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話說,對面真的是耶律洪基親臨?

還真是!

此時年輕的大遼皇帝正傲立船頭,冷眼看著越來越近的大宋海船.

那他來干嘛?

來....

挖坑.

埋葬的,則是蕭氏一族!

......

----------

還記得蕭母見唐奕那一夜,老太太對月悲歎的那句話嗎?

"查刺,莫要辜負了姑母的一番苦心."

呵呵,耶律洪基當真是長進了,不但沒有辜負蕭母的一番苦心成了一個好皇帝,而且猶有過之,在好皇帝的基礎上更進了一步,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有國無家的......

有政無親的"好皇帝".

......

蕭家一叛,耶律洪基立馬與五國部休兵罷戰,派使議和,可謂是能屈能伸,一點都不含糊.

另一方面,這貨雖然心知肚明是姑母舍身取義拉了他一把,但是為了皇權大位,更是為了大遼,他也一點沒念這個姑母的"好兒".

這貨要上演一出農夫與蛇,專程來反咬一口的.

......

----------

其實,耶律洪基心里清楚的很,這場鬧劇....該收場了.

不論是快被拖垮的大遼,還是急于革親不想真打的大宋,又或者剛冒頭還沒穩住的五國部,都希望快點收場.

而能停止這一切的,只有大遼割肉遼陽.

但是,耶律洪基不想吃這個啞巴虧.

他知道,如果讓大宋徹底掌控遼陽,那以後再想拿回渤海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冒著被干掉的危險跑來一見,就是要給大宋,給蕭家挖一個坑,就是讓遼陽即使歸了宋也不得安甯.

......

至于怎麼咬......簡單啊!

耶律洪嘴角掛著冷笑,唐瘋子不是最會玩陰招兒嗎?這回他也給唐奕來個陰的.

他還就不信了,當著大宋官員的面兒,他這個做侄兒的親自給姑母大人行個送別大禮,謝過救國大恩,這事兒還傳不回大宋去.

只要一傳回大宋,那特麼蕭家還是降宋的嗎?大宋還能信得過蕭家嗎?遼陽還能是鐵板一塊嗎?

連帶著唐奕這個蕭家女婿,促成了此事,能摘的清的嗎?

......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唐奕也有被他明著算計的一天,耶律洪基竟露出一絲傻笑來.

也是,這貨從多少年前就被唐奕當猴兒耍,這口悶心憋了十幾年了,終于要一雪前恥,倒勾起了深埋在耶律洪基心中不知道多久了的紈绔之心.

"唐子浩啊,唐子浩!"

"你錯就錯在不該太自負,敢答應與朕相見啊!"

......

--------

另一邊.

"岳丈大人,岳母大人,你們可不必去見他."

"啊?"蕭惠愣住了,唐奕這般維護倒是真的讓他十分意外.

其實,唐奕剛剛已經說了,他是攔不住耶律洪基的.

做為大遼皇帝,耶律洪基有很多種渠道能把要當面表達的東西傳達到大宋.

所以,這個接骨眼上,唐奕要躲.

否則,他要是真的壓著蕭家不與耶律洪基見面,他自己也會受到牽連.

"這樣....不好吧?"

蕭惠還算有點良心,雖然見了就要大禍臨頭,可是她也知道,要是不見會讓唐奕坐蠟.

只見唐奕淡然一笑,寬慰道:"一個耶律洪基,能奈我何?"

"好吧,那就有勞賢婿了."

靠!!

極品老丈人不是蓋的,瞬間慫了,差點閃了唐奕的老腰.

"那......二老艙中安坐,小婿去會一會故人."

唐奕無語作答,轉身欲出艙去.

"且慢!"卻是蕭母叫住唐奕.

"本宮隨你去見一見這個好侄兒."

"您...."唐奕一陣錯愕,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老太太還是這麼坦然.

只見蕭母和善一笑,"蕭家是真,還是偽......"

"是忠,還是逆......"

"是宋臣,還是遼奸."

"不在他耶律洪基的幾句蜚言,而要看蕭家投宋之後為大宋做了什麼,是不是真忠."

"子浩說,對嗎?"

"對.....吧."

唐奕嘴上應著,心里卻在叫苦.

又來?這老太太已經給他弄出心理陰影兒了,真不知道她哪句能聽,哪句不能聽啊!

"走吧...."蕭母已經淡然地先唐奕一步出得艙去.

唐奕苦笑著看著老太太的背影,與老丈人蕭惠對視一眼,"要不,您老在這兒等著?"

蕭惠答:"要不......我在這兒等著."

"那你等著吧!"

唐奕翻著白眼出艙,一刻都不想和蕭惠多呆.

......

--------

此時,兩船交彙,落錨停穩.

唐奕一出來,就見耶律洪基胡子拉碴的一張大臉擺在對面的船頭.

雙手一抱,隔著兩船側舷就迎了上去.

耶律洪基也很配合,假模假樣也是雙手一抱,隔著船舷迎了上來.

剛要張嘴和唐奕客氣客氣,"一敘別情"......哪成想,對面的唐奕好像想起來了點什麼,兩手一放,掉頭......

回去了!!

......

你大爺的!

堂堂大遼皇帝生生被晾在那兒了,手舉著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就差沒破口大罵了.連大宋官家見了他也不能這般無禮,普天之下,除了他唐子浩,沒別人了.

那唐奕干嘛去了?

他還真是想起來點什麼,忘帶東西了,急急跑回艙里去取.

取什麼呢?

取閨女....

這貨跑回自己房里,抱起唐雨就往外跑.

"走,跟你爹去見個人."

這神叨勁,唐小雨早就習慣了,不以為意道:"見誰啊?"

"摳腳大漢."唐奕胡亂答著,還不忘囑咐."一會兒見了那人,你就說你是蕭巧哥的女兒,記住了啊."

噗!!

唐小雨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可是蕭巧哥卻是一下就樂出了聲兒.

"你壞不壞呀,何必這般氣他?"

唐奕已經走到了艙門口兒,苦著臉回頭,"不壞不行,否則就該這孫子給咱們使壞了."

"唉..."蕭巧哥哭笑不得.

她當然知道外面是耶律洪基來了,剛剛當然也聽到了一牆之隔的父母房中唐奕與二老的對話.

說心里話,蕭巧哥一點都不擔心耶律洪基會把蕭家怎麼樣.

因為她太了解唐奕了,要說耶律洪基在這世上如果只有一個克星,那一定不是大宋,一定是她這個夫君.

查刺還想給唐奕使壞?

下輩子吧.

......

支起身行,一臉鬼靈精般的笑意,"既然如此,小妹陪你一起去見一見故人吧."

"啊?"

唐奕愣住了,他沒有直接叫巧哥去刺激耶律洪基,就是怕巧哥尷尬.

沒想到......

"別去了吧,多尷尬?"

"尷尬什麼?"巧哥皺小鼻子."就要讓他看看,咱們過的好著呢,少來攪合!"

"好...吧."

心說,番婆子果然生猛.

......

于是乎,一家三口,手拉手,肩並肩......從船艙出來那一刻,只見對面的耶律洪基從腳後跟綠到天靈蓋兒,特麼就差沒冒煙兒了!

唐奕這時又是雙手一抱,三步並兩步的迎了上去.

"耶律大兄!!"

"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啊....."

......

砰....

砰!

耶律洪基心跳加眼皮不自覺的抽抽了兩下.....

帶響兒的!

大兄....

媽了個巴子......

大兄!!

先不說這孫子帶著老子的皇後出來招搖,居然連娃都那麼大了.

光"大兄"這兩個字就讓耶律洪基壓不住火兒.

唐奕從一開始認識就叫他大兄.....叫了十幾年了,也坑了他十幾年了.

"誰他娘的是你大兄!"耶律洪基..

砰...

直接就炸了!

"你是誰大兄?"大遼皇帝已經失去理智了...指著唐奕狀若瘋魔,隔著船舷就破口大罵!.

"你個臭不要臉的唐瘋子!有你這樣的兄弟,朕倒了八輩子血黴!"

"你等著!老子早晚扒了你的皮!!喝的你血!!磨碎了骨頭墊茅坑!!"

"......"

"......"

"......"

"......"

兩船人,不論宋人,還是遼人...

全都當場石化.

尤其是大遼船上的官員,兵卒,都特麼聽傻了.

這這這...這是從他們那個英明神武皇帝陛下嘴里說出來的?好狂野啊!

而那些十幾年前就在朝,知道自家皇帝和這位唐瘋子之間的瓜葛的老臣則是痛苦的就差捂臉了.

陛下啊!

忍著點兒....

失態了.

....

"你看看...."耶律洪基越罵唐奕心里越美.

憋著樂,一臉嫌棄,"你看看,古北關一別六七年了吧?"

"剛見面兒,怎麼就激動了呢!"

"古你大爺!!"

不提古北關還好,一提,耶律洪基更是什麼也顧不上了,那是他的疼啊!

"來!!點足兵馬,咱們古北關再戰!!"

"停停停停....."

唐奕都不正眼看耶律洪基了,"堂堂一國之君,發什麼瘋?"

"小孩過家家啊,說打就打?"

"你..."耶律洪基這個氣啊.

"再說了...."

'你’還沒'你’完,唐奕就給打斷了.

"真打,你打得過嗎?

完了完了,耶律洪基也就是個大活人,要是個充氣娃娃非直接爆了不可.

渾身上下,寒毛都在抖.

瞪著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嗆啷一聲,把近衛軍士的戰刀給抽了出來.

"老子剁了你!"

大遼官員一看,不行了,再不攔著,大遼的臉面就被這位皇帝丟盡,急忙上去抱住耶律洪基.

"陛下!陛下息怒!"

"陛下息怒啊!!"

有臣子更是一邊強行把耶律洪基往船艙里拽,一邊朝宋船這邊行禮.

"宋臣莫怪,宋臣莫怪!"

"我朝陛下突發癔病,突發癔病...."

"宋臣莫怪."

武將更是急令兵士拔錨開船,調頭就走

"宋臣莫怪啊...."

......

特麼這個時候,甯可說皇帝是瘋病,也不比當下丟人啊!

看著緩緩駛離的遼船,蕭譽抻著脖子看了半天,慢慢的轉過頭來看向唐奕時,表情還是硬的.

"這...這就走了?"

唐奕一攤手,"就這兩下子,還和老子玩陰的?"

"太狂了."

....

"唉..."

唐小雨又裝起了大人,望著遠去了遼船一臉的憂郁.

"大胡子叔叔真可憐,非要和我爹斗,吃虧了吧?"

"你是永遠也不可能比我爹還壞的!"

"去!!"唐奕不干了."倒黴孩子,怎麼說話呢?"

......

----------

另一邊,耶律洪基的咆哮之聲差點沒把遼船震散架了,足見這位爺氣成什麼樣兒了.

"奶奶的!!朕要宰了他!!"

"宰了他!!"

遼臣們一邊摁著一邊勸,"陛下息怒吧,那唐瘋子顯然就是故意的...."

"您九五之尊,何必與之較勁呢?"

"什麼故意的!?"耶律洪基瞪著眼睛."他他娘的就那個樣子,十幾年沒變過,老子非剁了他,為民除害!"

"陛下啊...."眾人無語."想想陛下是為什麼來的,大局為重啊!"

"什麼為...."耶律洪基一下就萎了下來.

"對啊...."

眼睛一瞪,"朕為什麼來的?"

"壞了!!"

猛一拍腦門子,"哎呦....我這個腦子啊!!"

"中了那厮的奸計!!"

他是特意跑來離間的,怎麼就沒壓住火和那瘋子杠上了呢!?

"走走走!辦正事要緊!"

遼臣一苦,還辦什麼正事兒?

"陛下....唐瘋子的船已經走遠了."

"啊?"耶律洪不顧形象的扒著舷窗往外看.果然,他們的遼船向西開,大宋的船向南開.

此時宋船,只剩下一個虛影兒了.

"誰讓你們放他們走的!?"

"誤我大事,必重罪罰之!!"

眾臣一翻白眼兒,到底是誰誤事兒?您要是不失控,正事兒早就辦完了.

"追!!"

那邊耶律洪基瞪著充血的眸子,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字.

"追!!追到開封也要給朕追上!"

說完這句,大遼皇帝陛下還不住的在心中默念:

不能上當,不能上當......

吾乃一國之君,斷不可再行紈绔,任性之事....

......

遼臣無語,只得吩咐船工:

追!

不過,追上去能不能辦成正事兒,大伙兒心里都沒底了,說不准這位陛下又要丟一次人.

......

----------

還別說,真讓耶律洪基追上了.

......

唐奕看著船後的遼艦無語長歎,這伙兒啊,怎麼不長記性呢?

......

"爹,追上來了耶!"

唐雨一臉興奮,與唐奕並肩看著後方.

隨後左手抱腰,右手支起來捋著圓潤的小下巴,好像下巴上真有一捋胡須一般.

"嗯....."

"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呢...."

"已有提防..."

猛的抬頭,一臉興奮,"爹,你那招要不管用了呢!"

"哼!"

唐奕冷笑著,輕輕在唐雨後腦勺掃了一下,當是她幸災樂禍的懲戒.

"你爹我就那麼一招兒?"

"不,兩招,還有一招發瘋."

"去!!"唐奕無語,和這鬼丫頭就沒法交流.

不過,當爹的權威不能沒有,耐著性子給唐小雨解釋了起來.

"他是一定會追回來的,趕走他並不能解決問題."

"正如兵法所述:下兵攻城.趕走他正是下兵之策,不足為謀."

"要讓他改變想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這才是上兵上策."

"是為上兵伐謀."

"哦...."唐雨聽的很是認真.

"我知道,我知道,范爺爺說過,上兵伐謀,次之伐交,其次伐兵,再次伐兵...."

"小糖聽一遍就記住了."

"嗯."唐奕贊賞的點了點頭.

哪成想,鬼丫頭就是鬼丫頭,"可是,上兵之策是讓他改變想法,下兵之策是趕走他...."

"那次之伐交,其次伐兵,對應的又是什麼計策呢?"

"....."

見親爹石化當場,一臉見鬼,唐雨杏眼一眯,"爹....."

"你不會是只有上兵和下兵,中間的都沒想好,欺負我是小孩兒吧?"

"....."

"咦....."唐雨一臉的嫌棄.

唐奕徹底被這丫頭打敗了,只得轉移話題,強行掙回面子.

"看著吧...."瞅著已經近在眼前的遼船,還有耶律洪基那張已經扭曲了的臉,轉身離開船尾.

"看你爹怎麼擺平遼人的."

一指對面的耶律洪基,"尤其是這個大胡子!!"

......

對面的耶律洪基一哆嗦,差點又沒壓住火氣.

你當我瞎是吧??

看不見啊?

目光落在前甲板那個雍容老婦身上,耶律洪基暗道:"姑母....別怪小侄忘義!!"

"為了扳倒唐子浩,也只能委屈您了!!"

耶律洪基沒意識到,只憑這一句話,他已經輸了.

原本的國事,稀里糊塗又弄成了私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