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一言為定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你讓我去當監軍!?"

唐家小樓之中,王韶一聲驚呼差點沒把院子里玩耍的唐吟,唐風四個小瘋子嚇著,而屋內的唐奕卻是一臉的便秘.

"這個......和以往的監軍......還不大一樣."

"怎麼不一樣?"

王韶瞪著眼睛,感覺越來越不好.和唐奕在一起混了那麼多年,誰不知道誰啊?他越這麼吞吞吐吐,越說明後面兒的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你倒是說說,怎麼個不一樣兒法."

"就是...."唐奕陪笑一聲."就是大小軍務還是由武將把持,你這個'監軍’只管生活雜項,戰時動員."

得,王韶一翻白眼,和著還是一個說了不算的監軍.

"不是...."王韶都氣樂了."咱倆有仇是吧?"

依他王子純這政績,就算不進政事堂,老子去刑部,不出十年,也能被人尊一聲相公了.

這可倒好,還特麼不如章子厚呢,直接混到厮殺漢堆兒里去了.

倒是不是王韶瞧不起當兵的,實在是大宋行武的地位在那兒擺著.他丟不起這個人啊!

"為什麼啊?"

王韶也納悶兒了,心說,你不會真對蘇小妹起了色心,把好地方都給了大小蘇,剩下沒人待見的破坑就扔給兄弟幾個吧?

對此唐奕實話實說,"楊懷玉點名要的你."

"嘿!!"王韶不干了."楊老二,老子和你沒完!"

轉頭一想,又不對,唐奕沒說實話.

又問:"為什麼非得給閻王營配這麼個多余的'監軍’啊?"

"監軍不管事兒,那要他還有什麼用?"

"再說了,朝廷給狄青下旨,事急從權,先斬後奏.這已經是展現出以往不同的姿態,說明朝廷開始信任武人,敢于放權了."

"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你還要給閻王營派監軍?這不就是自相矛盾,純屬自己打自己臉嗎?"

......

對于王韶之問,唐奕這回倒是神情一緩.

不怕你問,就怕你不問直接懟回來.只要你問了,唐奕就能把你忽悠瘸.

"因為有必要!"

唐奕一臉凝重,"與狄青的旨意,與其說是放權,倒不如說是對狄漢臣本人的信任更多些."

"當然,大宋像狄青一樣的忠良很多,朝廷都可以放心."

"但是...."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王韶,"一代王朝,光靠唯心之信終非正途.我們要做的,是在信任之上完善制度,避免意外!"

政治是理性的思維,單靠信任是不健康的.

即使趙禎近乎無限度的信任唐奕,但是在那塊誓碑之上,還是加上了"財不蓋國,權不過君"的字眼.

這並不是說趙禎不信任唐奕,更不是說預言有一天,唐奕會富可敵國,權冠朝野,而是一種理性的預防,無可厚非.

正如狄青一樣,朝廷信任狄青,明旨可先斬後奏.但是,這種信任也只是"事急從權".

以之為范本鑒行全軍,那顯然就是荒唐的.

在制度上完善信任,這才是身居廟堂的唐奕等人職責所在.

對此,王韶一陣無語,唐奕說的,自然有道理.

可是,監軍之職,大宋曆來有之,而且在他看來,純屬扯蛋.

讓不會打仗的文人去看管武將,難免會有不知道自己姓什麼的主兒指手劃腳.

說心理話,大宋百年這幾次大敗,還真不是武人不能打,就是特麼監軍誤事.

楊業怎麼死的?是監軍不救!

雍熙北伐是怎麼敗的?是因為曹彬的監軍就是太宗皇帝本人,瞎指揮一通,才把整個大好局勢全部葬送.

還有,澶淵之盟是怎麼簽的?

要不是真宗親自監軍,明旨不打了,大宋能讓遼軍安安穩穩地撤回去?說不定那個時候燕云就歸宋了.

所以說,監軍真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王韶瞧不上眼.

在書院之時,雖然他也算醉心兵法,苦研戰陣,可是,王韶自己清楚,和楊懷玉這些名將比起來,他就是個二半吊子.用兵法之術抓抓山賊土匪還行,讓他監軍,就純屬扯蛋.

況且....

王韶都快哭了,這還是一個不管事兒的監軍.

老子拼了六年才拼出今天的政績,眼瞅著就要冒頭兒了,你給我發配到遼河口去?合適嗎?

"子純,你聽我說."

唐奕"語重心長""苦口婆心"的開始忽悠.

"別小看這個'不管正事’的監軍,用好了,其用作絕不亞于一名百戰將軍!"

"哦?"王韶擰著眉頭,一臉的不信.

"把兵喂飽了才能打是吧?那確實不輸百戰之將."

"呵呵."唐奕干笑兩聲."你還別不信,這個位置,很重要!!"

掰著手指頭給王韶算了起來.

"首先,拋去軍中之務不談."

"這是朝堂,是士大夫,甚至官家,與兵將之間連接的紐帶."

"大宋軍內的情況你是知道的,朝廷管將,卻不管兵,導致兵為家卒,將為家將."

"你的職責是把朝廷,士大夫,還有官家的指示,思想及時的傳遞給最底層的士兵,讓朝廷更好的掌控軍隊."

"其次,隨著大宋軍制整改的開始,軍內職責會越來越細化,越來越繁複,單靠將領主管,必然無法做到面面俱到."

"一軍之中,將帥主外,你來主內."

"說白了,楊懷玉當爹,你來當娘.各司其職,方能讓閻王營發揮更高的戰力.

......

得,唐奕這麼一說,王韶更鬧心,我成當娘的了.

苦著臉道:"還有嗎?"

"有!!"

唐奕繼續,"再者,因你職務之便,軍中將校兵卒心中想什麼,想干什麼,有何思慮,皆可盡知,更方便你提振士氣,動員三軍."

"要知道,士氣高低,可是戰之首重啊!"

說著話,唐奕咧嘴一笑,"在這一點上,楊懷玉怎麼可能有你會忽悠?"

"子純站在將台上講幾句,那底下的兵還不都嗷嗷叫?"

"哼...."

王韶面有緩和,卻還是哼了一聲,斜眼瞪著唐奕,"我看你去更合適,你比老子會忽悠!"

"可是也不對啊?"

王韶一臉的糾結,"自古食君之祿,忠君之事.兵也好,將也罷,心中只皇權大于天,還有必要再添一個'嘮叨婆子’,天天在耳邊絮叨這點事兒嗎?"

不想,唐奕一攤手,看傻子一樣看著王韶.

"這種事....嫌多嗎?"

好吧,王韶敗下陣來.

從古至今,對于權力的掌控之事,還真沒有人嫌多.

何況,大宋的情況還有點特殊,將閥比皇權對兵的掌控更大.

......

----------

見王韶低頭沉思,唐奕就知道,這小子讓他忽悠住了,基本算成了.

本來嘛,王韶開的頭兒就不對.

他要是和唐奕攀交情,打苦情牌,再把這些年的政績和前途擺出來,唐奕還真不好意思讓他去軍隊,畢竟他的本意也不想讓王韶去.

要知道,王子純在原本曆史之中也一代儒將,那是在大宋已經爛透了的情況下,還能帶兵擴土千里的大牛人.讓他給楊懷玉打下手兒,是有點屈才了.

可是,這貨估計也是死要面子,不想在唐奕這里邀功要人情,非扯什麼必要性,那就....

......

說實話,唐奕也詬病監軍,但是,他不反對監軍制度.而且,和後世一對比就發現,不是大宋的監軍制度有問題,是監軍的職能有問題.

說白了,大宋的監軍擺不正自己的位置.

後世華夏,要求黨指揮槍,所以軍隊有指導員,政委之職.

不是一黨執政的國家,不要求黨指揮槍的,其實也有政委之職.只不過換了個名字而已.

比如米國,人家叫"心理醫生",說白了,都是做思想政工工作的職能.

任何時代,任何政體,都不會嫌對軍隊的掌控力夠了.所以,政工之務不論放在哪朝哪代,它絕對不多余.

別說大宋,你就是倒退回春秋戰國去,這個王那個公,讓他在軍隊里多一個提振士氣,時刻和王權保持一致的角色,他也是樂顛顛的求之不得.

......

開辦武學院讓趙曙出任院長,這是在將領層面改變軍中思維,把家將變成皇權之將.

而在軍中配職政委,則是在兵的層面顛覆思想.

這是唐奕軍改從農墾裁軍,到整合現有的一個過程,不可謂不重要.

"為什麼是閻王營?"

王韶終于發問,在他看來,閻王營是最不需要監軍的了吧?

"只有閻王營接受文人隨軍,別人才會接受."

"那為什麼是我?"王韶拋出最後的疑慮.

"第一,這個人即使不是你,也一定是一個通曉兵法的文官."

"不但通曉兵法,而且必須是觀瀾出去的人我才能放心."

"第二,不但要我放心,也要士大夫們認可.否則起不到轟動效應,後期推廣會很難."

"第三,還要要楊懷玉放心,認可的人才行.只有這樣,這個人到軍中的阻力才會最小,更容易成功."

"第四...."

"行了行了行了!!"還特麼第四?只三條王韶就聽不下去了.

這是專門為他編出來的吧?

照這個三條掰著手指數,得是觀瀾出去的,政績好,名聲在外的,還得懂兵法,還得和閻王營熟悉......

那特麼除了他王韶,沒別人了!!!

"最後一個問題."

"問!"

"這很重要嗎?"

"重要!"

"對子浩重要,還是于國重要?"

"于國!"

"那我接了!"王韶站起身行.

"旨意一下,我就北上遼河,到閻王報道!!"

唐奕也站了起來,"三年!只要三年!只要新改一成,定不負子純今日奉獻!"

王韶灑脫一笑,打趣道:"有子浩這句話,韶就放心了!"

歎了口氣,看向遠處,"還真有點怕給人家當一輩子奶娘啊......"

調過頭來,看著唐奕,"到時候,即使不回京,你也得讓我帶兵!"

"行!"唐奕重重點頭.

"一言為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