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亂斗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很明了了,遼河口被圍之時,海面上來的正是蕭家的船.

......

至于蕭家為什麼要救閻王營,倒也不是因為與唐奕的關系,而是......

蕭家算是在自救!

沒錯,救了閻王營,就等于在救蕭家自己.

......

援助女真這件事上,是耶律洪基犯二.

可是,深處北地,世世代與女真人打著交道的蕭家人,又怎麼會不知道完顏烏古乃到底是個什麼德性呢?

五國部把遼河口一圍,蕭家就知道遼陽危險了.女真人不可能打完遼河口就走的,他們必定還要貪下更多.

于是,擺在蕭家人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拋棄老巢遼陽,逃到大遼腹地去.

可是,只要蕭惠和蕭英兩兄弟還有點腦子就知道,這是在自尋死路!

躲得過女真人,躲得過耶律洪基嗎?

耶律洪基丟了媳婦,丟了燕云,現在又丟了遼陽,蕭惠,蕭英這一支後族已經再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所以,蕭家只能選第二條路.

那就是救下閻王營,想辦法借大宋的力量保住遼陽.

只不過,蕭譽沒想到,他救了一個石全福,卻是引來了這麼一段麻煩.

蕭譽看來,楊懷玉和石全福這新老營帥之爭看似無厘頭,其實二人都在展現姿態.

給誰看?

當然是給遠在京師,還不知道閻王還魂的唐子浩看的.

這個營帥最後會落在誰手里,那就是唐奕應該頭疼的問題了.

只不過,蕭譽根本不關心楊懷玉和石全福誰當閻王營的營帥,愛誰當誰當,跟他有半毛錢關系?

主要是兩個人這麼爭下去,耽誤他的事兒啊!

你當他真那麼好客,陪著兩人在這兒吵架?

蕭譽是另有目的,只不過讓兩人吵的沒法開口罷了.

......

----------

郁悶的回到了蕭家府宅,剛一進門,其父蕭惠,還有叔父蕭英便已經迎了上來.

"怎地?他們答應了嗎?"

蕭譽臉色一苦,"還沒來得及開口."

"什麼?"蕭惠急了."此為存亡大事,你....你怎麼還不好意思開口了?"

蕭英也道:"那楊懷玉你們也算是十幾年的老交情了吧?有什麼開不了口的?"

"父親大人且先別急!"

蕭譽無法,只得把楊懷玉和石全福新老兩個營帥爭起來的事情說了一遍.

蕭惠,蕭英聽罷,面面相覷,皆是愕然.

"這麼說來,還真不合時宜..."

"可是...."蕭惠苦著臉."他們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不知道."

蕭譽也是郁悶,心說,楊懷玉和石全福不會是故意的,就為堵他的嘴吧?

一想也不對,那就是兩個大老粗,可想不得那般長遠.

這時,一旁的蕭欣卻是開口了.

"他們爭起來,豈不正好?"

"嗯??"

三人回望,皆不明白蕭欣是什麼意思.

蕭欣一看父親三人的表情,瞪時大樂,這家里一窩人精,可鮮少有他表現的時候.

"想不到?多簡單啊!"

蕭惠大怒,"快說!莫要鼓噪!"

"好吧."蕭欣無趣的扁著嘴."很簡單嘛."

"他們爭也爭不出個什麼,最後還是要南朝官家來做裁定."

"在此之前,把他們分開不就得了."

"估計二人也不想天天臉對臉的,誰看誰都不順眼吧?"

"......"

"......"

"......"

三人都被蕭欣說愣了,心里一琢磨,對哈,這不正好嗎?

把兩人分開,一個留在遼陽,一個回遼河口去,正合當下啊!

此時,如熱鍋上螞蟻一般的蕭家人,現在琢磨的不就是把宋軍留下嗎?

沒錯,剛才蕭譽想對楊懷玉他們說的就是這個事兒.

"把宋軍,留在遼陽."

呵呵,看起來很荒唐吧?

大遼的後族,大遼的城池,卻要求著大宋駐軍,確實荒唐至極.

可是,這也再正常不過.

細想之下,其實不難理解,女真人是打退了,可是誰也保證不了他們不會回來.

且海路被大宋把持,陸地又有女真人阻斷,遼陽別看圍城己解,可還是一個孤城,還是一個四六不著隨時可能覆滅的危地.

這個時候,蕭家別無選擇,只能寄希望于閻王營.

只要閻王營留下,哪怕只是石全福這兩百多殘兵留下,其意義也是完全不同的,閻王營以後就不會不管遼陽,大宋就不會不管遼陽.

"就這麼辦!"

蕭惠猛一握拳,算是拍了板,吩咐蕭譽,"你這就回去,看看他們怎麼說."

蕭譽一想,這個辦法確實可行,況且現在也沒有別的好辦法.

于是,只得解除尿遁,又折了回去.

......

蕭譽一走,其父蕭惠斟酌再三,"不行,單單指望閻王營還不夠,咱們要雙管齊下!"

蕭英一挑眉頭,"怎麼個雙管齊下?"

只聞蕭惠道:"你這就動身,南下大宋,親自去見一見我那女婿."

蕭英一哆嗦,"我去?不太合適吧?"

"要不,大兄親自跑一趟......"

"我不行."蕭惠一擺手,否決了蕭英的建議.

別看他是唐奕的老丈人,可是那小混蛋從來也沒當他是老丈人.

兩人的關系,自從唐奕十幾年前第一次入遼吵的那一架開始,一直就不好,現在讓他去求唐奕,反倒不美.

抬頭看向蕭欣,"你也去!"

"見見你妹妹,讓她幫忙說說話."

蕭欣臉色一黑,他這個爹呀,鑽營了一輩子,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好吧...."蕭欣勉強應下.

沒辦法,蕭家到了這個地步,他確實應該出點力.

......

--------

另一邊,蕭譽回到楊懷玉那,一進屋....

得,兩人還吵著呢.

此時,屋里就剩下楊懷玉,石全福,還有那個王韶,其他人....

茅房集合去了.

"哎呦喂,你們可停停吧."

蕭譽半真半假的開始勸架,"要不,我給你們出個主意?"

"不用!!"

"說來聽聽?"

拒絕的是楊懷玉,有所緩和的卻是石全福.

楊懷玉眼珠子一瞪,"閻王營自家的事情,你還想讓外人出主意?丟人不丟人?"

石全福一攤手,"那怎麼辦?要不你出個主意?"

"呃....."楊懷玉一噎,他也沒主意.

而蕭譽趁著楊懷玉一愣神的工夫,哪肯放過.

"要我說啊,你們吵也白吵,最後不還得大宋皇帝陛下聖心獨斷?"

"這麼著得了,反正此事也非一天兩天就可解決,讓老營的將士先住在遼陽算了!"

"等你們的官家有了計較,再另做打算可好?"

"不行!!"

"是個辦法...."

"如此甚好!"

三個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不答應的自然是楊懷玉,可是他沒想到,不光石全福認可,連王韶都猛的點頭.

"日!!"

楊二哥大怒,瞪著王韶,"你特麼哪頭兒的?老子說不行!"

王韶一撇嘴,"這回我站石將軍這頭兒."

"不用!!"石全福剛才讓王韶頂的夠嗆,正是氣頭兒上.

"你愛哪頭哪頭兒,反正跟老子不是一頭兒的."

"......"

楊懷玉這個氣啊,把炮口又對准了蕭譽,"你又是哪兒頭的?怎麼說你也算是唐子浩的大舅子,怎麼淨給他添亂呢!?"

"大遼的地方,宋兵進來,算什麼事兒!?"

蕭譽心說,特麼我樂意讓你們來是怎地?不到生死存亡之時,誰願意明目張膽的背上通敵外國的惡名?

可是,這個節骨眼兒上,也只能靠他們了.

......

亂,真特麼亂!蕭譽就弄不明白了,本來的三人混戰,怎麼就把他給饒進去了?

"不行!"那邊楊懷玉還是一口咬定,就是不行.

把炮口又對准了石全福,"你是哪頭兒的?別忘了你是宋將!"

"屁!!就這麼定了!"石全福根本不和楊懷玉講理.

站起身形,走到蕭譽身邊,"回去告訴蕭老伯,我閻王營承蒙活命大恩,自然不可背信忘義,從今往後...."

"直至遼陽解危,全福不才,願與蕭家共抵金蠻!"

蕭譽大喜,把楊懷玉晾在一邊,朝著石全福重重抱拳,"有石將軍這句話,我蕭家銘感五內,必不忘此恩情."

"好說,好說."石全福還挺嘚瑟,其間還不著痕跡地瞪了楊懷玉一眼.

......

這時,王韶說話了,"石將軍只剩兩百戰兵恐不能勝任,依韶之見...."

"這樣吧!"王韶似是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我把遼河口的四萬戰兵分出一萬,暫由石將軍帶領,留在遼陽,可好?"

"這...."蕭譽有點猶豫."這合適嗎?"

"有什麼不合適的!?"石全福起哄."兩百也是留,一萬也是養."

"就這麼定了!總不能讓蕭家再經曆一次圍城之困."

"好......好吧!"

蕭譽勉強應付,"那譽回去與家父商量一二."

說著話,轉身離去,卻不見喜悅.

......

--------

蕭譽剛走,楊懷玉就炸了,瞪著石全福,"你瞪老子做甚!?"

轉頭又向王韶,"你他娘的掐我干嘛?"

剛剛要不是王韶狠狠的在楊懷玉的軟肉上擰了一把,他能那麼消停?能讓蕭譽帶著好消息離開?

"因為你蠢!"石全福是一點都不客氣.

"是不聰明."王韶開始補刀.

好吧,楊懷玉覺得有點亂,得讓他緩緩.

"咱們大宋與大遼確實不睦,但是你們應該知道,如今兩國剛剛簽訂了新的盟約,大宋可是占了大便宜的.這個時候再生異端,就是給遼人落下話柄呢?"

"對!!"楊懷玉攤開手."遼陽確實不一樣,蕭家咱們也應另眼相看."

"這是蕭巧哥的娘家,說什麼也要給唐大郎一個面子,但是...."

楊懷玉嚴肅起來,"但是國事體大,你們兩個可不能因為唐奕就把大宋置于尷尬之境!"

......

"你瞅瞅...."

石全福指著楊懷玉,卻是與王韶說話,"說他蠢吧,他還不服?"

"你這個宣政使,來給他好好解釋解釋吧!"

......

(四更!!沒了沒了,真的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