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老媽子
g,更新快,無彈窗,!

先帝入陵,大宋文武也該還朝開封了.

可惜,唐奕卻是不能隨大隊回京,之前已經答應了蕭家,等這邊的事一了,就北上遼陽的.

......

臨行前一晚,福康,還有君欣卓為唐奕和蕭巧哥准備行裝.

按說,家里丫鬟婆子也是一大堆,根本不用福康她們動手.

不過,親手為唐奕收拾東西,仿佛已經成了這些年唐家的傳統.每次遠行,要穿哪件衣服,帶什麼東西,她們非要親手備下才肯安心.

......

"這次又要去多久?"

君欣卓細心的疊著衣物,輕輕摞入行囊,一邊有意無意的發問.

"很快!"

"哪一次夫君都說很快."

唐奕怔了怔,知道君姐姐這是有些不高興了,靠到她身邊,輕聲安慰,"這次真的很快."

"隨便你吧...."

扔一這麼一句,君欣卓便低頭繼續打理,卻是再不理唐奕了.

君欣卓其實是在氣自己,成親之前,唐奕也是這麼忙忙碌碌,可那時她可以隨時陪在身邊,倒也不覺得,如今有了唐頌,卻是再也不能天涯游走了.

......

此時,福康也在一旁自顧自的發泄著怨氣:"父皇也是....非把這擔子壓在你肩上,換了誰不行?卻是擾得這個家連一起吃頓安生飯都難了."

"....."

唐奕一陣無言,這些年尤其忙碌,還真不如成親之前與三人相聚的時間來得長久.

慢慢的把君欣卓和福康手里的活計奪下來,又把蕭巧哥叫到身邊.

"是我不好,冷落了娘子."

"我也不是..."福康欲言又止,知道今天這些牢騷會讓唐奕為難.

可是,卻又實在憋不住了.

"這什麼時候是個盡頭?"

蕭巧哥也來幫腔兒,低著頭小聲嘟囔:"干脆和賈相爺拜堂算了,他更像是你的娘子."

唐奕不樂意了,這番婆子怎麼說話呢?

眼前不由浮現出賈相爺那張老臉,忍不住打個了寒顫.

"他是我老媽子!"

......

結果,剛走到門前,還沒來得及拍門的老賈差點沒載地上:

"老......老媽子?"

把老賈氣的,恨不得上去把唐奕掐死,這倒黴孩子,怎麼說話呢?

不過,賈相爺還是有眼立見兒的,本來是准備和唐奕說說他不在時朝廷的幾項安排,現在看來,這倒黴蛋兒家事還弄不過來,哪有時間搭理他?

忍著怒氣,恨恨的想著:等你回來的!!

調頭走了.

....

----------

屋中,唐奕看著唯一沒有說話的君欣卓.

"你呢?你是不是也不想我干這苦差?"

君欣卓道:"只是不想你這般操勞."

唐奕一拍大腿,"好!"

三個女人這麼一鬧,讓他也想明白了.

兒女情長我所欲也,家國大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

那就特麼想辦法讓它兼得!

"爺答應你們,從遼陽回來咱就撂挑子,不干了!"

三女一怔,真的假的?

福康擰著眉頭,"那父皇的囑托...."

唐奕則是一撇嘴,"他閨女過的不開心,老頭在天上肯定也在自責自己安排錯了."

福康一翻白眼,知道這家伙又開始胡說了.

"不求夫君一心顧家,只願你多陪陪孩子們."

"好!"唐奕滿口答應."等回來,老子就當個全職奶爸,天天陪著老婆孩子!"

說來也巧,四個小崽子趕在這個時候沖進來了,顯然聽到了一些爹娘的交談.

唐吟舉著木劍,"爹爹,爹爹,我要騎馬打仗,你來做馬好不好?"

"好!"

唐奕現在就會說一個好字,俗話說,先有家後有國,家事都擺弄不明白,還何來國事?

不過,唐吟這個要求有點過分啊,堂堂輔國布衣,權平天下的唐子浩,讓兒子騎在脖子上當馬....

殊不知,還有更過分的呢.

唐風見大哥的要求爹爹已然應下,自不甘落後.

"爹爹,爹爹,我要看花燈!"

唐奕臉色一黑,"好是好,不過花燈要等來年上元才有哦."

"我不管,我就要現在就看."

"爹爹,爹爹,范純粹那厮天天纏著蘇小妹."二哥還沒說完,唐頌就等不及了.

稚聲稚氣,一臉嚴肅,"不要臉!小妹姐姐比他大那麼那麼多歲,怎麼會看上他?"

"你把他趕走,小妹姐姐是我的,不許他碰小妹姐姐."

唐奕有點頭疼了,這都什麼邏輯?

立時也嚴肅起來,"那是小妹姑姑!"

"不對,是小妹姐姐."

唐奕一掐腰,和唐頌杠上了,"你爹我的妹子,你是不是得叫姑姑?"

"才不是喱."唐頌寸步不讓."自己論自己的,咱們爺倆互不干預."

"是爹爹的妹子不假,但也是我的姐姐沒錯."

"噗!!!"唐奕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

這不臉的功力,倒有他的幾分真傳啊!

......

正在這時,唐雨的一句話徹底把唐奕雷的個外焦里嫩.

"爹!!本姑娘要做大姐頭,你去給我找好多好多小弟行不行?我要行俠仗義,打遍開封!"

"......"

"......"

"......"

......

唐奕無語問蒼山,造孽啊!!

一臉挫敗,轉頭看向三位娘子.

"當我沒說,我還是老老實實....上朝去吧."

......

------------

第二天一早,唐奕起程北上.

范師父,賈相爺,還有朝中諸臣前來送行.

唐奕也就奇了怪了,賈相爺這是......

這是昨晚沒睡好?怎麼一臉的不高興呢?

可是人太多,唐奕也不好多問,向眾人作別.

"朝中諸事,拜托各位了!"

"賈相公!"眼看唐奕就要上船了,三司使司馬光有點繃不住了,出聲提醒賈昌朝.

還有事兒呢,都這個時候了,賈相爺怎麼還不開口呢?

沒想到老賈眼珠子一立,"叫老夫干嘛!?自己說去!"

司馬君實鬧了個大紅臉兒,心說,這是吃炮仔兒了啊?你這跟誰啊?

還好,唐奕也在注意老賈這邊,見二人的架勢肯定就是有事兒,主動出聲道:"怎麼,還有要交待的?"

只見賈相爺不情不願,"沒事兒,走你的吧!"

"哦."唐奕心說,老賈這可不光是沒睡好的問題了.

既然賈子明不肯說,那他也沒必要多問.

"也好,有賈相爺在,諸事易解,奕自可放心."

象模象事的抱手一禮,"范師年歲大了,力有不怠,朝中之務還要勞煩相爺多多操心!"

......

唐奕這是給足了賈昌朝面子,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又是行禮,又是軟話,也等于是定下來了,他不在,朝政上的問題由老賈負責.

可是沒想到,他不說這句還好,剛說完,老賈就炸了.

瞪著老眼,一臉怨氣,"老夫真成你老媽子了啊?什麼都要我管?"

"咦??"唐奕一激動,發出一聲輕疑.

和我的觀點一樣嘛,賈相爺還是通透啊!

他哪知道,昨天哄媳婦的話都讓賈相爺聽了牆根兒了.

不過,唐奕也知道面兒上不能這麼說,陪笑道:"看您老說的,都是為朝出力嘛."

賈昌朝瞪了他一眼,心說,你心里就是這麼想的!

但是他也知道,現在的場合不對,煩躁的一甩手,"趕緊走吧,速去速回!"

司馬光那邊不干了,正事兒還沒說呢,不能讓他走啊?

"相爺...."

"怎麼?真有事兒?"

唐奕看向司馬光,擰著眉頭,一臉的不悅.

"有事兒說事兒!君實怎麼還學起小娘作態,扭捏起來了呢?"

老賈則是把臉一別,下巴朝天,"自己的事兒自己來說,別什麼都找老夫!"

賈相爺現在才不想跟唐奕多廢半句話呢!

嘿,司馬光這個氣喲,鬧了半天,成我的不是了,招誰惹誰了?

再說了,這事兒....特麼就不是他的事兒,好不好?

......

--------

到底是個怎麼回事兒呢?

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它還真就一點都不複雜.

進貢,就這麼點兒事.

外邦來朝,帶著特產禮物來的.說點好聽的,再認一個"下臣",請求漢家皇帝賜封.

這叫事兒嗎?

根本不叫事兒.別說大宋,自古都有這傳統.

大宋邊兒上這一圈小國年年都來進貢,連大理,吐蕃,吳哥,這些和大宋正在鬧矛盾的地方,這兩年也沒斷了貢.

為什麼呢?

因為漢人要面子啊!

對于小國來說,進貢是個只賺不賠的買賣.

帶一點土特產,認個小弟,讓漢人得了面子,那帶回去的就是十倍于"土特產"的"回賜".

禮尚往來嘛,皆大歡喜.

不過,要是一家,兩家,三家,還好說,大宋不在乎那點小錢,你要是全天下都來朝貢再試試?

地主家也得被搬空了啊!

如今,大宋的版圖越來越大,走的越來越遠,隨之而來的,知道大宋好面子,朝貢是個好"買賣"的小邦小國也越來越說.

如果還按照以往的慣例,十倍回賜,那這個冤枉錢可就多了去了.

......

按理說,這事還真不歸司馬光來管,畢竟邦交現在有外務省,回賜多寡屬國策大方,得宰相張嘴,也不是他這個三司使應該管的事兒.

可是,特麼得三司拿錢啊!

所以,司馬光著急呢,不是他管的事兒,卻要從他兜里掏錢,大宋的管家婆當然要提醒一下賈相爺.

......

----------

沒辦法,外務省的文扒皮在京里,老賈又傲嬌的不肯開口,司馬君實這個"好欺負"的只得自己開口了.倒要看看,這種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兒,唐瘋子要怎麼解決.

不過,司馬光心里也有數兒,依唐奕的尿性勁兒,多半是不想花這個冤枉錢的.

但是,沒想到......

唐奕聽完之後,眼珠子一轉,隨之一拍大腿,"給!!這種好事兒上哪兒找去!?"

"給,誰來都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