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血濺五步的嫡女
g,更新快,無彈窗,!

天雷滾滾,雨勢傾盆,承周野外的亂葬崗外狼嚎嗚咽聲一片.

若仔細分辨,還能隱約聽出刻意被壓低了的對話聲.

"快點,耽誤了時辰,國公饒不了咱們!"

"孫大娘,這三小姐好歹也是國公親生女兒,就這麼扔到荒郊野外,連個衣冠塚都不立,是不是太心狠了些?"

"要怪,就怪三小姐受不起這個福分!若是嫁了個尋常人家,倒也能安穩過一輩子,但與她有娃娃親的,可是當朝太子爺啊,那盯著太子妃位子的人多了去了,她一個沒了娘,又爹不疼的,能斗過誰?行了,這地方太滲人了些,快走吧……"

腳步聲漸行漸遠,雨越下越大.

突然,一張草席裹住之下,纖瘦蠟黃的手臂動了動.

一道驚雷劈下,恰好將露了半截在外的臉照的慘白,傅瓷一動不動的睜著眼睛,任憑雨水沖進眼眶,將眼球洗刷出一片駭人的血絲.

如果不是那微弱的呼吸起伏,她將與死人無異.

為什麼?

她不止一次問過自己這個問題.

為什麼她的親生父親要置她于死地.

"阿瓷啊,不是爹不心疼你,只是如果你不死,那將來死的,就會是我國公府上下一百七十人,你就,權當做好事了吧."

這是在將毒藥灌進自己嘴里之前,父親跟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能殺死十頭牛的砒霜量,她能撐上一炷香就已經是奇跡,用傅青滿常說的一句話,'她傅瓷的命,硬的就跟塊磚似的!’.

"青滿,你做什麼非得大半夜的來這亂葬崗?"

不遠處又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熟悉的聲線自遠方一字不落的落入她耳中,傅瓷轉了轉眼珠子,卻宛如個死人一般,動彈不得.

雷鳴陣陣,慘白的光將天地撕開一條口子,霎時間,天地萬物皆亮在這層白晝之下,雷電將所有顏色掠奪,世間只剩下慘白一片.

不遠處的陳氏一下子就與草席下的傅瓷對上視線,她頓時尖叫一聲,若不是傅青滿及時按住她,估計這會兒她丟了傘就要跑.

陳氏捂著嘴,不讓自己失控的叫出聲,她看到了什麼,躺在草席下的傅瓷睜了眼?

可是,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青滿……她,傅瓷她……"

"我就知道,這小賤蹄子的命硬得很,若不是親自來看看,日後不知又要起什麼風浪!"

傅青滿不耐煩的打斷陳氏的驚恐,將手中的傘柄交給她,從袖中掏出一物緩緩上前.

黑夜之下,一張豔麗的勾勒著精致妝容的臉上布滿陰鷙,閃電將她手中那物件照的寒氣逼人.

折射的刀光晃了傅瓷的眼,她直勾勾的盯著傅青滿.

這個二房庶出,卻在她呱呱墜地後的十八年里,承盡國公府上下所有人寵愛的女人.

這個一直將嫡女身份的她視作眼中釘肉中刺的女人.

這個從幼時起,便一直想她去死,在今日終于如願以償的女人.

傅青滿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在傅瓷身旁蹲下,泥濘髒了她乾淨的裙角,她去恍若不覺.

只是動作優雅的將手中的匕首對著傅瓷的臉蛋比來比去:"長得漂亮有何用?還不是照樣連死後都沒人知道國公府還有個三小姐?"

她說著手下一使力,傅瓷那張宛若陶瓷的臉便瞬間破了相,鮮血被雨水沖的愈發肆意.

疼痛,頓時刺入四肢百骸.

傅青滿又將匕首送到傅瓷的眼睛上方:"嫡女又如何?最後爹爹還不是為了成全我和太子,選擇親手殺了你?傅瓷,你這雙眼睛看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留著還有什麼用?"

眼睛上傳來刺骨的疼痛,伴隨著突如其來的黑暗,傅瓷有一種瞬間掉進了萬丈深淵的絕望.

被毒藥灼燒壞掉的嗓子喊不出話,她無聲的張著嘴,粗嘎的不象形的聲音和荒野相呼應,顯得分外滲人,而傅瓷的唇形恰好落在傅青滿眼中,句句分明.

'我要你們不得好死’.

傅青滿突然間笑了一聲,銀鈴般的笑聲被風吹得四處飛散,她緊接著神情一凜,揚起手臂,狠狠將匕首插進傅瓷腹部,再狠狠一擰.

她癲狂的看著傅瓷不斷抽搐,再重複著揚手,刺入,旋轉的動作,宛如一個魔鬼.

地上的積水已經被染成猩紅一片,空氣中充斥著血腥味,令人作嘔,一旁的陳氏早已被眼前一幕嚇呆.

不知道到底刺了多少刀,直到傅瓷一動不動,傅青滿才起身,優雅的擦了擦指尖血跡,看了眼地上的人.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可傅瓷,你太不識好歹,你本可以選擇一個痛快的死法,現如今這副殘破身軀,估計連閻王也不願收了吧?"

地上人依然毫無反應,看起來已經是死的透透的了.

陳氏白著臉看著地上慘無人形的傅瓷,忽然間一股涼氣從腳尖竄到頭頂,頭皮一陣發麻,她扯了扯傅青滿的衣袖:"青滿,人也死了,咱們回去吧."

傅青滿嘴角噙著笑,勝利的挑釁目光最後掃了一眼傅瓷,轉身離開時,沒有注意到自己裙擺一角被人撕扯下來.

天邊已經開始泛起肚白,雨卻半點沒有弱下來的兆頭.

血泊中的傅瓷意識模糊之後又逐漸聚攏,她緊緊攥著手中的衣料,沖天的恨意使得亂葬崗愈發淒迷.

她錯了,從一開始就大錯特錯.

她不該隱忍,不該退讓,因為他們不會知道適可而止,他們給她的,永遠都是無休止的羞辱與迫害!

這一世身為國公府嫡女,她卻硬生生將一副好牌打的爛不可言!

傅瓷發誓,如果上天再給她一次機會,她定要守住自己的高地,握住自己的權貴!

屬于她的,要!

她想要的,奪!

既然隱忍到最後還是死,那不如肆意去爭,去搶,去將所有欺負她的人都踩在腳底!

千瘡百孔的身體已經開始僵硬冰冷,恨意沖進云霄,融入雷電,劈向整個大陸.

傅瓷失去意識前,仍舊緊緊抓著那半截衣角.

作者題外話:首次來塔讀,小萌新求撫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