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小人精
g,更新快,無彈窗,!

九月的北方秋涼正盛,早晚只穿單衣已經出不得房門了.

唐奕裹著一件棉袍站在船頭,望著海面上的朝陽初升有些恍惚.

他尤記得帶巧哥逃出大遼的那一次,也是在渤海灣,也是這麼個霞光映日的早晨,不同的是,上一次是倉惶而逃,而這次則是從容而歸.

......

此時,船首方向已經依稀能夠看得見陸地,蕭巧哥領著唐雨也行出艙來,緊了緊貂領大氅,望著前方發怔.

那里就是遼口河,而上了岸,再走三百里就是娘家了.

"二哥三哥,會來接咱們吧..."

唐奕一笑,抓著她冰涼的小手兒,"會的."

......

船至岸邊,果然見楊懷玉,王韶,石全福,蕭譽,蕭欣等人已經等在了碼頭上.

唐奕下船,先是與楊懷玉,王韶三人見禮,略有寒暄.

轉頭見蕭巧哥已經站在了兩位哥哥面前,便也行了過去.

......

"怎麼二哥臉色不太好啊,不歡迎我這個妹夫?"

接船蕭譽板著個臉,唐奕只得自己給自己找台階.

可是,顯然蕭譽還真不想給他這個台階兒,淡淡的看了唐奕一眼,"還真不太歡迎."

"......"

唐奕無言,蕭譽這是心有怨氣.

"別聽二哥瞎說,歡迎,歡迎得緊呢!"

蕭欣打起了圓場,一邊說著,一邊抱起唐雨.

"你就是小糖吧?"

"來來來,叫個小舅來聽聽."

蕭巧哥也不想二哥與自家夫君就這麼冷著,順著蕭欣的話頭急忙吩咐唐雨.

"快,叫舅舅."

唐雨卻是不急叫,在蕭欣懷里也不掙紮,歪著小腦袋看人.

"你就是我舅舅?"

"那你是契丹人嘍?"

說著話,小手一抬,直接把蕭欣的頂冠摘了下來.

見這個自稱是自己舅舅的男人梳了一個漢髻,立馬不高興的一皺鼻子.

"騙人!!"

"契丹人明明是髡頭,你才不是呢."

蕭欣被這小丫頭弄的先是一愣,隨之大笑.

"誰說契丹人就一定是髡頭的啊?你舅舅我就是梳漢髻!"

唐雨有點半信半疑,只得轉臉看向娘親,"真的嗎?"

蕭巧哥也被這丫頭逗的忍不住的淡笑笑,"契丹人確實不都留髡頭的."

"哦....."

沒想到,唐雨聞言還挺失望,撅起小嘴,又對蕭欣道:"那你現在就剃一個髡頭好不好?小糖要看髡頭."

"京里看不著."

"哈哈哈哈...."蕭欣大樂,沒想到這個小外甥女兒這麼有意思.

輕輕地在唐雨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你這小丫頭端是磨人!那頭發是說剃就剃的呀?"

見唐雨一臉失望,蕭欣立馬又改了口.

"不過啊...."眼珠一轉,打起了二哥的主意.

一指身旁的蕭譽,"小糖要看髡頭,可以找你二舅舅啊,他就是髡頭!"

"你求求二舅舅,說不定他就讓你看了呢."

本來蕭欣是想借著孩子的童心緩和一下氣氛,這種情況下,玩心大起的唐雨定是會去求蕭譽的.

可惜,他太低估唐家小瘋丫頭的瘋勁兒了,更不知道這丫頭不按常理出牌的本事,比他爹更甚!

這丫頭還用求?

他這邊話音剛落,只見唐雨直接往蕭譽那邊一趔,要不是蕭欣把腰身抱得緊實,險些掉到地上.

也怪蕭譽離的太近,唐雨整個人就橫在空中,小手還挺快,嗖的一下把蕭譽的圓頂氈帽就給摘下來了.

一看,果然是光溜溜的腦袋,就兩邊留了兩撮兒,立馬開心大叫,"好看好看,還真是髡頭!"

蕭譽那邊本來就郁悶著呢,結果又讓個娃娃給調戲了,立時大怒.瞪著巧哥,"這什麼破孩子?你們也不知道管教!"

可是,不等娘親發話,唐雨就跟沒明白這是訓她一樣,順勢一把摟住了蕭譽的脖子.

"舅舅,舅舅,你才是我舅舅!"從蕭欣懷里硬生生的掛在蕭譽脖子上.

回頭還得反咬一口蕭欣,"這個髡頭的舅舅才是真的,你是是假的,是冒充的!"

.....

蕭譽僵在那里,就算再怎麼有氣,讓這瓷娃娃般的小人兒粘著,也十分怒氣散了九分.

下意識把唐雨托起來,生怕摔著,面上一時又轉不過來,僵硬地瞪了唐雨一眼.

可是,細看之下,這丫頭長的太像巧哥小時候,根本讓蕭二哥恨不起來,剩下那一分怒氣也化在小人精的一對眸子里了.

"小小年紀,這般刁蠻任性,也不知道隨誰!?"扔下這麼一句,還顯然是話里有話.可惜,下一句就裝不得嚴肅了......

大嘴叉子一咧....笑的那叫一個親切.

"再叫一聲舅舅來聽聽!"

"舅舅,二舅舅!"小唐雨很給面子,叫的極是甜膩.

"好!"蕭譽舒坦了"走,咱回家."

"那舅舅抱著我走."

"行!"

蕭二哥對自己家的兒女也沒這般寵過,今天算是折在唐雨手里了.

說著話,也不招呼唐奕夫婦,抱著唐雨自顧自的就走,留下身後傻站著的三人.

"什麼破孩子!!"蕭欣那邊才反應過來."我也是你舅舅!你小舅舅!"一邊嚷嚷,一邊追了過去.

"來,小破孩兒,讓小舅舅抱抱."

....

唐奕一臉哭笑不得,與蕭巧哥並肩.

"咱們也走吧."

蕭巧哥白了唐奕一眼,沒頭沒腦道:"你就是父女最精!"

說完,也不理唐奕,追著二哥三哥去了.

只見蕭巧哥一句話,唐奕立時就跟踩了尾巴似的.

"誒!!你這麼揣測你夫君就不對了哈,你都看見了,我可什麼都沒干啊!"

......

只不過,說完這句,唐奕的目光與正枕在蕭譽肩上的一雙靈動眼睛正好對上.

唐小雨小臉上神態詭異,單眼一眨,盡是得逞之後的傲嬌.

而唐奕這個當爹的.....

則是在所有人的視線之外,暗豎了一個大拇指:

好閨女,有前途!!

......

----------

唐奕之前攔下蕭家入宋的舉動,親自北上,蕭家的人只要不是傻子,就已經明白了這個混蛋打的是什麼主意,這也是蕭譽不給唐奕好臉色的原因.

可是,偏偏這個外甥女粘了蕭譽一路,愣是到了遼陽也沒給蕭二哥和唐奕發火的機會.

當然,到了遼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這是蕭家的地頭,如果蕭譽想發火,隨時都可以.

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又偏偏沒人來找唐奕的不自在了......

別說找不自在,連搭理都沒人搭理.

一直進了蕭府,唐奕愣是沒見到老丈人和老丈母娘,唯獨蕭英露了個面,但也只和巧哥說了幾句話,算是敘一敘叔侄之情.

至于唐奕,連多看一眼都欠奉.

蕭家冷落也就算了,自己閨女也來補刀.

"爹,您老人家也不行哇,出了京城都沒人搭理的."

"去!!倒黴孩子,怎麼說話呢!?"唐奕瞪著眼珠子,氣不打一處來.

剛剛"乖"了一場,回頭就又來氣他!什麼叫"您老人家"?

"唉...."

只見五歲的唐小雨學著大人樣子長長一歎,爬上一張椅子,四平八穩的往那兒一坐.

"您老人家安心啦!有我呢!關鍵時刻,也就能指望你寶貝女兒嘍."

"......"

"來,給你閨女倒碗茶......"

"......"

"渴死本姑娘了!那個二舅舅一點都不會哄小孩兒,抱了一路也不說給口水喝."

"......"

......

--------

看來蕭家不單單是要給唐奕一個臉色看看那麼簡單了.

在這之後連著三天,除了送飯的丫鬟,就沒見著別人,連最是親切的蕭欣也不來了.顯然這是有意為之.

...

小唐雨百無聊賴,把下巴支在桌沿兒上看著空蕩蕩的門廳發呆,半天蹦出一句:

"爹,不是你閨女不幫你哇,實在是您老人家這舍孩子套狼的把戲人家不上套兒."

唐奕正在里間捧著一本《左傳》瞎看,聽了唐雨的話,一翻白眼......氣樂了.

"小東西,你才多大點兒,懂什麼?"

這邊的唐雨頭都不轉,"您老人家,那麼大歲數,不也沒輒?"

"...."唐奕一陣無語,卻也還算淡定,一邊翻著書頁,一邊悠然道:

"這可不叫舍孩子套狼."

騰騰騰......

唐雨立馬跑了進來,"那叫什麼?"

"這叫....穩坐釣魚台!"

"穩坐釣魚台?"唐雨皺著眉頭,"這又是什麼典故?"

唐奕放下書,拂了拂的她的小額頭,"以後再給你講什麼叫穩坐釣魚台!"

"現在你爹我要交給你一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

"什麼任務?"

只見唐奕一指床邊發呆的蕭巧哥,"去,把你娘親逗笑."

......

其實,正如唐奕所說,他並不擔心蕭家的事情.

蕭惠不見人,連帶著蕭母和蕭家兄弟也不見人,只能說明他有憤怒,並不能說明他不想歸宋...

如果他真的不想,那以唐奕這個老丈人的鑽營本性,絕對會借蕭巧哥的臉面爭取一下的.反而應該第一時間來見唐奕.

所以自把進蕭府的那一刻開始,唐奕反而心安了.

倒是蕭巧哥,因為這檔子事兒夾在中間,很難做人.

這三天雖然沒有埋怨,可是這父女二人鬧的這般歡實,她卻在那邊怔怔發呆不曾聽進半字就不難看出,蕭巧哥心里一定是不好受的.

......

唐雨聽了父親大人的吩咐,先是一怔,隨之看了眼娘親,接著嗷嘮一嗓子就往蕭巧哥身邊跑.

"娘親!!爹說他要把你休了,換個新的!!"

唐奕這個後悔呦,特麼這敗家閨女誰愛要誰要,老子是不要了.

急忙解釋,"我可什麼都沒說."

那邊蕭巧哥回過神來,半天才有反應,勉強擠出一絲笑意,把唐雨攬在懷中,"他不敢,你君娘娘會打斷他的腿的."

唐雨一愣,"可是,君娘娘打不過爹呀?"

"誰說的."蕭巧哥淡笑."你君娘娘會武功,十個爹也打不過一個君娘娘."

"那麼利害?"唐雨一驚一乍,立馬又萎靡了下來.

"那我以後再也不欺負唐頌了,君娘娘一生氣,也會打斷我的腿的...."

"噗...."

蕭巧哥終于被小丫頭逗的大笑出聲,輕拍了一下唐雨的臉頰,"你個小人精,屬你最不吃虧."

沒想到,唐雨見娘親大笑,立馬掙脫蕭巧哥的懷抱.

"爹!!光榮完成任務!請您老人家驗收!"

"爹....?"

"爹你怎麼了?"

唐雨好奇地看著親爹黑著一張臉."爹你是不是有病了??"

......

"你才有病呢!"

唐奕臉能不黑嗎?這小東西張嘴就來,他什麼時候說要休了巧哥換個新的了?

關鍵是,這都哪兒學來的?套路比他還深.

不過,巧哥能開心些比什麼都強,唐奕暫時忍了.

剜了唐雨一眼,順勢坐到床邊,換了溫柔的語氣對巧哥道:

"是我不好,讓你難做."

蕭巧哥聞言,看唐奕一眼,卻是對這突如其來的歉意並不領情.

嗔怪道:"挺好的氣氛,卻是非要來煞風景."

緩下語氣,"夫君不用多想,更不用為我分心,回了娘家,卻見不到娘家人,小妹心里自然是憋悶的,這在所難免."

"不過...."

"小妹也分得出什麼是家事,什麼國事,知道自己是蕭家的女兒,但也是唐子浩的夫人."

"所以....."

拉起唐奕的大手攥在手心.

"去做你應該做的事吧,讓小妹憋悶一會兒又有何妨?"

看向唐雨,"有雨兒在,你還怕小妹悶壞了不成?"

"就是."唐雨又裝起大人來."有本姑娘在,您老人家就別婆婆媽媽的了嘛."

......

唐奕一陣無語.算起來他也算是位高權重,家大業大.兒女雙全,嬌妻如云.

都說這日子不能過的太滿,月滿則盈嘛.

以前他還挺擔心,可是現在.....他不擔心了.

老天爺對他不薄啊....怕他"滿"就派了這麼個活寶下來....

他就不明白了,為什麼四個兒女之中,最機靈,最難纏,也最像他的......

是個丫頭?

倒不是唐奕瞧不上丫頭,關鍵是時代使然,女兒身注定不能成就大事.

難道....

將來要讓這個小人精接他的班?

......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卻是蕭府管家進來了.

"小姐,姑爺!"

"主母請二位過宅一敘."

......

------

慚愧,本應昨晚就發的,知道很多人都在眼巴巴的等著.

但是,剛寫完就睡著了....這才拖到了現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