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一二三步走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絕非危言聳聽,政策,法規,即使不能超前,最起碼要保持同步,慢一拍.....

是要送命的.

......

大宋正處在一個變革的時代,海外貿易的崛起,新興產業的不斷湧現,在給大宋帶來無限機遇,無限可能的同時,也存在著無限的危機.

剛剛與范師父和賈相爺的那段對話,唐奕還只是急智之下想到的一些可能,回去細想之下,他越想越心驚,越想越後怕.

因為,單單是農莊這一遭,還遠不止他與老賈陳述的那些弊端.

比方說,童工.

對,大宋這個時代根本就沒有童工的概念,可是,唐奕在這個時代的所做所為,已經把大宋緩緩的從原始經濟的泥潭之中拉了出來.

所謂文明進階......

大宋其實正在經曆著文明進階,而不可避免的,資本的罪惡性很快就會顯現出來.

一但處理不好,那這只巨獸還沒來得及訓化,就將化成踐踏一切的毀滅之力.

童工,血淚工廠,剝削,壓迫,如果當權者反應慢了,在沒有任何束縛力的情況下,資本是沒有任何道德性可言的,自然而然會因資本的不斷整合,進化而越來越失去人性.

百姓們都是懵懂的,他們不知道,現在把自己的孩子送進作坊,會滋生出怎麼的貪婪;他們更不知道,沒有律法保護的用工關系會發展到什麼樣的惡劣程度.

而當其發展到無法遏制的程度的時候,勞苦大眾與資本家之間,新興的經濟組織與政權之間,又會爆發什麼新的矛盾,唐奕幾乎不敢去想.

誰也不知道,在十一世紀的大宋會不會來一次"法國大革命",更不知道,會不會還沒等到大宋稱霸世界,就已經從內部土崩瓦解了.

此時此刻,甚至唐奕有了一絲膽怯,繼而生出一股沖動,他要把資本巨獸重新關回籠子里......

實在太難操控了!

......

事到如今,這個時代已經被唐奕弄的面目全非,除了一個個熟悉的名字,與原本的那個軌跡已經沒有任何交集.

唐奕發現,他這個穿越者的優勢已經越來越少,剩下的資本不過就是一點點的預見性.

他實在不知道,這一點點預見性夠不夠推著大宋繼續向前.

而此時,唐奕越加佩服後世華夏的那些偉人.

只有真正的身處洪流之中,才明白那些人是多麼的驚才絕豔,多麼的雄韜偉略,可以把資本巨獸玩弄于一個根本不適合資本生長的環境里.

唐奕現在甚至生出了和後世的西方人相同的想法:

"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沒錯,就是這個想法!

其實,所謂的社會主義只是一個理想國,真正落于實踐,弊端之多根本無法克服.

正如後世西方的所謂政客,所謂經濟學家預言的那樣,一黨天下的政體很容易滋生腐敗和獨裁,更容易走向偏執,亦無法保持長期的活力.

而且,經濟發展與其中心思想有著根本的沖突,必然導致衰敗.

事實也正是如此,毛子就是用這套東西拖散架的.

曾經占據了半個世界的政體,也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是自生自滅,就是軍政府獨裁了.

但是,唯獨華夏,西方不但沒把她拖垮,靠黃,反而拖著拖著西方自己開始大衰退了.

"華夏是怎麼做到的?"

沒人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更沒有理解,華夏是怎麼不斷的保持活力,一路開掛的.

一個國家有凝聚力,有向心力,有上升力,有活力,最主要的是,不獨裁,卻敢號稱是"家國機器".

放眼後世,只此一家,穩的一逼.

從哲學的角度來說,這特麼就是個悖論.

唐奕現在就是和那些西方人一樣的想法....

他想過學這個,學那個,學君主立憲,學工業革命,甚至想過學小鬼子明治維新,到最後....

發現最牛的還是咱們自己人那條開掛之路.

但是,太特麼難學了!!

從哪兒下手啊??

......

----------

糾結了整整一夜,也沒徹底理順,不過,倒是有了一些思路.

所以,一大早,天還沒亮呢,范老爺和賈相爺就被唐奕從被窩里拉了出來.

"咱們這樣太累了!"

兩個老頭兒本就迷迷糊糊,被唐奕這沒頭沒腦的一句弄的更是云山霧罩,對視一眼,皆是茫然.

"怎麼太累了?"

"零碎,拆東牆補西牆."唐奕頂著個黑眼圈,眼神卻是堅定異常.

"永遠都是出了問題解決問題,卻沒有一個長遠的規劃."

賈昌朝更是不解,"朝政曆來如此,不就是這麼過來的嗎?"

皇權天下,說好聽點兒,天下就是皇帝的.說不好聽點,皇帝是大家長,他們這些當官的就是雜役,存在的意義就是幫皇帝和百姓解決問題嘛.

可是,唐奕顯然不太認可,緩緩搖頭.

"應該有一個規劃......"

另一邊,范仲淹沉默了,唐奕既然這麼說了,說明他心里已經有規劃了.

"大郎,不妨說來聽聽,怎麼樣的規劃."

"二老且看!"

唐奕來了精神,在二人面前展開一張山河圖.

"這是大宋所在,中原本域,那些海外飛地暫且不管,只說中原."

"嗯."二人點著頭.這圖上有一條紅線,正好在長江以北把大宋一分為二.

只見唐奕只著紅線以北,"依現在大宋的實際情況,北方地區是主要的糧產地,而南邊因嶺外尚未開發,除巴蜀,荊湖,江南,也就是長江沿線,皆不產糧."

"但是呢...."唐奕話鋒一轉.

"如今北方毛紡和正在試植的棉花正在緩緩崛起,而長江一線河網密布,航運之務又極為發達,致使在不遠的將來,幾乎可以預見,棉毛紡織,還有航運用工,必然要搶奪農事之勞力."

范仲淹和賈昌朝聽得眉頭緊皺,這個問題,昨天唐奕就已經說了,只不過從圖上再看,卻是身臨其境得多.

"這就是大郎所說的長遠規劃?"

"只是一部分."唐奕繼續道."這還只是個開始...."

所謂規劃,可不是走一步看一步,而是要走一步看五步,十步.

"且先別說以後."范仲淹指著山江圖一臉嚴肅."只這工與農爭之危,你待如何解決?"

唐奕道:"單是這個問題,只要咱們早有預見,其實很好解決."

"一方面,可以降低農稅,給予農戶更多的福利,盡量留住耕種勞力."

"另一方面,則可大力扶植嶺外的農墾,開辟新的糧食產地."

"嗯."范仲淹點著頭.

"可行!!"

大宋的農稅早在數年之前就已經被商稅超越,而從去年的稅收來看,農稅甚至只占了三成.

這種情況下,即使輕賦農戶,也不是接受不了.

"那下一步呢?"

"下一步?"唐奕淡笑."二位且看!"

再指山河圖,"長江一線,乃至沿海各州,航運的興起必然帶動周邊商貨的興盛."

"不難想像,將來那些制造生活日需,瓷茶百貨的作坊,必然向這些地方靠攏."

"沿著江淮,海岸將成為大宋的商品集散地,從這里把小到針頭線腦,大到車船重器的各種貨物運往全宋,甚至全天下!"

"這個時候,朝廷就更應該因地制宜,把制造業區分開來,集中建設,為各州各府做好規劃,最大限度的節約成本,形成規模."

"而北方!"唐奕一刻不停.

"隨時棉毛產業的壯大,也將會越來越集中,越來越抱團!!"

"您二位知道,這樣的後果是什麼嗎?"

"....."

二人不說話了,看著地圖發呆.

後果是什麼?後果就是星星點點的紡織作坊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不斷合並壯大.

最後...

最後形成無數個紡織城,紡織鎮.

"大郎的意思是,我們要提早預防,阻止這種無序吞並?"

"不!"唐奕的回答出乎二人意料.

"我們不阻止,而且要推波助瀾."

見兩個老人家還是有點不明白,唐奕只得解惑道:"重點不是融合,重點是城鎮!!"

"紡織業必然造就更多,更大規模的城鎮,徹底脫離農耕的城鎮!"

"而這對以商稅為主要收入的朝廷來說是好事,何樂而不為?"

在糧食夠吃的情況下,把農戶引到城里去,加快大宋的城市化建設,這樣一來,商稅才會越收越高.

而農稅的比重進一步降低,到最後,免除農稅,甚至倒貼,都不是問題.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農民種地不收稅,甚至有補貼,這個不論什麼年代都是國家中堅的群體沒了後顧之憂,那麼穩定還有什麼不容易嗎?

"所以...."

唐奕轉過頭,"在剛剛的第一個問題上,朝廷就不能只是減稅那麼簡單了."

"一方面減稅,一方面則是控制糧價."

"朝廷要把種地的利潤控制在一個既可以把一部分人引去城鎮,又可以留住一部分人保證糧產的范疇之內."

"......"

"......"

兩個老頭兒都聽傻了,終于明白,這就是唐奕所說的宏觀調控.

用政策來引導百姓.....

賈相爺下意識發問:"那再下一步呢?"

只聞唐奕淡然作答:

"先把大宋的小商品百貨賣到全天下去,用廉價勞動力和數量為大宋和百姓積累財富,這個階段主要靠朝廷和觀瀾民學."

"民學?"二人不解.

"二老忘了?民學里可是有很多好東西,好技術沒拿出來用呢."

"那接下來呢?"

"接下來就是城鎮的興起,必然帶動城市房產,路橋,水利的大規模建設."

"這此東西雖然費錢,但是...這可都是重工大業!!"

"有了整個中原這麼龐大的需求,水泥,路橋工程,還有相應的器械也就成了急需."

"到時不用朝廷出馬,民間就會為了更快更省錢而想方設法的改進技術和器械."

"等城鎮和道路建的差不多了,估計咱們大宋也能形成一整套重工業體系了."

唐奕一臉的憧憬......

大宋現在還算是技術匱乏時期,不知道經曆這些之後,所謂的重工會是什麼樣兒.

當然,肯定達不到後世的水平,但是....

也足夠期待了吧?

哪怕到最後只造出一個齒輪組,那也是劃時代的.

"再然後....."

唐奕高深一笑,"有了錢!"

"有了重工業支撐的船舶與軍隊!!"

"那就到了咱們拿著銀錢和大刀出去闖世界的時候了."

"即使現在歐州和西亞我們沒有建樹,光是用錢買,也能買斷天下!"

"買出一個大宋全圖!"

"......"

"......"

范仲淹一陣無語.

賈子明一陣愕然.

"這...."

這聽著有點玄乎,可是怎麼就....

怎麼就這麼有道理呢?

"那再然後呢?"

賈相爺還真就不信了,唐奕這腦袋差不多想出一百年了吧?他不信這個妖孽還有下一步?

果然,賈相爺這麼一問,唐奕還真就窘迫的一撓頭.

"下一步...."

"還沒想好..."

好吧,不是沒想好,是特麼沒得抄了.

後世的華夏也就才走到這一步,這個無恥的家伙可沒有毛爺爺和鄧爺爺的智慧,能看透人家已經落子的步數已經很不容易了.

讓他自創......有點難.

但是話說回來,能行得通嗎?

在唐奕看來,還真有可行之處!!

首先,大宋的人文環境很好,百姓和官員還是比較容易接受的.

其次,世界環境也不錯,唯一的威脅大遼已經被大宋掐住了脖子.

歐洲市場,還有西亞的阿拉伯市場也已經打通,更沒有後世那麼複雜繁瑣的貿易協定來制約.

......

而現在的大宋也沒有後世米國那樣的強敵增加難度,唯一不同的是,十一世紀的世界得大宋自己來培養市場.

不過,大宋只有一億多人口,沒有後世華夏那麼大的體量,但在這個不算發達的十一世紀,一億人口足夠享受"人口紅利"了.

這一二三步走....

應該辦得到吧?

......

----------

先自己承認吧,這章有點無恥了.

水的很....

其實,蒼山只是借著大宋的地盤,想講明白當下的事情....

不過....明天的結尾,可能是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