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不見不散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大伙兒的關心,病情自然不可能好的那麼快,只不過能寫的時候還是想盡量寫一點.

蒼山怕扔的太久會手生,況且,蒼十萬不是浪得虛名.

這個月離十萬還有差距,總是心里不踏實.

......

--------------

只講情,不講利,不要理,不論法,這"一講三不"可把唐奕驚得渾身發麻,暗道,這老太太實在太利害了!

你說這是至情至性吧,當然就是至情至性.

蕭母不是一般人,她嘴里說出來的話,就代表蕭家將來就一定會無條件的和唐家站在一邊.

夠性情了吧?

可是,你說她也是功利的,也說得過去.

因為,憑唐奕在大宋的地位,只要情份有了,那特麼就要什麼有什麼了.

這可比那個岳丈大人只會抻著的伎倆,高明得太多太多.既給了唐奕一個意外的驚喜,又為蕭家爭取了最大的利益.

當然,其實站在唐奕的角度來看,蕭母還有一層意思是現在的唐奕怎麼也想不到,看不到的.

......

--------

從蕭母房里出來已經是兩個時辰之後的事情.

在那之後,蕭母果然只講情,不講利,再不提一句國事.抱著唐小雨,一邊逗著小丫頭,一邊聽蕭巧哥細說這些年的經曆.

在唐奕眼里,那個精明的老太太隱于無形,取而代之的只是一個盼子歸來的母親,一個被外孫女逗得傻笑的外祖母.

......

從蕭母那里出來,天已經擦黑,管家引著一家三口沒有尋原路回去,而是在園子里略微繞了個彎.

唐奕心知肚明,也不生疑,踏踏實實任由蕭府管家引著,一路向前.

果然,轉過一處假山,諾大的書閣之前,他那個老丈人蕭惠正黑著臉站在門前.

唐奕不由得暗自苦笑,岳母猜的當真沒錯,看樣子,老丈人在這兒應該是等了一下午了,管家是刻意把他們領到這兒來的.

......

蕭巧哥倒也坦然,"見過父親大人!"

對于這個只把她當籌碼的父親,蕭巧哥雖然不喜歡,可是親人就是親人,逃不開,也拉不散.

"見過岳丈大人...."

唐奕沒辦法,也得跟著見禮.

對面的蕭惠聞聲下意識一瞪眼,險些脫口而出:"誰是你岳丈?老夫答應了嗎?"

可是理智又讓蕭惠把這些話都咽了回去,憋悶地又瞪了一眼唐奕,最後蹦出兩個字:

"進來!"

說完,自顧自的回了書房.

......

夜幕之下,唐奕當然看不見他已經讓老丈人瞪了好幾眼,與蕭巧哥一起,拉著唐雨隨之而入.

進到書房,蕭惠往桌案後面一坐,任由一家三口站在桌前.

"說吧,你唐子浩憑什麼讓蕭家降宋?"

唐奕聞聲抬起頭,坦然面對蕭惠.他心里明白,面前這位,此時是個商人,而非"岳丈".

既然如此,唐奕倒省了喉舌,"岳丈大人想要什麼條件?"

"老夫想聽聽你的條件."

"好吧."唐奕長歎.

蕭惠雖然沒有老太太的手段高明,但是想在他這兒占便宜也不太容易.

干脆道:"您老出西府樞密副使,蕭英叔伯任外務省副相."

"樞密副使?"蕭惠眉頭一展.

一入宋就碰軍權,這個待遇...不低了.

雖然是個副的,但是蕭惠也有自知之明,他這個契丹人想扶正,不太可能.

又沉吟片刻,道:"老夫沒問題,可是蕭英的不行!"

什麼外務省副相....他連聽都沒聽過,估計是個閑職.

"父親....."蕭巧哥知道這個時候她開口比唐奕合適.

"外務省副相.....職同大宋參知政事的."

"額......"

蕭譽一下子臉就綠了,和著蕭英的級別比他還高.

無話可說,又必須說下去,只得強忍尷尬,"那你兩個哥哥呢?"

這回是唐奕來答,"二哥可直入三司,但是...."

"但是什麼?"

唐奕誠然道:"但是職位,奕不能打包票.如今大宋財稅大改,許多東西要二哥邊做邊學,將來能做出什麼成就,要看二哥自己."

"行!"蕭惠咬了咬牙.

對于蕭譽的才干,他這個當爹的最清楚,還是頗有信心的.

"那你三哥呢?"

日!

唐奕心說,您這是一個也不放過啊!

不過還好,對于這些他早有准備,不會臨時抓瞎.

"三哥知兵事,善軍陣,可入武學院任教."

"不行!!"

蕭惠現在儼然就是個奸商,討價還價那是必須的.

"小小學院教諭,對得起你三哥嗎?"

"額..."這回輪到唐奕尷尬了.看向巧哥,意思是:還是你來說吧.

"爹...."蕭巧哥都替蕭惠臊得慌,語氣之中略有埋怨.

"大宋的武院教諭職同六部侍郎,在兵部是掛職的."

"不是您想的那麼回事兒."

"啊?"蕭惠也意外了."這...這麼回事啊."

"那還行."

心里卻在納悶,遼陽與世隔絕也才這麼點時間,怎麼一轉眼,大宋變的這麼快?

"咳咳...."清了清嗓子,即是為上面的話解尷尬,也是為下面的話解尷尬.

"那......還有嗎?"

......

"蕭家世襲郡王,可不遷京師外留屬地."

"大宋版圖,任何一處封地自選."

"嘶!!!"蕭惠倒吸一口涼氣,這個條件,連他都有點意外.

誰都知道,大宋只養閑王,不出朝職.對于蕭家這種降臣,要麼給王,要麼給官.

爵和官一起給的情況,卻是蕭惠也沒想到的.

"那....還有嗎?"

唐奕這老丈人就是試試,看看還能不能再扣出點東西來.

沒想到,還真有!

只聞唐奕道:"唐家的生意,從我個人的股里面抽出一成給蕭家,但是只分紅利,不參與經營."

"因為我要保證絕對的話語權."

這個條件絕對不低了,唐奕自己的生意里面,有馬家一成,張家一成,曹家一成,潘家一成.

如今,這四家哪家不是大宋富中之富?

蕭惠下意識地捋了捋長須,這條件確實不低,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

但是,還能不能......

抬起頭一臉的期待,"那觀瀾商合里,能不能給蕭家...."

唐奕一陣無語,還要!?

蕭巧哥都看不下去了,他這個爹簡直就是極品.

"爹...差不多就行了..."

"娘!"卻是唐雨仰著頭,突兀的稚氣發聲."這個外公,一點都沒有外祖母好...."

"太貪心啦."

得,蕭惠又鬧了個大紅臉兒,讓個小丫頭給鄙視了.

"算了,算了."蕭惠自己也知道過分了.面前這位可是名聲在外的唐瘋子,萬一把他要急了,那就不好收場了.

"勉強就這樣吧."

他特麼還裝了一把大度.

"咳咳...."使勁兒清了清嗓子,目光有意無意地撇向桌案.

"突然有些口渴呢...."

......

----------

唐奕也是無奈了,這才發現桌上原來還擺著一只茶盤,茶盤上......

自然就是兩個茶碗.

哭笑不得的上前,端起一個茶碗,入手冰涼,估計在這兒擺了一下午了.

"岳丈大人...請茶."

"嗯."蕭惠正了正身子,很像那麼回事兒的把架子一擺,直著腰杆接過來,一飲而盡.

呵呵,他也不怕涼茶喝多了鬧肚子.

"父親大人請茶...."蕭巧哥也端茶奉上.

蕭惠自然也是老神哉哉的接下,飲過.

嘴上沒說,可是敬了茶,代表他已經認下了唐奕這個女婿,當然,也認下了......

降宋的條件.

......

----------

"你不該許給我爹那麼多的."回去的路上,蕭巧哥忍不住埋怨唐奕.

書房那一出,她這個做女兒的都看不下去了,那極品老爹簡直就是得寸進尺.

對此,唐奕也只是淡淡一笑,把唐雨抱了起來,反而寬慰起巧哥來.

"自家人,給多給少不還是便宜自家人."

"況且...."

況且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別看蕭惠市儈算計,無所不用其極.

但是,蕭惠也好,蕭英也罷,包括蕭譽,蕭欣,還有蕭英家里的幾個兒子,那都是有真本事的人物.放在現在唐奕許出去的位置上一點也不誇張,甚至還有點...屈才了.

"關鍵是...."蕭巧哥有些著急."你回朝之後怎麼交待?"

唐奕許出去的條件已經超出了招降的范疇,又是許以高官,又是封爵.在外人看來,難免認為唐奕有利己之私,必會遭人詬病.

"沒關系."唐奕嘴上這麼說,可是表情卻是快哭了.

"只能說,你家老太太....太利害了."

蕭巧哥一怔,父親市儈,卻是關母親何事?

轉頭一想,又立時明白了,她這個夫君最受不得情義,母親偏偏以情動之,反而讓他不好意思給的太少了.

想到這里,蕭巧哥低著頭,頗有負罪之感,嘟囔道:"小妹都放得下,你又為何放不下呢?"

在蕭巧哥看來,唐奕給蕭家什麼,歸根結底不還是為了她?

"我的傻妹妹喲!"唐奕苦著臉."哪有那麼簡單!?"

單單一個"情義"二字,還不至于唐奕拿大宋的利益去送自己的人情.

實在是剛剛與蕭惠一番討價還價,讓他猛的意識到,老太太那一番動情背後,其實還有另一層,甚至兩層用意......

逼著他,不得不給蕭家重利.

......

----------

另一邊.

蕭惠送走女兒女婿,整個人似是被抽空了一般萎靡下來,再不複剛剛的精明算計.

支起身子,從牆起的寶格上層翻出一瓶千軍釀,胡亂拆封,一口就是大半瓶.

隨後喘著粗氣,砸回椅子怔怔發呆.

良久:"蕭家列祖列宗在上...."

"不孝子孫蕭惠...."

"要做叛臣...逆將了."

......

而書房不遠外的另一處房中,蕭母佇立窗前遠望西南......

順著她的目光,延伸千里,便是遼都大定.

蕭母此時並無女兒遠歸,家人團聚的幸福,亦沒有遼陽局定,大事己成的安甯,而是....

同蕭惠一樣,滿眼悲戚.

"查刺啊,願你莫要辜負了姑母的一番苦心吧!"

.....

----------

大局已定,唐奕卻是不能馬上歸宋,怎麼說也是蕭巧哥的娘家,十幾年才回來一趟,起碼要住上個把月才說得過去.

當然,蕭巧哥享受難得的母女之親的同時,唐奕也沒閑著.

別忘了,遼陽還有一個麻煩沒解決呢,那就是--石全福.

這位爺賴在閻王營不走了,正等著唐奕自己找上門兒來呢.

當然了,見著唐奕,石全福第一件事兒不是要結果,而是......

"王子純這個王八蛋,老子早晚生劈活撕了這奸賊!"

都特麼過去小半年了,要是石全福還看不出王韶到底給他下了什麼套兒,使了什麼花活兒,那他也白在禁軍混那麼多年了.

如今,石全福恨死王韶了,這特麼文人的花花腸子實在是多!特麼當初還一個勁兒的謝謝人家呢,結果一不小心就著了道.

"奶奶個熊的!!"石全福指著唐奕.

"唐瘋子,你特麼別攔老子,這回我非弄死他!!"

"行了,行了...."唐奕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幾年不見,石家老大還真是大變樣兒.看來,閻王營還真是個曆練人的好地方.

"你得謝謝王子純,沒有他,說不定現在你就回禁軍養老去了!"

"姥姥!!"

石全福一瞪牛眼,"老子是閻王營的營帥,我看誰敢動我!?"

"怎地?"唐奕一挑眉頭."跟我叫板是吧?"

"那行吧,收拾東西,明天就動身,去和你五弟做伴兒!"

"啊...啊?"石全福一怔,立馬萎了.

"別啊,老子可不想種地!"

石全安已經從涯州軍調出去了,被他爹石進武調到嶺外去管農墾軍團了.

"哼...."唐奕冷笑一聲."不是沒人能動你嗎?我倒看看,老子動不動得了你!"

"別別別..."石全福徹底軟了下來."您老可不是人...."

"嗯???"

"是神仙!!神仙,行了吧?"

"......"

唐奕一陣無語,石全福為了留在閻王營,可謂是拼了,軟磨硬泡,能用的都用上了.

說實話,唐奕唏噓之余,更多的是動容!!

閻王營可不是政事堂,這是玩命的地方,石全福這種屬泥鰍的人物能下這麼大的決心,足見他對這片軍營到底有多愛.

語氣緩和下來,"要不回京吧!以你的戰功,兵部,樞密院,想去哪都行."

"不回."石全福答的極是干脆.

抬頭看著唐奕,"我的魂兒已經長在閻王營了."

"算了...."石全福一甩手."也別爭來爭去的,沒勁!"

"大郎也別為我升到哪兒操心,給我一個軍就行,不升不降,還管我的五千兵."

"你這是將我的軍啊!"唐奕苦笑.

"現在你回大宋瞅瞅去,要是讓百姓知道,守衛遼河口的功臣無賞,那我得讓人罵死!"

"真的?"石全福愣愣的發問."百姓都知道我石全福了?"

"何止知道,都奉你為英雄呢!"

"嘿嘿...."只見石全福居然有些無所適從的傻笑.

"英雄....談不上談不上,就是做俺份內之事."

"行啦."唐奕看他那傻樣兒就想樂."說你胖還喘上了."

"總之,不回去也行,但是營帥你搶不過楊二哥."

"人家畢竟是把閻王營一手拉起來的,于公于私,你都沒他有資格."

"也是."石全福點頭."所以說,你就給我五千人,我就知足了."

"五千人也不行."

唐奕搖著頭,"太少."

"那你說咋整?"石全福也知道為難."要不...."

眼珠子一轉,"要不你把王子純那個差使給我吧,讓那個小白臉滾蛋!"

"咱這純爺們兒呆的地方,整個文人當後媽,算個啥事兒?"

"想的美!"唐奕撇著嘴."宣政使是軍改重中之重,你就別做夢了."

石全福都快哭了,"那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讓我上哪兒?"

"看看吧."唐奕甩給石全福一道聖旨.

石全福打開一看,"閻王大軍參武官?"

"這特麼是個什麼干啥的?"

唐奕回答的也算干脆,"楊二哥老大,王子純老二,你老三,就是這麼個官兒."

"啊??"

沒想到,石全福一怔,立馬把腦袋搖的生風.

"不干不干!!老三....老子還排在那小白臉下面兒?"

"不干不干,打死也不受他的鳥氣!"

"你不干也得干!"唐奕瞪起眼睛."要麼當小三兒,要麼回去種地!你選一個吧!!"

日!!

石全福暗罵,特麼沒你這樣兒的啊!

但是,眼前這不是別人,是唐瘋子,真叫板,石全福自認還真沒那兩下子.

"好吧,小三兒就小三兒吧...."

"那在遼陽跟我駐守的這一萬人,什麼時候回遼河口?"

其實,石全福心里還是挺美的,小三兒......

起碼比五千人強吧?

他這是著急回去過一過當小三兒的癮.

沒想到,唐奕聞言沉吟了起來.

過了半晌,"你還不能回遼河口."

"啊?"石全福大疑."蕭家不是已經....."

"都降了,還在這駐著干嘛?反倒讓人家以為咱們大宋小心眼,防著他們似的."

"再說了....."石全福偷偷瞄了唐奕一眼."這不是你老岳丈嘛,沒這個必要吧?"

唐奕一歎,他也想沒這個必要,他更想不防著,可是....

"至少現在,還不能撤!"

.....

--------------

一個月之後,唐奕南歸返京.

同行的,自然包括蕭惠,蕭英,蕭譽,蕭欣,還有蕭母,一並南下.

遼陽初降,雖無書面協定,但是蕭家之人也要入京面聖,走一個過場.

上船之前,唐奕接到萊州來報,說是有一艘大遼官船請求進入渤海.

這本來沒什麼大不了,渤海雖然歸了大宋,可是大宋也沒那麼霸道,一點不許大遼船只入海那是不可能的.

民船,商艦,只要向港口報備,繳納海稅,便可出海.

但是,官船....卻是麻煩一些,港口做不了主,需上報遼河口的閻王營審議之後方可放行.

而且,大遼也知道這是丟人的事兒,所以自打渤海歸宋之後,至今還沒有一艘大遼官船申請出海.

唐奕之所以注意到這事兒,正是因為這是頭一份兒,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官船,是一艘海艦戰船.

結合他們要回宋的這個時間點,唐奕大概猜出這船的來意了.

讓楊懷玉回報萊州:放行!!

而且,還給遼船捎了個話兒:"三日之後,日出之時,萊州以東百里海上......"

"不見....不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