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最精的還是王韶
g,更新快,無彈窗,!

王韶也是無語,都到這份兒上了楊懷玉居然還是懵懵懂懂?

但是,轉念一想,也不怪楊懷玉,這貨打仗一個頂倆,但是論算計....

呵呵,兩個也不頂一個.

"我來問你,大遼與五國部在西線得打多長時間?"

"這...."楊懷玉一怔."這還真說不准."

"好!"王韶應下."就算說不准,你就說最快最快得多少時間吧?"

"半年?還是一年??"

"那不可能!"楊懷玉否認的極是堅決.

打仗上的事兒,楊懷玉還是很有眼光的.

"別看大遼現在打的挺順,但那是因為完顏烏古乃分兵遼陽了."

"要是專心對付,大遼不一定那般順風順水."

"況且,你可別忘了,大遼現在背著兩千多萬貫的賠款呢!"

"耶律洪基許諾三年還清,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所以我斷定,至少這三年之內,大遼沒有那個實力打通西線."

"三年?"王韶玩味的看著楊懷玉.

"咱們閻王營要在遼陽駐紮三年呢?"

"你不覺得這個時間已經很長了嗎?

"......"

楊懷玉愣住了,終于有點明白這二人打的是什麼主意.

"你是說...."

"對嘛!"王韶一拍大腿."請神容易送神可就難嘛."

"三年還不能讓遼陽姓宋,那朝堂里的那些相公就該回家哄孩子嘍!"

......

----------

怔怔的看著帳二人,楊懷玉終于明白了這兩個貨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說好聽點叫"順水推舟",說不好聽點......那就是鳩占鵲巢了.

"這...這合適嗎?大郎那里,不好做吧?"

王韶一攤手,"你自己都說了啊,國事為重!蕭家都送上門來了,就由不得咱們不收了."

略有沉吟,"此事換了唐子浩,也希望他老丈人改庭異張吧?"

好吧,楊懷玉徹底服氣了.

這件事是他想的簡單了,如果蕭家能夠歸宋,那之前他所說的什麼剛剛建立的盟約....

簡直不值一提.

"那就...這麼定了?"

"還用你說!?"石全福瞪著眼睛."等你反應過來,黃花菜都涼了."

一臉嘚瑟,朝王韶忍不住吐槽,"就這榆木腦袋,還想當閻王營的頭兒?"

"拉倒吧他!"

"走了!"

說著話,大步出帳,卻是不與楊懷玉再多說一句.

"嘿!!你個老兵油子!"

楊懷玉既臊得慌,又氣的不行,屋里只剩王韶,立時開始拿王子純撒氣.

"你!!"

"你他-娘的到底哪頭兒的?"

王韶一陣頭疼,特麼在文人堆兒里混了這麼多年也沒這麼多齷齪啊?

所以說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唐子浩誠不欺我.

"行了,行了!"煩躁的一擺胳膊."還有完沒完?"

"你呀..."指著楊懷玉的鼻子."一根筋!沒我王韶還真不行."

楊懷玉不干了,老子沒你也當了這麼多年閻王營的頭兒,什麼叫沒你不行?

"我看你就是和石全福那個老兵油子串通一氣的!"

"我問你,憑什麼給他一萬人?"

一臉的肉疼,"那一萬兵駐進遼陽,時間長了,還不都向著石全福了?"

"....."

王韶一陣無語,"早怎麼沒看出來,你是真沒長腦子啊?"

"我的二哥啊,韶這是在幫你,看不出來嗎?"

"嘎??"

楊懷玉聽著都新鮮,把老子的兵送人了,還幫他?

王韶搖著頭,徹底被楊二哥打敗了.

以前有唐奕護著閻王營,楊二哥說一不二,還真顯不出來,這位除了打仗,真就少了點政治頭腦.

"石全福為什麼跟你吵啊?"

"為了爭營帥啊!"

"那你給他一萬兵,他還爭得了嗎?"

"怎麼就...."

楊懷玉一下子卡在了那里,有點明白,可還是不太明白,不過看王韶的表情,這里面一定有道道兒.

立時來了興致,"說說,快說說,你使的什麼花花腸子?"

王韶瞪了他一眼,心說,變的倒快!!

"怎地?不和我擺臉子了?"

"哎呀!"楊懷玉陪笑,攙新媳婦一樣,小心的把王韶讓到坐位上.

"咱們是多少年的兄弟了?你還跟二哥計較這些?"

"快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王韶也不磨嘰,掰開揉碎給楊懷玉解釋起來.

"你給他一萬人,你手里還有三萬,京城的鐵浮屠也受你指揮."

"這四萬對一萬,本身就是一種姿態,你比他大!"

"況且,閻王營人的生而複生,是天大的好事不假,但也給朝廷出了難題."

"到底你們兩個怎麼安排,不好論!"

"如果石全福服服帖帖還好,隨便安插到禁軍之中,領一大軍也說得過去.可是現在,他明顯是不想走,這就難辦了."

"對呀."楊懷玉一臉憨直."現在你給他人了,他聲勢不就更大?"

"錯!"王韶搖著頭."正好相反."

"這一萬兵,石全福要是照單收了,那才是對你有利的."

"......"

楊懷玉傻眼了,不是不明白,而是全明白了.

王韶是什麼意思?

王韶的意思是,幫朝廷解決了這個問題.

有點複雜,但是局外人一看,卻是一點都不難.

這一萬人是誰給的?當然是他這個軍都統給的啊!

在外人看來,楊懷玉和石全福根本就沒爭.你看,楊懷玉分兵一萬,命令石全福帶領駐防遼陽.

對,就是命令!只要石全福接了,那就是這麼個性質了.說明他承認了楊懷玉的命令,接受了他的指揮.

雖然有點勉強,但是朝廷是不會自找麻煩的,多半順水推舟裝一回糊塗.

......

而且,這個一萬之數非常的有講究.

五千為小軍,一萬就是兩小軍.

要是給多了,不合適,那就真成分庭抗理了.

給少了呢?

比如就五千一軍,合適.但是,朝廷就難辦了.

閻王營原本雖然只有一千八百人,但是領的就是五千人的編制.

石全福死戰遼河口,這麼大的功勞,怎麼也要升一升吧?你還讓他領五千兵,就說不過去了,王韶這等于是幫朝廷把後面的事兒都做了.

一萬,兩軍......既升了石全福,里子面子都說得過去,又避免了大宋第一軍的主帥之爭.

"壞!!"

楊懷玉想明白了一切,砸吧著嘴,看著王韶,"王子純你太壞了!"

石全福還覺得他挺雞賊,殊不知有個更雞賊的已經把他算計的死死的了.

沉吟了一會兒,楊懷玉突然覺得,身邊有這麼一個人也挺不錯的,省了他多少腦子.

不過......

"子純啊...."

"二哥這腦袋里除了打仗,不會想別的事,以後你可得多提醒著點."

王韶大樂,一點都沒因為楊懷玉"誇"他壞而氣惱.

"好說!只要二哥以後別跟小弟甩臉子那就燒高香嘍!"

"那不能!"楊懷玉把腦袋甩的生風.

"咱們兄弟...不能夠!!"

他倒是忘了,就是幾個時辰之前,他這個二哥還跟人家吹胡子瞪眼呢....

......

另一邊,王韶則是暗暗擦了一把冷汗.

心說,唐大郎啊唐大郎!為了你這個軍制之改,兄弟這宣政使可是十八般武藝全用上了.

也就是我王韶......

換了別人你試試?

......

------------

數日之後,永昭陵側.

"什麼!?"

唐奕直接就蹦了起來,"閻王營....沒死?"

"沒死"二字幾乎帶著顫音出來的.

"好!!好啊!!"

在廳中來回踱步,顯然意外至極,激動至極.

良久,才對告知消息的賈相爺道:"他們是英雄,不能辱沒,急告遼河口,詔石全福領兩百將士回京!!"

"奕要親自為他們慶功,請賞!!"

"呵呵...."老賈詭異的一笑."別費勁了,已經頂上牛了."

"據說剛下沙場,在蕭家的家門口兒兩個就吵起來了."

"呃...."

唐奕一窘,"這麼快?"

"能不快嗎?"賈相爺也是無語."石全福不想離開閻王營,這是在將咱們的軍呢."

"那現在情勢如何?"

唐奕略有擔心,閻王營是標杆,不能因為這點意外而內亂.

"哈...."沒想到賈相爺大笑不止."你肯定想不到......"

"那個王子純還真有大用!"

唐奕一愣,"怎麼說?"

于是,老賈把王韶出的那個餿主意,不但讓一萬宋軍常駐了遼陽,還把石全福暗坑了一道的事一說.

唐奕先是大喜,隨之又冷靜下來.

過了一會兒,"也就是說,遼陽駐進了大宋的兵...."

對面的老賈玩味的看著唐奕,"怎麼?不忍心??"

"....."

唐奕沒說話.

賈昌朝又道:"蕭英已經在路上了,專門來見你的."

"...."

唐奕還是沒說話.

......

他可不是楊懷玉那種憨直武人,賈相爺一開口,他就明白這里面有什麼門道,更明白,蕭家為什麼要入宋見他.

......

"看來,子浩真的不忍心啊!"

賈昌吵長歎一聲,此時遼陽是歸宋,還是歸大遼,其實已經沒有什麼阻礙了.

能不能成,全在唐奕一念之間.

"把蕭英攔下來."

唐奕突然發聲,卻是讓賈相爺頗為意外.

"告訴蕭英,先帝大喪一過,我親自去遼陽!"

說著話,唐奕已經往外走了,"相爺放心,奕沒有那麼公私不分...."

回頭淡笑,"國事....最重!"

......

(五更!你們沒有看錯!五更....但是真的沒了.)

(多更一個標點符號,都算你們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