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兩個老小孩
g,更新快,無彈窗,!

趙禎的永昭陵,位于開封正西,約三百里的位置.

這個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正常來說七日可達.

不過,帝柩入陵,聲勢浩大,且夏季風云難測,提前月余出京,就是怕路上遇到什麼意外,耽誤了八月十五下葬之期.

不過還好,這一路順利的很,等趙禎靈柩到永昭陵之時,尚有一個多月的空余.

......

這段時間,唐奕除了在闕台陪靈,倒是和范老爺找到了別的事情做.

......

蓋因帝陵所在已出京師范圍,師徒二人難得有機會到鄉間走訪,看看最真實的大宋百姓生活.

......

而今天出來的,不光是唐奕和范仲淹二人,賈相爺見這一老一少見天兒的往出跑,這回卻是沒忍住,非要跟著.

于是,兩老一少于夏日漫步田間,倒不失幾分愜意.

唐奕的印象中,還是鄧州的時候,有過幾次與師同行造訪桑農的記憶,這一晃,卻是已經十六年的光景了.

"您老沒事兒的時候就應該多出來走走,對身體好."

鄉間野道連空氣都是甜的,讓唐奕有些沉醉.

對此,范老爺卻是一點都不感冒,帶著訓誡冷然開口,"該多出來走走的不是老夫,是你小子!"

唐奕不知道,范老爺這些年可是十分注重養生的,在回山那個地方呆著,景致氣息可一點不比這里差,而且...

三五不時,范老爺也會到周邊農田走動,從未固步自封.

賈相爺麻杆兒似的晾在一邊,心說,這爺倆故意的是吧?盡說些他插不上嘴的閑話.

沒話找話,卻是硬插進來.

"哪有閑心讓你們師徒野游?"

撇了一眼唐奕,"老夫可有言在先,你把蕭家的人趕回去這一點老夫很欽佩."

"但是,親下遼陽,老夫可不同意!"

"你小子現在身份不同,一大幫人都指著你呢,不可擅自遠行!"

唐奕聞之苦笑,"我也是沒辦法啊!"

范仲淹顯然也被老賈的"生插"吸引,略有沉吟,"子明這回說的卻是沒錯,你不能輕易離京,況且去的還是遼地."

"什麼叫這回說的沒錯?"

一點不出所料,沒超過三句,兩個老頭兒又要往抬杠的方向走.

"老夫一直說的沒錯!"

"是是是是."范老爺心情大好,沒工夫和他吵著玩兒.

轉頭囑咐唐奕,"聽子明的,你不能去."

"我也不想去."唐奕一陣無語."我那岳丈的為人相爺與老師又不是沒有耳聞,當奕願意去受罪?"

"可是,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不去不行!"

賈昌朝則道:"你去不去其實結果都是一樣,何必呢?"

"不一樣."唐奕搖著頭."我不去,那就只能靠時間慢慢的把遼陽同化與大宋."

"可是,既然已經決定要攻略遼陽,招降蕭家,那還是我去一趟,盡快解決的好."

"......"

"......"

兩個老人家都不說話了,唐奕說的無可厚非.

"你是怕耶律洪基?"

"嗯."只見唐奕點頭.

遼陽住進了宋兵,耶律洪基早晚會知道的,他不會坐以待斃.

抬頭望天,沉重一歎,"遲則生變啊!"

范仲淹與賈昌朝對視一眼,皆知唐奕這是非去不可了.

......

既然勸不住了,那索性看開些.

范仲淹道:"也好,正好你路過遼河口,把閻王營的那點爛事兒一並解決了."

"對!!"

賈相爺今天難得的與范老爺第二次達成了共識.

"莫讓楊懷玉和石全福兩個再鬧下去,動搖軍心!"

唐奕笑,"動搖軍心還不至于,他們應該有分寸."

"不過,奕倒覺得,他們兩個現在......挺好."

"哦?"賈昌朝一疑."怎麼個好法?"

"相爺不覺得,閻王營里有楊懷玉這樣的猛將,有石全福這樣穩重之人,再加上王子純從中調劑,簡直就是絕配嗎?"

"......"

賈昌朝不說話了,低頭沉思.

楊懷玉勇武有余,機智不足,掌千人兵陣是為良將,但掌數萬之軍,卻非良帥.

但是,加上一個王韶則有不同.

王韶心思縝密,足智多謀.他與楊懷玉配合,一人可為劍鋒,殺氣森然,掌軍塑魂;一人可為劍柄,圓潤適中,指哪兒打哪兒!

原本賈相爺以為,此二人合璧,閻王營大局可定.

不過,現在唐奕說要加入一個石全福,老賈發現,倒也不是不行.

楊懷玉和王韶雖然好,可是干勁有余,持重不足.

王子純還是太年輕,難免有沖動欠思之時,那這個時候......

石全福......

石全福可為劍鞘,藏鋒納劍,以免自損.

"好,我看行!"

看向范仲淹,"你覺得呢?"

范仲淹沉吟了一會兒,"行是行,不過......"

"怎麼安排??"

"如王子純之策,石全福也終是領兩小軍的軍頭,是楊懷玉的下級,算不上三人搭伙兒."

"這個簡單."

唐奕絲毫沒當回事兒,"能給他安插的位置太多了."

"將來無論軍制,還是官制,細化分工都是必然,不如就讓閻王營改個徹底,再添一參將之職便是."

"......"

兩個老人家算是服氣了,這小子不光想像力天馬行空,干起事來也是天馬行空,說添一職就添一職,想都不帶想的.

不過,二人也開始期待起來.

軍制大改的細則唐奕與他們講過,二人也很想看看,把作戰,政工,訓練,參謀,後勤,裝備,兵種多元化都細分開來之後,到底能形成什麼樣的戰斗力?

......

----------

說著話,前方的大片農田卻是吸引了三人的主意.

與別處不同,地里種著的,赫然是新糧種--玉米.

正值七八月交,高高的玉米杆子結了棒兒,卻離成熟尚有時日.

唐奕忍不住跑到地邊兒,扒開一個玉米棒子細看.

"不錯,還算飽滿."

但是,看著只有大半個巴掌大的小梆子,又砸吧著嘴道:"就是這棒子小了點兒."

又往田里瞅了半天,"種的太密了,長不開."

范仲淹看著弟子忽然成了農事行家,不由發問:"種的密也不行?"

"不行."唐奕搖著頭."這種莊家,一步之內最多種三顆成苗為佳,種的多了,反而影響收成."

偏頭看向不遠處的農莊,"莊上的農戶顯然有點貪多了,以為種的多收的就多呢."

老賈則是靠上來看著唐奕扒開的玉米棒子,"這是美洲原種?"

"怎麼不是涯州一號?否則棒子還能再長三寸!"

唐奕道:"涯州一號不耐旱,此地水源不足,卻是不太適宜."

"......"

好吧,這回輪到范老爺插不上嘴了,兩人說的他一點沒聽懂.

"你們等會兒."

"什麼是美洲原種?什麼又是涯州一號??"

唐奕急忙解釋,"美洲原種,就是祁雪峰他們從美洲帶回來的玉米種子,耐旱澇,不挑地."

"不過,結棒比較小,產量也一般."

"而涯州一號,則是咱們大宋的農戶把不同地區的美洲原種,根據不同特性,交差授粉,人工培育出來的一種新式玉米."

"產量比美洲種高上不少,不過尚有缺陷,有的地方種不了."

"哦."范老爺聽明白了.

忍不住大贊,"不錯,你們涯州這個事兒干的好,功在千秋!"

"哼...."

哪成想,賈相爺冷哼一聲,"這算什麼?"

"你是沒機會看著了,涯州不光在培育涯州一號玉米種,還有稻米種子,番薯改良,小麥新種."

"用不了幾年,新種問世,到時你再看,必驚得你這老貨話都說不出來."

"真的假的??"范仲淹不信.

在他眼里,缺糧都缺成習慣了,要真如賈子明所說...

"那還不錯,說明你老賈在涯州沒白呆."

唐奕一陣撓頭,賈相爺這牛皮吹的....

有點過了.

哪有那麼容易?

就說雜交水稻吧,這玩意高產的可怕,但是唐奕也只知道是從野稻之中找雌雄同株的進行雜交.

但是,也僅限于此,連個方向都算不上.

涯州的試驗農已經鼓搗了好幾年了,也沒弄出個頭緒,是真正的"有生之年系列".

不過,新糧種不好說,改良種植方法倒是能做到的.

比如眼前的玉米,稀種比密植更高產,就是試驗農們從幾十塊不同的田里實踐得來的.

....

"走吧...."唐奕招呼了兩個頂牛的老小孩兒.

"咱們進莊子."

"得提醒提醒,否則糟蹋東西."

......

說著話,三人緩步進村.

可是,在農莊里轉了半天,居然沒找著活人.

三人面面相覷,人呢?

唐奕不知道,人都去鎮上了.

干嘛去了?當然不是趕集,是去......務工了.

而唐奕這不經義的進來,卻引出了他另一條不同以往的發展思路.

.....

--------

六更,到此為止了.

記得去年生日更了八章,今年雖然是六章,但都是三千字的大章,一點不比去年少.

以後,咱們就算定下來了,每年蒼山生日,不用通知都來爆更.

不求票,不要賞,只是讓她老家人看到蒼山的努力.

你們陪我年年都過一個與眾不同的生日.....

可好?

來!

祝我生日快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