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匪幫重聚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年的端午,觀瀾並未因不再招收新生而顯得冷清,倒是格外的熱鬧.

......

原因也很簡單,嘉佑二年進士幫回京,並沒有在城中駐足,而是不約而同的厚著臉皮跑回書院來蹭吃蹭喝.

正好,觀瀾轉型儒生漸空,而各州選派入院的官員要到秋後才來報道,學舍都空著,孫師父,還有范師父,也不閑麻煩,就讓他們都住了進來.

說來也屬正常,為人師者,誰不以桃李滿天下為榮?況且,這些弟子還個個都是人尖子.

看看觀瀾匪幫這些弟子,六年間雖政途不順,但也只是暫時,且一個個都干出了成績,范仲淹現在回到書院就合不上嘴,上到朝堂則是下巴朝天,牛氣的不行.

六部職屬,還有東西北三府的首官都知道范老爺現在闊氣的很,手里攥著百十多號大能賢臣,不但不詬病記恨,反而討好巴結.

沒辦法,這批人非同小可,卻也不是都拔尖,誰不想把最好的那幾個都劃拉到自己的衙門里?一個個都哄著范老爺,求著范老爺.

對此,范仲淹得意歸得意,卻是誰也沒答應.

因為范老爺知道,對于這批進士的去向,唐奕早有安排,他這個師父卻是沒法添亂的.

正值端午,干脆范仲淹對觀瀾曆屆儒生下了命令,凡是在京者皆回院過節.

這下可好,不光嘉佑二年的活土匪基本到齊,從最早的慶曆八年,也就是范純仁的一屆,一直到嘉佑八年,也就是今年的新科進士,加在一起快兩百人了,彙聚觀瀾,同賀佳節.

......

----------

"王子純!"

人一多,誰也靜不下來,也就鬧騰了起來,章惇指著王韶的鼻子,一臉的不憤.

"你個瓜慫別得意,說不定就被派到刑部大獄,當牢頭兒去!"

要說這次回京,最炙手可熱的就屬王韶.這小子政績實在耀眼,確實誰也比不了.

據說,外務省的文相公已經點名要王韶到外務省任職.而且放出話去,上手就是三把手,算是破格提拔,入相公之列了.

而爭王韶的可不止外務省,東府的賈相公,西府的丁相公,還有刑部侍郎都有意招攬.

這其中屬刑部最是硬氣,王韶下地方干的最順手的就是刑獄,自然要入刑部展其所長,要不章惇怎麼說王韶要當牢頭呢?

牢頭是有點誇張,可是最有可能的去處,也就是刑部了.

對于章子厚的調戲,王韶卻不見一絲不悅,譏笑道:"嘿,牢頭兒怎麼了?老子還就愛當這個牢頭呢!"

刑部侍郎已經私下里和他談過了,去了刑部,上手就是郎中.

雖說這條件沒有文扒皮開出來的好,但是,一來對口兒,王韶在刑獄,律法之上確有所長;二來,刑部侍郎已經許諾,少則三年,多則五載,老侍郎也到歲數了,必舉薦他做刑部首官.

這麼說來,升遷之途並不比在外務省差.

要知道,外務省雖與東西兩府平級,可是大衙門里相公云集,他這種剛冒頭的小官兒反倒不容易出彩.

繼續嗆聲章惇,"就你這黑心黑腸黑皮囊的壞種兒,就應該發到埃及去,和宋相公作伴兒."

......

章惇沒說什麼,到是宋楷不干了,眼睛一立,"我爹咋了!?"

"我爹那也算封疆大吏,你們熬一輩子也熬不出來!"

"好好好,你爹厲害,行了吧?"

王韶順著宋為庸的話說,這位爺已經環游世界了,且經曆過羅馬之難,做為兄弟,眾人都知道他這些年過的最苦.

"對了......"章惇接過話頭兒."聽說你又要出海?"

"嗯."宋楷點著頭."本來上個月就該走了,卻是知道你們要回來,多等了一個月."

宋楷是眾人之中最不擔心前程的,他這個禮部郎中暫時還沒有升遷的空間,不過手上的活計卻是不少.

過了端午,他就要去海州,在那里帶上海州船廠的新船到涯州,然後開始新的征程.

......

"那就...."章惇等人舉起酒碗."那就一路順風!!"

"一路順風!"

......

--------

唐奕是過了一會兒才到的.

朝中大員要人的後門兒已經走到他這兒來了,大過節的也不得消停,就在剛剛才把唐介打發了.

唐大炮當然也不是別的事兒,要人.諫院需要人直嘴臭的家伙來填充火力.

進到廳中,見滿堂為之一肅,眾人不由得都站了起來.

唐奕哈哈一樂,"怎地?幾年不見,都成小媳婦了呢?還學會客氣了?"

眾人聞聲,先是一滯,隨後哈哈大笑.

雖然唐瘋子已經是輔國重臣,但是還是那個唐瘋子,一點沒變.

"我就說吧?"章惇舔著大臉,嚷嚷著."跟小唐教喻還有咱客氣的?"

當初他寫那封要官兒的信,就一點沒客氣,曾鞏還因此數落了他好久,說他不識大體來著.

......

可是,他不出聲兒還好,這倒讓唐奕想起那封要"圍毆"他的要官的信來了.

瞪了章惇一眼,"回頭再跟你算賬!"

行至主位,與范師父,孫師父見了禮,唐奕這才來到留給他的位子,端進酒碗,舉天環視.

"來晚了,自罰一碗!"

說罷,一仰而盡,甚是豪邁.

眾人看著唐奕如此,不由得想起在觀瀾求學之時的點點滴滴,皆是心頭一熱,舉酒齊喝:"與師共飲!"

絕大多數人都心里清楚,要是沒有眼前這個瘋子,哪有他們的今天?

山呼海嘯,字字由心.

......

唐奕放下酒碗,看著大伙兒.

"正值多事之秋,雖是佳期難遇,然,奕尚有要務在身,就不客套了."

嘿嘿一笑.

"怎麼樣?都等著老子來呢吧?"

"都等著對號入座,看看得個什麼差事呢吧?"

"哈哈哈...."眾人大笑,卻是沒人否認.

只聞唐奕道:"六年不歸,是我唐奕對不起大伙兒."

"但是,如今回來了,卻又要對不起大伙兒了!"

眾人一肅,神情平靜下來,卻是等著唐奕的下文.

......

"大伙兒也看見了,不算往屆同窗,光嘉佑二年的就有一百多號."

"奕,盡量做到人人滿意,但是...."

沒等唐奕說完,曾鞏先開了口,"子浩毋須多言,為官者,兼濟下天,不論何職何務,皆是報效."

"我等,並不怨言!"

曾鞏的話讓大伙兒暗暗點頭,其實這不用唐奕說,大家心里也是早有准備.

朝堂之事本就難測,何況百多人同時回京,怎麼可能面面俱到?

......

唐奕緩緩抱拳,"奕,在此...多謝了!"

單是這份理解,就屬難得.

"那我也不廢話了,大多數人已經安排好了."

"今日借著這個機會,有幾人的去向尚需斟酌,要問你們自己才行."

"唐正平,章惇."

"在呢!"這是唐正平.

"啊....啊?"這是章惇.

章子厚沒想到,第一個就點他的名兒.

......

"你們兩個去外務省,可有疑慮?"

"別啊!"章惇立馬擺出一副苦瓜臉,都快哭了,特麼唐瘋子這不是報複吧?

他已經和賈相爺說好了,直接進政事堂.有他族親章得象那層關系,老賈怎麼也不會虧待于他.

有東府政事堂不進,跑到剛建起來沒多久的北府去和文扒皮混,他不是腦子有包?

陪笑著道:"北府事兒也不多,我還是去個操勞的地方吧!"

唐奕抱歉的一攤手,老賈要章惇他是知道的,章惇也確實是個好苗子,但是....

"文寬夫那里草創之初,諸多事物還未理順,急需....."

"我去!"卻是唐正平突兀出聲.

嘿嘿一笑,"和蠻子打交道,正和吾意!"

其實,唐正平沒說,他老子唐介是想讓他入台諫接他的班的.

可是,唐奕是他兄弟,他知道,不是萬不得已,唐奕是不會這麼安排的.

......

唐正平一表態,唐奕暗暗感激,卻是章惇恨不得弄死這孫子.

這小子就是特麼的蔫壞,這不是架著他下不來嗎?

看了眼唐奕,心里也知道,唐瘋子這次可能是遇到難處了.

"行!"狠一咬牙."去就去!!"

......

唐奕大喜,無聲抱拳,算是謝謝這兩個兄弟.

轉頭又看向蘇軾,嘿嘿一樂,"子瞻好似,興致不高啊?"

蘇大才子瞪了唐奕一眼,"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要把我塞哪兒去?"

蘇子瞻當然不高興,他這個嘉佑二年的狀元郎回到京城,和兄弟們一聚才發現,特麼屬他最平庸.

人家都是政績一大摞,他倒好,拿下的花魁一大摞.

這些年,人家忙著攢政績,他盡忙著泡妞兒了,連他那個弟弟蘇轍都比不了,狀元成榜尾了.

雖然也過得去,可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回來才知道,這六年...他算是虛度了.

能高興嗎?今天坐下來之後,蘇子瞻就沒出過聲兒.

現在唐奕點名兒了,蘇大才子也認了,死豬不怕開水燙,愛去哪去哪兒.

"呵呵...."唐奕笑了.

一看蘇軾那熊樣兒就知道,蘇大才子抑郁了.

本來嘛,原本曆史上的蘇軾也不是當官兒的料,更何況正是青春年少,荷爾蒙飛揚的年紀?

"你,還有張載,再加一個章衡,回觀瀾閣任教,可好?"

"噗!!!"

噴了,不是蘇軾噴了,而是章惇噴了.

沒天理了啊!特麼為啥老子只能去外務省?蘇子瞻這風流種就能進觀瀾閣啊?

......

要說大宋現在哪里最炙手可熱,當然不是東西兩府,而是天下矚目觀瀾閣啊!

這特麼可是給當官的教學的地方,是昭文館的延伸,那是什麼成色?

嘉佑二年這些土匪,雖然人人都想進觀瀾閣,但卻是沒有一個人認為他們進得來的.

無它,資曆不夠.

沒想到,蘇子瞻這貨撞了大運了,他怎麼就進來了?

而蘇軾也是楞了半天,這才反應過來,"觀,觀瀾???"

"我回......回觀瀾!?"

"對!"唐奕點著頭."你回觀瀾,做教諭!"

蘇軾當官兒不怎麼樣,但是水平絕對是超一流的,正好當教諭,又輕松,不耽誤他流連風月.

唐奕是想讓蘇大才子把精力都放在才情之上,說不定這個時空的蘇仙能超越原本呢?

......

回觀瀾任教那是殊榮,蘇軾,張載,章衡自然沒有意見.

唐奕又把目光看向蘇轍,玩味一笑,"子由想去哪兒?"

蘇轍心里咯噔一聲,"我...."

"我..."

"我"半天,沒"我"出個一二三來.

心說,你不會要把我和章惇一樣,發到鳥不拉屎的衙門口兒吧?

卻聞唐奕沒頭沒腦的提起了范純仁,"純仁二哥的任命已經下來了,破格提拔,昭文館學士,給事中編修."

"怎麼樣?羨慕嗎?"

"啊!?"蘇轍更是愕然.

給事中編修沒什麼,其實就是個抄聖旨的.但是,加上一個昭文館的館職,那就不一樣了.

昭文館,也就是俗稱的翰林院,是宰相的預備館閣.

這是要把范二哥當宰相培養啊!

淡然苦笑,"說不羨慕卻是假了,然..."

"唐師有命,轍不能不從,哪里都一樣."

唐奕聞罷,笑了.

聽聽蘇轍這回答,比蘇大才子不知道強多少倍.

要不怎麼說,他弟弟能當宰相,蘇大才子卻被貶來貶去呢?

不再逗弄蘇轍,"放心,你一點不比二哥差."

"起居注編修,好好干!!"

"呸!!!"

章惇聽完,直接淬了一口老痰,心中大罵,你特麼是不是看上二蘇的妹妹了?對他們怎麼這麼好?

蘇軾回觀瀾任教也就算了,畢竟蘇大才子的水平還是有的.

但是,小蘇......起居注???

你特瘋了吧?那也是預備相公的職位,而且比入昭文館還特麼靠譜.

皇帝身邊的人啊!而且還是個十一歲的小皇帝,那將來的感情處出來還了得?

況且,蘇轍才多大?才二十四歲吧?

這......

這也太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喪心病狂了吧?

在章惇看來,特麼唐奕一定是看上了蘇小妹,要麼就是蘇老泉那厮走後門了.

......

其實,還真不是.

正因為趙曙年幼,唐奕,還有曹太後,包括范仲淹,賈昌朝,都認為,趙曙身邊的近臣最好是配一個年輕一點的.

一來,好相處.

二來,唐奕有涯州之繁,又有歐洲之務,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又離京了,不可能時時在趙曙身邊教導.

找一個與趙曙年紀差不太多,好相處的,唐奕不在之時還能教導一下新皇.

要滿足這兩個條件,又是觀瀾出身,且思維新潮的人選只有三個:

一個是宴幾道,另兩個就是大蘇和小蘇.

而三人之中,最合適的,就是小蘇.

宴幾道雖然比小蘇還小,不過這熊孩子和蘇大才子一樣兒,學問一流,心不在政.

最後,這個餡餅兒自然就落在了小蘇頭上.

而且唐奕知道,蘇轍將來也是宰相之才,現在到皇帝身邊,算是提前培養了吧!

不過....

"子由也別太過高興,你畢竟年紀尚輕,早入核心並非什麼好事."

"今日一問,也是征求你的意見,若不想去,我不強求."

"......"

蘇轍一陣沉吟,唐奕說的句句實言.現在他才二十四,也是心性未定,這麼早就到皇帝身邊,還真不是什麼好事.

但是,這樣的機會,有誰會忍心錯過?

"我想試試."

"嗯."唐奕點頭,蘇轍這麼說,他也就放心了.

"......"

最最後,唐奕把目光看向王韶,眼神里......有點于心不忍.

"子純...."

"啊...啊?"

王韶一怔,還有他的事兒呢啊?

大伙兒也都豎起了耳朵,王子純現在可是塊熱得發燙的寶貝,皆是好奇唐奕要把這塊寶放到哪兒去.

"算了...."

當著這麼多人,唐奕都不好意思說.

"回頭咱倆單聊."

"別!"王韶聽著都覺得瘆的慌.

"現在就說,我可等不起!"

......