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難啊
g,更新快,無彈窗,!

子弟兵的口號,唐奕已經喊出去了,大宋上下對"軍漢""丘八"的印象有所改觀.

可是,這種改觀也僅僅只限于閻王營,這是一支用勝利鑄就靈魂,用生命譜寫輝煌的部隊,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應該尊重,愛戴.

但是,話說回來,大宋百萬之軍又有幾個閻王營呢?又有幾支軍隊有閻王營的機遇和挑戰呢?

客觀的說,閻王營是特例,能改變一軍在大宋的地位,卻無法實現百萬之軍形象的扭轉.

所以,熱血只是引子,是契機.要真正把"子弟兵",把大宋鐵軍的概念徹底貫徹下去,還是要靠方法,靠制度.

而王韶,就是這制度的第一人!

讓王韶來做這個試點,不單單是在武人和文人之間架設一道橋梁,也不單單是向普通士兵傳遞忠君,愛國的思想.

唐奕更想通過他,把百姓們對軍人的認識,把軍人對百姓的情感相互傳遞.而不是用血的代價,不是用全滅保全百姓的慘痛事實來聯通彼此.

如果王韶成功了,真的營造出"軍民魚水似一家"的大氛圍,真的做到了軍與民同呼吸,文與武共命運......

那麼,王韶的功績不亞于任何一項改革方針.

......

--------

當然了,在這個文武偏見嚴重,軍民關系惡劣的年代,沒有人有唐奕的遠見,更沒有人有能力改變現狀.

所以,王韶這顆紅得發紫的政治新星被唐奕扔到了遼河口,去和軍漢混在一起的消息一經傳出,立時引起軒然大波.

沒有人能理解唐奕這麼做的用心,一個個也不知道哪來的古道熱腸,吹胡子瞪眼的都來找唐奕理論.

好像埋沒了王韶,就根割了他們肉似的,連范仲淹和賈昌朝都覺得,唐奕這次有點過分了.

"子浩!!"

老賈是最看好王韶的那撮人中的一員,他還親自找過王韶,想把他要到東府來.

現在不來東府也就算了,特麼直接發遼口河去了,賈相爺怎麼可能樂意?

"你不瞎搞,派王子純當什麼閻王軍宣政使,老夫是沒意見的."

"可是...."賈相爺面容扭曲."可是你得給他放權吧?"

"捆手束腳,什麼都聽楊懷玉的,那你還派他去做甚?"

賈相爺說的,是現在朝官們的普遍想法.

在軍中設宣政使的新職,在文官看來這算是好事兒,等于是把監軍制度常態化.

但是,宣政使卻比監軍的權力小了太多,里外一算,那不就是明升暗降,變著法的削弱嗎?

對此,有的人說唐奕這是在給將門謀福利,有的則是暗地里質疑唐奕的能力.

少年得志,略有疏才,這不就是沒事找事兒,瞎弄一通嘛!

連范仲淹都覺得唐奕這是一計昏招,特地找唐奕談過.

唐奕解釋了半天,范老爺才算消停了.

而現在換成了老賈,唐奕又得解釋一遍,也是特麼日了狗了.

今天解決了老賈,明天說不定文彥博又來了,後天唐介也閑不著,大後天還有丁度......

算了,一鍋燴掉得了.

吩咐人把東西兩府的相公,還有台諫的言官,都叫了過來,包括正准備和趙宗麒偷偷溜出宮的趙曙.

唐奕要給他們"上一課".

......

等人都到齊了,唐奕也不磨嘰直入主題,卻是沒頭沒腦的一句.

"炎黃治世,黃滅蚩尤,天下為何法而治?"

"......"

"......"

"......"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唐奕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這小子的腦子實在太跳,大伙兒真跟不上.

賈相爺眉毛一立,"子浩,今日是說王韶的問題,你別東扯西扯."

"你們先回答我!"唐奕不容有疑,一臉的不耐煩.

賈相爺一陣氣悶,可是皇帝和眾臣都在,他這個打著"唐奕的人"標簽的存在,又不能太落了唐奕的面子.

只得答道:"部落各治,母氏為尊!"

"好!!"唐奕叫好.

十歲孩子都能答上的問題,賈相爺回答得很有水平.

"部落各治,蓋國生存境遇,以漁獵為主.且蠻荒世紀巨獸橫行,這才逼得人們要抱團!!"

"而有史可考,那時的生存環境極其惡劣,人們的壽命遠遜于今,致使繁育後代比什麼都重要,所以母系氏族才能成為必然."

"那咱們再往後數,至夏周之時,謂何治也?"

老賈還是不耐煩,但唐奕一看就是收不住了,只得做答.

"分封天下,王候列國!"

"對!!"唐奕又給賈相爺一個大大的表揚.

"隨著時間的推移,農業興起取代漁獵,人們活的更安全,更長久,繁育已經不在是重中這重!!"

"所以母系氏族被更為強壯,能養活更多人的男性所取代."

"而至夏初,部落各治的政體已經無法滿足人們對土地,對擴張,對權力的需求,隨著不斷的吞並,蠶食,自然而然,國朝的概念漸漸形成."

唐奕在眾人面前來回踱步,"天子分封天下,把人分為:王候,公,大夫,卿,士,民.三六九等,階級而治."

"一直到先秦之前,民就是民,士就是士.民者,生也,只管種地紡織,畜牧納糧.拿刀的是士,掌權的是大夫卿.主宰天下的,則是王侯.等級森嚴,莫敢逾越."

抬眼看向眾人,"對吧?"

大伙兒一陣嫌棄,特麼還用你給我們上課?

捏著鼻子答道:"對!!"

"嘿."唐奕奸笑."對就行."

"那兩漢呢?"

這回唐奕干脆也不問是何治法了,直接自問自答.

"暴秦為何而亡?"

"就是這等級林森嚴惹的禍!!"

"陳吳二人就是苦于嚴苛利法,苦于沒有上升通道,才喊出的那句'王侯將相甯有種乎’!"

"而兩漢之間,認識到了這一點,給了那些有識之士上升的通道."

"雖王侯公卿依舊森嚴,卻一直在嘗試著放開空間,緩解各階層的矛盾."

"從舉孝廉到九品中正,兩漢一直到滅朝都在努力."

唐奕看著眾人,表情嚴肅起來.

"諸位都是飽讀史書的名儒,後面不用奕來說,你們也當知曉了吧?"

"兩晉南北朝,繼續沿襲嘗試,卻成就了世家門閥,加上異族踏馬中原的慘痛過往,使得軍制之法也成了嘗試的一部分!"

"所以,隋時開放科舉,給平民,也就是諸位這樣的有識之士以升遷之機."

"盛唐一朝,從都護府到府兵制,再到藩鎮亂國......"

"這都是嘗試!!"

"而經唐末之亂,太祖痛定思痛,立下了募兵之法,番戍(換防)之策."

"以文治武,君臣共治!!"

"....."

眾人一陣愕然,唐奕這番話,直到現在才聽出一些新穎與不同,並非粗淺之言.

但是,一時之間,大伙兒還是弄不明白,唐奕到底要說什麼.

卻是趙曙乖巧地聽的出神,忍不住發問:"姐...."

"哦..."自知場合不對,暗吐一下舌頭.

"唐愛卿,到底要說什麼?"

唐奕答道:"奕想說...'嘗試’二字!"

"華夏四千年過往,我們一直在嘗試,一直在試圖找到一個最適合當下,最有效率的方法治理這片土地!"

"可是,你們也看到了,時代在變,天下也在變!!"

"而方法,更是不停的在變."

"一朝之政,今日是好,不一定什麼時候它就成了禍根所在,墨守成規絕非善為."

"況且,太祖立朝本就是大膽嘗試,縱雄韜偉略無出其右,但一人之力終有不歹."

"百年滄桑,問題已經盡露無余,為何不能破而立新呢?"

"....."

眾人低著頭,不說話了.

唐奕的話句句肺腑,也句句鑿心.

監軍制度確實問題很大,文人不懂軍事卻要指手劃腳,誰都知道這就是個....

是個笑話!!

但是,道理是這個道理,實情又是另一碼事兒.

壓著武人這是傳統,也是慣性,不然怎樣?像唐奕似的,把監軍置于武人之下?

特麼文官們既丟不起這個人,又不放心啊!

......

唐奕看著眾人,心思通明,知道大伙兒想的是什麼,盡量讓自己的語氣緩和下來.

"其實諸公並不用擔心,這個宣政使與將領平級,並不算在其之下."

賈相爺聞言,緩緩搖頭,"不問兵事,不查戰務,那又談什麼平級."

看向唐奕,"這就是置于,武人之下!"

唐奕這解釋說不通.

只聞唐奕道:"兩碼事!"

"拿楊懷玉和王韶為例,各主一方,並無上下之分."

賈相爺反駁,"兵者以戰為先,不主戰,何來不分上下?"

"呵..."唐奕笑了."相爺到底是要掌控軍隊,還是要戰場上有話語權呢?"

"呃...."

老賈噎在那里,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唐奕趁勢道:"朝廷的目的無外乎要一個放心,一個掌控."

"可是,這個掌控可不是什麼指手劃腳,亂管一通!"

"只要保證不反不亂,不生二心,那放權軍事又有何損失?"

"軍隊還是大宋的軍隊,不是某一將的軍隊,這就足夠了!!"

"....."

"....."

眾人無語,低頭琢磨.....

好像也對!

賈相爺這個糾結,老臉扭曲,"可是,為什麼是王子純呢?你找別人不行?"

只見唐奕一攤手,"那相爺說誰去吧?"

"這個人得是你們都放心,都認可的人吧?"

"這個人還得是有能力,有才智的人吧?"

"萬一干不出效果,或者干脆搞砸了,那就辜負了諸公一番求變,求新的良苦用心,對吧?"

大伙兒聽得不由一挺腰板兒,唐奕這個馬屁拍的好,雖然傻子都知道是唐奕在求變求新,可是安在眾人頭上,也沒人反對.

"再者..."唐奕繼續忽悠."這個人還得壓得住楊懷玉,否則就閻王營那股野勁兒,誰治得住??"

"對!"那邊唐介點著頭."就閻王營那幫土匪啊,也就王子純這個同樣是土匪的人物才能鎮得住!"

"嘿!!"老賈這個氣喲,唐介這老貨變的倒是快.

不過,賈相爺其實已經被唐奕說動了,面有緩和:"這麼說來....還非王子純不可了?"

......

哪成想,他這里話音剛落,門外突兀傳來范老爺的聲音:

"那是自然,非王子純不可勝任!!"

眾人回頭一看,范老爺邁著四方步,抬頭挺胸的進來了.

左右屋里也沒外人,范老爺眼神略有不屑,是言辭稍帶嘲諷.

"你們啊,別怪老夫語直...."

"迂腐!!"

"讓王子純去試試又何妨?成了,則軍制大善!"

"不成,調回來就是."

"都已經在各個衙門口兒掛了號的人物,還能耽誤了他的前程怎地?"

頓了頓,又繼續道:"嘗試!!"

"嘗試才是重要的!咱們大宋朝走到今天,要是連嘗試都不敢了,那還有什麼前途?"

"嘿!!"

大伙兒不干了,特麼范希文這是教書教上癮了是怎地?都開始給同僚上課了呢??

而唐奕則是一翻白眼兒,差點沒載地上.

心說:節操....

節操啊,范師父!!

就在昨天,他還把剛剛對群臣說的話原原本本和范老爺絮叨了一遍.

而范老爺的表現.....

還不如賈相爺呢!

現在倒好,才一天,就活學活用,開始"育人"了.

......

不過,唐奕也看得出來了,范師父這是故意的.

有他老人家這麼一攪局,原來還找不著台階兒下的眾人卻是不用找台階兒了,直接砸地上了.

可是還拿范老爺沒辦法,誰讓他牛氣呢?

而且,不同意也得同意,沒看范老爺那里已經上綱上線了嗎?

......

唐奕想笑,范師父此時的表情讓他想起後世的一句戲言:

"就喜歡你看我不順眼,還干不掉我的樣子...."

可是唐奕笑不出來,暗歎一聲,倒有幾分憂慮爬上眉頭.

他知道,像這樣的場合,隨著改革的深入,不會是偶然,甚至會越來越多.

無他,很多東西不但對手接受不了,連自己人也沒法理解.

他要一點一滴的改變,要一字一句的解釋,一小步,一小步的滲透!!

革宋,用超越時代的思維革宋......

真的不容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