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真假閻王營
g,更新快,無彈窗,!

"二哥!!"曹一刀砍翻一個金兵,尋著楊懷玉靠了過來.

"不太對啊...."

楊懷玉卻是看也不看曹覺一眼,目光盯著一處不放,打馬向前要入敵陣.

"是特麼不太對!!!"

"啊?"曹覺一怔,顯然他和楊懷玉說的就不是一個事兒.

順著楊二哥的目光看去,"靠!!"曹老二直接就暴了粗.

只見不遠處,王韶一馬當先沖殺在前,寶劍如龍,氣冠長虹,砍的那叫一個英勇,俊逸.

連曹老二都忍不住吐槽:"這特麼一定是個假進士!!"

以前還真不知道王子純有這股子尿性勁兒.

"殺!!"楊懷玉紅眼了.

雖說心里對王韶已經是刮目相看,但是他這個當爹的怎能讓"後娘"給比下去.

"日!!"

這邊楊懷玉已經沖出去了,曹覺這貨才發現讓楊二哥給帶跑偏了.

急忙上前攔住,"二哥先等會兒,真不太對勁兒!"

"好像是不太對勁兒...."正好在邊兒上的潘梁棟也幫起腔來.

他現在已經如石全福臨終所願加入了閻王營,成了閻王營的種子.

城里的喊叫雖然聽不真切,但是,那股勁兒怎麼聽怎麼覺得熟悉.

楊懷玉不由不重視了,一皺眉頭,"何意?"

戰場之上,八方肅殺,豈容曹覺他們在這兒婆婆媽媽?

......

曹老二當然也知道啊...

可是...

"你看,城門開了!"

"嗯?"楊懷玉向遠處一望,心中一緊.

還真是,遼陽城門開了.

森然一笑:"可以啊,蕭家居然還有一戰之力?"

"不是這個......"曹覺一臉的糾結."我怎麼聽城里的動靜好像有點耳熟呢?"

"怎麼耳熟?"

"像是咱們閻王營的切口兒!"

"扯淡!"

楊懷玉登時不信,"城里哪來的閻王營?"

說著話,再不與曹覺廢話,因為王韶已經沖到最前面了.

把楊懷玉急的啊,長槍指天,大吼一聲:

"閻,王,營......沖鋒!!!"

哪成想,戰場對面,好巧不巧同樣嗷嘮一聲,差點沒把楊懷玉嚇的從馬上掉下來.

"閻,王,營......沖鋒!!!"

......

"什麼情況??"

不光楊懷玉一臉懵逼,閻王營這邊四萬多人也都聽得真切,全體傻眼.

若不是金軍已然無心戀戰,特麼戰局說不定就要生變.

曹老二則是苦著個臉,想笑笑不出來,想哭卻也沒有淚眼.

此時,城門中沖出來的那一伙人已經從金軍之中直插而來,隱隱約約已經看得清人影.

"我就說,不對勁兒吧??"

......

此時此刻.

對面的石全福長的雖是猥瑣,可是驍勇無雙,沖殺在前,毫無畏懼,眨眼之間,已經帶著人擊穿金陣,來到了"閻王營"面前.

還沒看清對面是誰,就蹦出一句差點把四萬大軍都氣死的話來:

"哪來的慫兵!!"

"愣著做甚?速速清敵!"

......

大伙兒心說,閻王營啊...我們可是閻王營啊....

讓人給鄙視了.

....

楊懷玉怔怔的看著石全福,看著他身後兩百余昔日袍澤,心中又喜又驚.

誰能想到,老閻王營的人居然沒死!

不過,喜悅之余....

楊懷玉為啥心里一個勁兒的直突突呢?

來了一個王子純當"後娘"還不夠,現在"親爹"都當不安穩了......

特麼老子才是閻王營的營帥啊!

......

------------

不得不說,完顏烏古乃犯下了兩個錯誤:

第一,他不應該攻打遼河口.

徹底惹怒了大宋,將是他輝煌一生的最大敗筆.

第二,他低估了閻王營.

他沒想到,草創之初的閻王營,剛到遼河口就敢主動出擊,以新嫩之勢馳援遼陽.

而西線戰事的緊張,又讓他心存僥幸,以為兩萬渤海人就足以震懾遼河口和遼陽兩地.

殊不知,閻王營始終是閻王營,即使重建,人換了....可閻王之威....猶在!!

半天.....

只半天時間,被內外夾擊逃無可逃的兩萬渤海兵就被徹底全殲.

此時此刻,遼陽城中,楊懷玉,石全福,大眼瞪小眼....

對上了!

"老王!!"楊懷玉一聲厲喝,率先打破沉默.

"末將在!"(回答這句是本能,不過,王都頭都快哭了......)

"清點戰損,救治傷重,整肅軍績!"

"告訴咱們的兵,遼陽是大遼的城池,不可妄為!"

"末將遵命....."(真哭了...)

"老王!!"石全福也不示弱.

"末將在...."(你們能不能換個人?)

"誰讓你動的!?"石全福傲然大喝.

"你他娘的是誰的兵!?"

"末....."

我末你大爺!!

王都頭心說,你們爭去吧,老子可不受這夾板氣.

"哎呦.....哎呦呦!!"

猛的一捂肚子,"你們先吵著,我去趟茅房...."

說著話,直接開溜.

...

這時,曹覺說話了.

"其實吧,這事兒也不用爭."

"全福大兄啊!"擺出一副為難之色."二哥這可是朝廷明旨任命的閻王軍都統...."

他和石全福可是沒什麼交集,石全福去閻王營的時候,曹老二正在涯州快活呢.

言下之意,朝廷任命的,你還有什麼說的?

再說了,石全福帶的是一小軍就五千人,而楊懷玉是大軍都統,五萬大軍!!能比嗎??

級別就比你高.你還爭什麼爭?

哪成想,石全福根本不買帳.

"老子不管什麼朝廷任命不任命!更不管你是五萬大軍,還是五百的小屁營!"

瞪著眼珠子,"除非你不叫閻王營,只要你敢叫這個名兒,那不管你是五萬,還是五十萬,都是老子的兵!"

"嘿!!"曹覺心說,這慫貨怎麼幾年不見硬氣起來了?還不講理呢?

這時,潘梁棟開口了,他當然是向著石全福的.

"其實吧...."

"這事確實難辦."

"楊二哥確有聖旨詔命..."

"可是....這石大哥也沒調令啊?"

"調令呢?沒有調令,嚴格來說,那石大哥還是閻王營的營帥啊!"

....

"聽聽,聽聽!!"

石全福來勁了,"這才是明白人!"

楊懷玉這個氣啊,這慫貨越來越不像話,眉毛一立,"你他娘的都死了,上哪兒弄調令去?"

"可我沒死啊...."石全福一副要多氣人有多氣人的表情.

"只要老子還有一口氣兒,閻王營就是老子的營!!老子的兵!!"

楊懷玉無語了,他就是個糙人,耍嘴皮子氣人,還真不是石全福的對手.

正在氣悶之時,卻是王韶暗歎一聲,"算了,幫他一把吧...."

"非也,非也!"

王韶邁步上前,口中念念有詞,看向石全福.

"石將軍還不知道吧?"

"將軍百戰有功,保全遼河百姓已經轟動大宋,萬民敬仰了."

兩手抱拳,遙拜南方,"官家感念將軍功績,特追賜一品昭武大將軍,封兵部尚書,榮寵無雙呢."

石全福心里咯噔一聲,沒想到自己死後還有這等殊榮.

"嘿嘿."忍不住傻笑出聲."官家抬愛了..."

他哪知道,說話這孫子在給他挖坑.

"所以說啊..."王韶奸計得逞.

"這調令其實是有的,石將軍現在是兵部尚書,卻是和閻王營已經沒關系了."

"嘎??"石全福一下就噎那兒了.

這是哪蹦出來的這個癟三??

"你誰啊?"

"哈哈哈!!"楊懷玉卻是正好相反,哈哈大樂."你別管他是誰,子純說的對不對吧?"

楊懷玉心里....美!!

暗道,畢竟是和咱搭伙過日子的"後娘"啊,關鍵時刻真頂用!

"你就說對不對吧?一個兵部尚書,那麼大個官,和老子搶什麼搶?"

那邊石全福憋的臉色通紅,論嘴上的功夫,他碾壓楊懷玉,但是王韶....他差遠了.

兵部尚書是不小,可是....

可是石全福不想要啊!閻王營他已經呆出感情了,若不是為了留下來,只憑他還活著這一點,回朝之後,飛黃騰達還不是小事一樁?又何必與楊懷玉在這拌嘴?

想來想去,只有一條路可走了....

牛眼一瞪,"老子不管!我沒接著聖旨,不算!"

"嘿...."

無賴!!純無賴!!

所有人都當你是死了,上哪兒給你接聖旨去?

燒給你啊?

楊懷玉沒轍之時,王韶又站了出來,"聖旨是發到石府的,你父代領,也是一樣."

"對對!!"楊懷玉急忙附和."你爹石進武親自接的旨,這回沒話說了吧?哈哈哈哈哈!!"

"......"

此時此刻,石全福恨不得殺了王韶.

"你一邊兒去,這里沒你說話的份!"

"誒!?"楊懷玉不干了."還真有子純說話的份!"

"此乃閻王營宣政使,軍中的二號人物王韶,王子純!嘉佑二年的大進士!"

"跟老子是一頭兒的,哈哈哈哈."

"呼......"

石全福徹底無語,特麼"死了"幾個月,怎麼冒出來這麼個進士?

"我不管!!"除了耍無賴,他也沒別的招兒了."家父是家父,家父接旨...不算!"

他得扛住,否則這剛攥在手里還沒捂熱乎的"營帥"就沒了.

......

還別說,石全福要真就不講理了,楊懷玉一點辦法都沒有,此事交與京師聖裁之前,特麼說不清了.

氣的楊懷玉拿一旁的蕭家兄弟撒起了氣.

一指蕭譽,"你就多余救他,淨給老子添亂!"

蕭譽一陣無語,特麼關我什麼事兒!?老子救人還救錯了?

算了...

心中一陣無力,"你們吵著,我先去趟茅房."

......

(自己都奇怪,怎麼會有三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