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別讓我瞧不起你
g,更新快,無彈窗,!

"呦,耶律大兄去而複返,難道是不舍別離,帶病也要與小弟一敘過往?"

......

唐奕這張嘴說不過自己家丫頭,那是有溺愛的成分在里面,可是面對耶律洪基......

呵呵,那是要多損有多損,恨不得每一句都是夾槍帶棒.

對面的耶律洪基嘴角直抽抽,這位"耶律大兄"差一點點就又沒壓住火,再犯一個癔症.

可是有了前一次的教訓,耶律洪基也算有了准備,把臉憋的通紅,強行把那口火氣壓下去.

干脆,老子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唐子浩!!朕沒工夫與你多費唇舌."

轉臉看向船頭的蕭母,"姑......"

"大兄急什麼?"

可惜,唐奕能讓他如願才怪,一指天色,搶過話頭兒.

"此時天色尚早,正好我這船上有上等的千軍釀,不如大兄過得船來,你我兄弟再喝一個酩酊大醉如何?"

耶律洪基嘴角又不自覺的一抽抽,這回甚至莫名的感覺襠下發涼.

"你!!"

好吧,十幾年前的慘痛回憶讓他又要把持不住.

"陛下!!"

遼臣一見自家皇帝又讓這瘋子撩撥的幾近失控,不得不搶言提醒,結果他不說話還好,耶律洪基這股火正沒地撒去呢,眼珠子一瞪,"朕心中自有乾坤,要你多嘴!?"

得,遼臣甚是委屈,不過見自家皇帝眼神之中已然恢複清明,心中自解,這頓斥責挨的也算值了.

......

還別說,這一聲提醒確實有用,耶律洪基深吸口氣,下定決心再不理唐瘋子一句.

"姑母......"

"誒!?"唐奕又特麼插話了.

"這一聲姑母叫的卻是極為妥當,大兄當真是豁達明理之人啊!"

......

你大爺....

這句不理不行了!

耶律洪基立馬臉色發綠,要知道,按理來說,他確實不應該叫姑母,而是叫......

岳母.

下意識看了看領著孩子也站在一邊的蕭巧哥,心中起先是恨,隨之又見巧哥一臉幸福的站在那兒,不知道為何,又是莫名的一痛.

那本應該是他的皇後,蕭家本應是大遼的蕭家......

可惜,他們已經和他,和大遼沒有關系了.

看著那個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向蕭巧哥身懷里鑽,而巧哥又露出寵溺的笑意輕拂著她的頭,耶律洪基猛然生出一個怪異,又十分不合適宜的想法來:

巧哥若是跟著他,會像今天這般幸福嗎?

又或者換了是自己,也能像唐奕一樣,拼了命也要正娶,也要保全她嗎?

答案是肯定的--肯定不能.

因為,他是大遼皇帝!

......

"子浩....."

耶律洪基逐漸平靜了下來,不再急于對付蕭母,而是直面唐奕.

"你我分屬宋遼,各司一國."

"有些事情,明知不可為,卻是身不由己,子浩又何必強扭呢?"

這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有些事,他不想,可是為了大遼又不得不去做,你唐瘋子胡攪蠻纏也是徒勞.

轉向蕭母:"這一點,姑母應該最是理解吧!?"

蕭母一怔,卻是啞口無言,耶律洪基之言讓她生出無可辯駁之感.

"對啊...."

悠悠一歎,她逼蕭投宋,不也是因為明知不能為,卻一定要為之嗎?這也是家國大義嗎?

耶律洪基一席話至情,至理,明知道要害你,可是卻把你架在那兒不能不接著.

看著耶律洪基,漏出一絲安慰笑意,深深一拂,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大遼有查刺這樣的皇帝,當真福也...."

"本宮死也安心了...."

言下之意,已經接受了耶律洪基的說法,大有再次舍身,讓耶律洪基利用一次又如何的感覺.

......

對面的耶律洪基心頭又是莫名揪心,蕭母的話可以說已經把唐子浩堵死了,接下來他想怎麼做,說什麼話,唐奕也再沒有了阻攔的理由.

可是,說到底,耶律洪基還是一個重感情的至性之人,為了大遼行君王本分不代表他就是冷血,更不代表他可以忘義.

在內心深處,耶律洪基還是記著蕭母這份情的.

"陛下...."遼臣見皇帝又有搖擺,不得不再次出聲提醒.

小聲道:"國事為重,不可婦人之仁啊!"

"哎...."耶律洪基長歎一聲,心道:姑母,侄兒得罪了!

先是看了眼唐奕,露出一個勝利般的神情,隨之雙拳猛的一抱,朝蕭母,蕭惠一拜到底.

"大....."

下面這話全句是:"大遼感念蕭家之恩,永世不忘救國之情!"

只要這句一出來,那今天就算成了,那顆懷疑的種子也算是種下去了.

可是,偏偏就是這句,偏偏就是耶律洪基認為已經是沒法出言阻攔的唐瘋子,又他媽出來攪局了.

"原來......你還是你!"

唐奕冷不丁的一句把耶律洪基說的不由一愣.

停下動作,"什麼意思?"

只見對面,本應已經敗下陣來的唐奕居然露出一抹耶律洪看不懂的笑容.

"你還是你,沒有變......"

唐奕一邊說,一邊在甲板上緩緩踱步,有意無意擋在了蕭母身前.

"見面之前,小弟還在想,大遼皇帝還是不是奕十幾年前認識的那個耶律洪基了?"

"大膽!!"

遼臣聽不下去了,當著大遼君臣的面直呼皇帝名諱,此為大不敬.

"閉嘴!"耶律洪基一聲厲喝."讓他說下去."

看著唐奕,一臉凝重,與其說成竹在胸不在乎唐奕再耍什麼花樣,倒不如說耶律洪基更在乎他在唐子浩心里的形象.

"朕很想聽聽,大遼皇帝與耶律洪基有什麼不同."

......

"十幾年前...."

耶律洪基有問,唐奕自然有答,淡然開口似有追憶.

"十幾年前的耶律洪基......目光短淺,為了點歲幣就中了我的奸計."

"十幾年年前的耶律洪基......色欲熏心,為了女人與奕怒罵."

"十幾年前的耶律洪基....."唐奕直視一船之隔的耶律洪基.

"是個紈绔,只想得位弄權,卻不思國之大局."

"可是,十幾年前的耶律洪基....有情,重義!是朋友!"

"原本我以為那個耶律洪基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遼皇帝."

"一個權謀于胸,家國于掌,是非從利的好皇帝!!!"

"可是,你今天能說出這番歉意之詞,奕,很意外!"

"更感欣慰!!"

"....."耶律洪基一陣無言.

確實,他不應該和唐奕說什麼各司一國,更沒有必要謀求蕭母的理解.

有此話不用說,而說了,不是在安撫別人,倒象是在說服自己.

自嘲一笑,"怎麼?子浩是不是覺得,朕不論怎樣都不像一個你說的那種好皇帝?"

"不!!"唐奕緩緩搖頭.

"人之不仁,不足為友."

"臣之不仁,不足存忠."

"君之不仁,政必暴虐!"

"耶律大兄心中尚有仁義,知是非廉恥,奕很敬佩,甚感欣慰."

"有情有義之人......才配做老子的對手!!"

"對手?"耶律洪基一怔.

"你當朕是對手?"

唐子浩嘴里的對手!!

要知道,以耶律洪基對唐奕的了解,這個瘋子橫行于世近二十年,還從來沒有一個人成為他嘴里所說的"對手"!!

耶律洪基此時甚至沒有被一個異國臣子說成是對手的辱沒之感,反而生出一股莫名的自豪.

別看耶律洪貴為遼主,可是他太清楚了......

青史遺冊,後世評說.

唐子浩之名比他耶律洪基,甚至比趙禎,比大多數千古帝王的地位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唐子浩的對手",這個稱謂並不辱沒他這個大遼皇帝.

"所以...."耶律洪基神態森然."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唐奕頓了一頓,慢慢搖頭.

"查刺,別做讓老子瞧不起你的事情!"

"你......"

耶律洪基大震,登時面色煞白,心中第一個反應就是:唐奕在激他.

不是,耶律洪基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唐子浩字字真誠,句句由心!

可是....

別讓唐奕瞧不起他?

偏偏這句話,耶律洪基不得不在意,不得不走心.

說實話,回到耶律洪基從一個紈绔皇帝到奮發強圖的這十幾年,他可以不在意大宋怎麼看他,可以不在意大遼臣民怎麼看他,但是......

他不能不在意唐子浩怎麼看他!!

唐奕把他當對手,耶律洪基又何嘗不是把唐奕當成對手?

被對手蔑視,這應該是最大的恥辱了!

"你......"

咬牙切齒的"你"了半天......

"你狠!!"

這瘋子......怎麼就弄不了他了呢?耶律洪基現在想哭也想笑.

特麼事情到了這一步,他知道,他又栽唐奕手里了.

可是,偏偏栽的又一點脾氣都沒有......

這瘋子確實夠狠!

"好!!"大喝一聲."朕,就如你所願!"

"但是,有條件!"

唐奕大樂,"說!莫敢不從!"

只見耶律洪基一指腳下,"過來,陪朕大醉一場!"

"不可!!"

宋船這邊不等唐奕反應,屬臣們已經驚叫出聲.

要是上了遼船,萬一出點什麼意外可如何是好?

"子浩,萬萬不可!!莫要中了遼主的詭計!"

"這分明就是借機預行歹念,要對子浩不利."

"有何不可??"唐奕反問眾人.

看向遼船,"他現在不是大遼皇帝,只是耶律洪基罷了!"

.....

對面的耶律洪基聽著唐奕的話,不由得想起從南朝流傳而來的一句話,那是大宋仁宗皇帝在複燕之前對群臣說的一句話.

"唐子浩比燕云更有分量!"

而此時,唐奕敢孤身過船,連他也開始佩服起這個瘋子的膽氣.

"來人!!搭起跳板,迎吾弟過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