書,從小就被她養在身邊,是個明大義的.皇後有心往未來後位上栽培她,只是,這丫頭卻將一腔感情錯付給了璽王.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好棒打鴛鴦.

三侄女傅瓷,天生就是一副美人坯子.前些年,這丫頭一向唯唯諾諾,人也傻里傻氣的.這幾年雖有些改變,卻怎麼也不像有心計的主兒.

四侄女傅青滿,長得不差也通詩書,就是太能算計,也太在意名分權貴這些東西.想為自己爭搶自然是好,可手上有了人命就讓人有些不寒而栗了.

見傅鶯歌沒了話,仇氏又道,"我知道青滿不討你的喜,但手心手背都是肉不是?"

"這丫頭的心,大著呢!"傅鶯歌將剛才的事情講給了仇氏,仇氏臉上也有幾分難堪,沒想到他們傅氏子女竟有這麼不懂規矩的.

過了良久,仇氏才沖著傅瓷說了一聲,"阿瓷你先退下吧."

這兩個人的婚姻大事說完了,老夫人自然要跟女兒說幾句體己話.

傅瓷卻有些為難的望著皇後,傅鶯歌自然知道這丫頭的心思,門外還跪著傅青滿,這丫頭八成是想為她求情.

"你出去傳本宮的話,讓門外那位起來吧."

傅瓷領了旨,道了聲謝,退了出去.

看著跪在院子外的傅綽約,傅瓷自然知道,姑母是在賞她這個顏面.前世自己這副膽小怕事的性情倒成了一道天然的保護屏障.

傅瓷慢並不急著走到院門口,她倒想看看這個妹妹到底能堅持多久.

南院的門口是青石子路,這是傅騫特地給老夫人鋪就的.

仇氏喜歡中醫理論,知曉人的眾多穴點都在足下,與其每日里找人按摩,倒不如鋪一條石子路常上去走走.

傅青滿跪得急,哪里管腳下是什麼路.

約麼著在老夫人屋里這一炷香的時間,傅青滿並不好受.

看著傅青滿汗順著鬢角淌下來,身子也仄歪.傅瓷這才假裝快步走到了院門開,"妹妹快快起來,我已向姑母求了情."

傅青滿心里自然是不領她這個情,誰要她假惺惺的做好人.嘴上卻還是說,"多謝姐姐."

傅瓷微微一笑,她倒還真低估了傅青滿忍辱的能力.

傅青滿起來後沒有馬上走,而是打量起來了杏散,"不知嫡姐能否把身邊這位美人賞給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