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見了鬼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對."接話的是曹覺."而且是兩萬戰力不強的渤海人!"

"不行!"王韶有些心動,可還是不肯松口.

"閻王營初創,即使一倍之敵,咱們也不能冒這個險!"

"你們看見了吧??"楊懷玉一臉的雞毛."他特麼就是來拖後腿的!!"

曹滿江一看又要吵起來,急忙對王韶解釋.

"非是子純所想那般."

"閻王營雖是初創不假,可是閻王營選上來的都是禁軍中精兵之中的精兵,只有一小部分是民間選拔,絕大多數都是久經戰陣的老兵."

"不但有戰力,而且戰力不俗!!"

"別說是渤海人,就算是五國部的本族兵,旗鼓相當之下,亦不懼之."

"......"

王韶不說話了,照曹滿江這麼一說,那還真有一戰的必要.

"可是......那些民間來的新兵呢?他們可是會拖後腿的."

"放心!"楊懷陰陽怪氣的插嘴了."老子又不是傻子,怎會讓他們沖陣?"

"都放在後方做輔兵,不會拖後腿."

說完,又賤賤的加了一句:"只要某人不拖後腿,就燒香拜神嘍!"

"你!!"

王韶氣的不行,心說,幾年不見,這個楊懷玉怎麼變成了這樣兒?

他哪知道,楊懷玉就是專門為了他才變成這樣兒的.

心里雖然已經認同了這次出征,但是,做為一個讀書人,細膩已經是本能.

看著圖上,把前後又過了一遍,最後,目光落在遼陽城的位置.

"遼陽那邊,是何情況?"

曹滿江聞言,面色一苦,"不清楚."

"嗯?"王韶不解."什麼叫不清楚?一點消息都沒有?"

曹滿江則道:"遼陽城已經被圍了四五個月了."

蕭家現在,別說還活沒活著,就是遼陽城里還有沒有活人,現在也說不清.

"......"

王韶一陣無語,卻是突然沒了底.

楊懷玉看出他的心思,言語更是不屑,"你上城底下看看去?"

"城牆都快打沒了,城上連杆旗都立不起來."

"除了城外的渤海人,城內一邊死寂,誰知道還有沒有活口."

四個多月,城里的人就算沒打光,也特麼餓死了.

王韶不與之爭辯,低頭看著山河圖發呆.

曹滿江則道:"應該還有活人,否則金軍不可能不退也不進城."

"也不不一定."王韶突兀出聲.

"金人的目的是借遼陽作文章,只要他們還圍著,就還有牽制大遼,進行談判的可能."

眾人一怔,連楊懷玉都暗贊一聲,文人的腦袋就是好使,這種可能不是沒有.

"那你的意思是,遼陽已經是死城了?"

"不是."王韶否認."也可能遼陽還有活人,只不過..."

"只不過金人不想打了."

"不想打了?"

"對!!"

王韶解釋道:"如果換做是我,打了四個多月都沒打下一座城,士氣上也必然低落,自感無望."

"這種情況下,只圍不攻,維持現狀,正好也符合完顏烏古乃調三萬本族兵去西線的邏輯."

日!!楊懷玉暗罵一聲,特麼文人就會說羅圈兒話,特麼好的壞的都讓他說完了.

"那你說怎麼辦?先探知城中消息?"

曹覺也道:"這是最穩妥的方法.我們到此三天了,仍不進攻,就是想把城里的消息摸清了再攻不遲."

"什麼!?"沒想到王韶聞之大驚.

"三天!?你是說,你們在這已經耗了三天了?"

"啊..."曹覺不知道他抽什麼瘋,呆愣愣的作答."確實整三天了."

"豬!!一群蠢豬!!"王韶破口大罵.

"還等什麼?馬上進攻!!"

"否則,不是被圍,就是讓渤海人跑了!"

"......"

"......"

"......"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說,這是個假文官吧?怎麼比他們還猛呢?

楊懷玉也不由納悶兒,剛才還猶猶豫豫,怎麼一轉眼,他成主攻的那個了?

"還愣著做甚?"王韶急了.

"三天了,還不打,只有兩個可能,要麼這兩萬渤海人在等.等援軍,內外夾擊,吃掉閻王營."

"要麼,就是指揮的人是二愣子,不知死活!!"

"再等下去,等人家反過味兒來給跑了,你們哭都找不著北!"

"哎呀!!"楊懷玉一拍大腿,終于反過味兒來.

終還是沒帶過這麼大的隊伍,缺少大局觀.

"快!!"小跑著沖出軍帳."全軍出擊!!全軍出擊!!"

曹覺也拎著戰盔往出跑,特麼比腦袋好使,十個他加十個楊懷玉,也比不上一個王韶.

而曹滿江則是不急,擰眉道:"那城中的情況怎麼辦?"

"懸而不解,終是不妥."

王韶著急出兵,也不管什麼教諭不教諭的了.

"我的曹教諭啊,都這個時候了,城里有人沒人還有什麼要緊?"

"多半也是幫不上忙了,靠咱們自己吧!"

......

--------

半個時辰之後,四萬閻王營整裝上陣,逼近遼陽城.

而楊懷玉坐于馬上,暗暗的抹了一把冷汗.

因為,壓上來才發現,特麼的金軍真的想跑.

連帳篷都拆了,估計過了今晚,連個人影兒都摸不著了,差一點點就錯過了殲滅這兩萬金軍的大好時機.

如今金軍被死死圍在城下,倉惶應戰,不用打,楊懷玉就知道贏定了.

而回頭看向四萬新軍,依照閻王營的慣例,他這個主帥卻是要說點什麼,提振士氣.

正要撥轉馬頭,卻見軍陣之中,王韶拍馬而出.

這貨也不知道從哪弄了一套銀盔亮甲,披掛那叫一個齊整.

還真別說,一身戎裝把王子純襯托的有那麼一點.....小帥.

楊懷玉吃味的一撇嘴,"嘚瑟個什麼勁兒,穿的再漂亮也就是個花架子."

不去管他,正要高聲訓話,卻是花架子王子純搶先一步.

唐奕可是說了,戰前動員那是宣政使的本職所在啊!

"大家可能不認識我!!"

王韶已經吼開了,"某名王韶,字子純!!"

"嘉佑二年二甲進士!"

"從今往後,便是閻王營中一員文將,職曰:宣政使!!"

楊懷玉心說,你特麼不是添亂嗎?這個時候誰有心思聽你自我介紹?

而那邊王韶顯然沒說完.

"都不知道這個宣政使是干什麼的吧?"

"呵呵...."眉毛一立."老子也不知道!!"

"大概就是管你們吃喝拉撒,一日三餐的吧?"

"不過哈...."

"睡了姐兒,老子可不管付錢!"

"哄......"

下首的將士們登時哄然大笑,開始覺得這個進士和別的有點不一樣.

王韶繼續道:"總之一句話,從今往後,吃不飽找我!!睡不好,也找我!!"

"怕死!!還得找我!!"

"除了打仗,都得找老子!!"

"老子就是你們的後娘!處的好,娶媳婦老子都幫忙."

"哄......"下面又是一陣哄笑.

王韶話鋒一轉,"要打仗了...怕不怕??"

"不怕!!"

"屁!!"王韶狠淬了一口."沒一個實在人!"

"不怕死那就不是人!"

"老子就怕死!!"

"怕的不行!!都是二三十歲的小老爺們兒,大好時光還沒享受,死了多可惜??"

"哄......"下面又笑了.

要不是對面全是亮著家伙的金兵,都沒人把這當戰場.

這個時候,王韶神情又變了.

"不過...老子更怕死的窩囊!!"

眾人一怔,平靜下來,看著王韶.

只見王韶指著前方的金軍,"一群沒根沒種的渤海人,打著五國部的旗號出來混事兒!!"

"特麼五國部算個囊求?他們還覺得挺威風?"

"哄!!!"

沒想到是這麼一句,把大伙兒又都逗樂了.

"要是死在這幫憨貨手里,你們說窩不窩囊!?"

"窩囊!!"眾人山呼海嘯,回應王韶.

"老子還怕死不得其所!!"

王韶又道:"七尺男兒,頂天立天!!"

"要死,也要死在應該死的地方!!"

"也要死的轟轟烈烈!!"

"想想你們的家人!!想想大宋!!想想你們身上披的這身閻王戰甲!!"

"告訴老子!!"

"這樣死去,值也不值!?"

"值!!"

"值!!"

"值!!"

"好!!"王韶爆喝一聲,眼睛里幾乎要噴出火來.

"最後......"

"告訴大伙兒一段閻王營才敢喊出來的切口."

深吸口氣....

"人間富貴,爺不戀!"

"閻王殿上,爺不留!"

"爺生只做漢家犬!!"

"爺死也為漢家魂!!"

"好了!!"

全部說完,王韶環視全軍!

"現在,讓咱們的營頭兒,楊懷玉,給大伙兒講兩句."

......

"......"

"!!!"

楊懷玉石化在王韶背後,有一句MMP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他媽了個巴子,話都讓你說完了,你讓老子講什麼?

極不情願的行至陣前......憋了半天,終于大吼出聲:

"出擊!"

......

----------

"殺!!!"

烏云蓋頂一般的大宋閻王營銀盔亮甲殺氣騰騰,向遼陽城下的金軍殺將過去.

只不過,楊懷玉也好,王韶也罷,都不知道......

此時此刻,在遼陽城中,城門之內,一個同樣是銀盔亮甲長相猥瑣的中年漢子背對城門,用拇指反指身後的城門:

"在這後面,有兩萬金狗....."

"怕不怕?"

在他身前,兩百多騎勇士個個眼中戰意燎天......

"不怕!!"

"怕不怕?"

"不怕!!"

"怕!?還是不怕!?"

"老子天下第一!!"

"好!!"

咱們閻王營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人間富貴,爺不戀!"

"閻王殿上,爺不留!"

.....

山呼海嘯之中,遼陽城門洞開.

兩百余騎魚貫殺出,與前方的"宋軍"一起把金軍夾擊......

鑿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